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略懂,略懂】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略懂,略懂】

子时已过,家中早已安寝,房俊便没有回府,而是直接到了永兴坊魏府,好歹魏徵也算是一代人杰,替他守守灵,也算是表达自己倾慕崇敬之情。

夜漏更深,永兴坊魏府宅内灯烛明亮,香烟缭绕。

灵堂里,魏家子女后辈皆披麻戴孝在灵旁跪坐,两个女眷在一个陶盆之中烧着纸钱,哀哀的哭泣着,嘴里念叨着一些追忆先人的话语……

整个魏府都被悲伤的气氛笼罩着。

房俊被魏家的管事领着到了灵堂一侧的偏厅,诸多跟魏徵关系较好的大臣今夜都在此守夜,大部分房俊都认识。

魏叔玉过来打招呼:“二郎可曾用饭?公务固然繁忙,亦应当多多注意身体才是。”

他以前颇为看不顺眼房俊,认为这就是一个无德无才的棒槌,不过是仗着其父的权势恣意妄为。后来屡次接触,尤其是他老爹魏徵毫不避嫌的跟房俊讨要紫檀木做寿材之后,印象便渐渐改观。

魏叔玉也是个聪明人,以往有他老爹魏徵在,是谁都要给上几分面子,做人可以清高一些。但是现在老爹去世了,往后他就是家里的顶梁柱,再任性是万万不可的,朝中诸多官员哪怕不能深交,却也不能得罪。

尤其是房俊这等有些渊源的当红官员,必须得巴结……

房俊忙道:“魏兄不必客气,只是有一些杂物需要处理,故而离开许久,还望魏兄见谅,若是有何事差遣,但讲无妨,千万毋须客气。”

他这人是顺毛驴,别人敬他一尺,他还以一丈;别人夺他一栗,他就要毁人三斗……

两人客套两句,魏叔玉尚有杂事,便离开去了后院。

有人唤房俊:“二郎,过来坐!”

房俊循声望去,正是程咬金。

这老妖精跟魏徵至交多年,当年一起在瓦岗寨睡过一铺大炕的交情,虽然早已见惯生死参透离合,但是魏徵去世,他依旧整日守在这里,已尽朋友之谊。

房俊便走了过去,途中与周围官员一一打着招呼。

朝中诸如房玄龄、高士廉、萧瑀等人位高爵显身份尊贵,同魏徵交情也并不甚厚,故而并未在此守灵。而能够同魏徵关系亲近的官员不过都是一些四五品,见到房俊都纷纷起身致意。

没办法,这厮虽然年青,兵部侍郎的官职也还好说,但右屯营大将军的官职已经是正三品,与侍中、中书令、六部尚书这等宰相平起平坐,不得不让人心生感叹,执礼甚恭。

面对这位必将在未来朝堂上执牛耳的年青人,脑子坏了才敢失礼……

房俊哼哼哈哈打着招呼,到了程咬金身边坐下,才发现程咬金身边的两人正是荆王