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报仇很快】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报仇很快】

蒋王李恽狠狠的瞪了那老掌柜一眼,心中恨极,不过此刻不是算账的时候,得先将房俊摆平才行,不然这厮若是到父皇面前进上几句谗言,自己免不得一顿皮肉之苦……

回头之时,李恽立马换上一副笑脸,道:“您二位当真是公忠体国,吾大唐官员之楷模也!这都什么时辰了,还尽忠王事兢兢业业,改日见了父皇,本王定然要好好向父皇为您二位请功……”

伸手不打笑脸人,咱身为王爷都能这般低三下四,你俩想必也不意思再打小报告了吧?

房俊似笑非笑,瞅了瞅马周。

他倒是不认为逛逛青楼算什么,平民百姓朝中官吏逛得,亲王如何就逛不得?再者说蒋王李恽少年意气血气方刚,胡闹一些并不为过。就连孔夫子也说“人之少年,戒之在色”,可见这一时段“色”对于人的吸引力是极大的,稍稍把持不住,在情在理。

不过他知道马周这人生性秉直公正无私,会否将今夜“偶遇”蒋王之事上报皇帝,那可说不准……

蒋王李恽一看房俊的眼神,顿时就懂了,他这人虽然胡闹一些,也贪财,但是绝对不笨,赶紧陪着笑对马周哀求道:“马府尹,本王年少轻狂,的确是荒唐了一些……可是孰能无过?往后必定改正。只是父皇素来严厉,对吾等亲王更是整日里耳提面命,若是被父皇知晓今日之事,一顿重罚是免不了的……还请马府尹念在本王年幼无知,给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堂堂一位亲王这般低声下气,马周也无语……

他虽然性子清冷,却也非是不近情理之人,毕竟眠花宿柳这等事唯有自家长辈很是严苛,在旁人看来却是无伤大雅,通融一次倒也无妨。

便点点头,道:“若是陛下不问,本官当不会主动提及。”

李恽大喜。

他如何能不知道马周的秉性?让他帮着打掩护那是肯定没可能,这般不去主动告状已然是难能可贵,估计还是看了房俊的颜面……

这位蒋王殿下心中大定,忧虑尽去,人也精神焕发起来,大咧咧做到房俊身旁,好奇问道:“您二位夤夜办差,所谓何事?”

房俊便说道:“搜查一个叫做长孙武的守城校尉,此人先前见过几个可疑的奸细,找他查询那几人的去向。”

“谁?”

李恽一愣,反问了一句。

房俊瞅着他,道:“长孙武,延平门守城校尉,殿下认识?”

李恽道:“认识,是长孙家的一个偏支远房子弟,没什么出息,以前跟长孙津玩耍的时候见过……”

长孙津是长孙无忌的第八子,与李恽年岁相仿,关系不错。

说到此处,李恽奇道:“你们抓长孙武,为何坐在此处?”

房俊道:“这不整个京兆府的巡捕差役都在搜索平康坊么,只知道这厮今夜在平康坊留宿,可是坊内青楼妓馆上百家,哪里知道他到底在哪一家……”

李恽愕然道:“什么上百家,那长孙武就在此处啊!”

房俊也愣了:“就在此处?”

李恽道:“酉时时分,那小子在此饮酒,还曾给本王见礼来着,那小子点了一个清倌人的牌子,今夜必然留宿的,你们居然不知道……”

房俊和马周面面相觑,这才想起来,巡捕上门询问便被老掌柜给训斥一番,继而房俊便将老掌柜连蒙带吓,大家居然都忘记了询问长孙武是否在这间叫做“怡香阁”的青楼里……

李恽眼珠儿转转,猛地醒悟过来,从椅子上蹦起来,窜到那老掌柜面前,戟指大骂道:“好哇!你个老东西,居然没有将长孙武在此的事情告诉房侍郎和马府尹,你是在包庇奸细么?要本王说,定然是你这个老王八蛋便是那些奸细的内应,意图谋逆!”

娘咧!

还真是现世报哇!

刚刚被这个老货坑了一回,一肚子气未等发泄呢,这么好的机会就送上门儿来了!

你个老货这回跟奸细牵扯上,就不信不扒你一层皮!

哇哈哈,甭管到底有没有,先给你定个罪再说!

看着老掌柜一瞬间扭曲变形的老脸,李恽心中畅快得意,本王还真是反应迅捷、聪明绝顶呀……

“噗通!”

老掌柜再一次跪地,满脸惶恐惊吓,语调都在发颤:“王爷,侯爷,马府尹……小老儿对天发誓,根本就不知道这个长孙武是何许人也!咱们‘怡香阁’整日里并可如云,哪可能每一个客人都认识?”

按理说,这个说辞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可谁叫现在李恽恨他入骨呢?

李恽继续落井下石,大叫道:“休要狡辩!若非你心中有鬼,为何不老老实实的配合京兆府的搜查,反而要搞出这么多的事情?依本王看来,你这分明就是混淆视线,实际意图就是想要掩饰长孙武在此之事实,以达到遮掩你不可告人秘密之目的!”

“王爷,冤枉啊……”

老掌柜吓得伏地不起,涕泗横流,大呼冤枉。

若是房俊与马周二人当真信了蒋王的鬼话,那可是能要了他这条老命啊……

房俊也一腔火气,自己辛辛苦苦整个平康坊都快翻遍了找不到长孙武,结果却正是被这个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的老货给耽搁了,若是因此耽搁了追踪奸细,简直不可饶恕!

他站起身,一脚将老掌柜踹翻,骂道:“闭嘴!长孙武在哪个房间?速速带人前去拘捕,若是耽搁了大事,本官亲手拧下你的脑袋!”

老掌柜吓得激灵灵打个寒颤,急忙连滚带爬的起身,却又陷入为难……

“侯爷……小老儿当真不知谁是长孙武,咱这‘怡香阁’今晚留宿的客人有十几位,大多都是不认识的……”

他根本不认识长孙武,又去哪儿找?

房俊尚未说话,李恽又蹦了出来:“装!你特么接着装!你个老货处心积虑耽搁朝廷抓捕奸细,用心实在是歹毒,不将你斩首示众,不足以平民愤!”

老掌柜差点哭死,我特么就是一个青楼掌柜,还能激起民愤?

您这般抬举,咱生受不起,要折寿的呀……

房俊不耐烦的推了李恽一把:“你一边儿去!”

这小子没看到办正事儿呢?还跑这瞎胡闹!

“将四周统统给本官封锁,一只苍蝇也不准飞出去!”房俊发号施令,等到官差领命出去,指着老掌柜道:“你带人给本官一间一间的搜!”

李恽被房俊扒拉一下,也没觉得丢面子,这会儿又凑上来,瞪着老掌柜恐吓道:“你最好求神拜佛那长孙武尚在此处,若是被那厮跑了,呵呵……就等着被抄家灭族吧!”

老掌柜吓得打个哆嗦,赶紧领着人直奔楼上,又派人先去后院守着,绝对不准任何人走脱。

房俊瞅瞅李恽,无奈道:“堂堂亲王殿下,怎地这般记仇呢?”

不过就是被老掌柜无意之间泄露了在此“嫖|宿”的事实,非得不依不饶?没瞅见那老头儿被快被吓得尿裤子了……

李恽瞪眼道:“这就叫记仇了?没完呢!等着明儿早就去十叔那里告他一状,非得把他打发去乡下种田不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房俊奇道:“当真不能是这老货跟奸细有牵扯?”

李恽撇撇嘴,道:“那不能够,这可是十叔的产业,那老货是十叔府里的老人了,虽然嚣张跋扈了一些,但是胆子贼小,仗势欺人的事儿可以干,但是奸细什么的,那肯定是无关的。”

“殿下口口声声十叔,是哪个十叔?”

“还有哪个十叔?自然是本王的十王叔,徐王。”

“原来如此。”

房俊了然点头,原来这家“怡香阁”是徐王的产业,老李家这帮子兄弟看来都跟青楼亲近,李孝恭弄了个“醉仙楼”,徐王又弄了个“怡香阁”,也不知道李二陛下咋想……

楼上脚步急促,房俊等人循声望去,却见到一个上身赤膊下身只着了一条牛犊短裤,神情惊愕慌张……(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5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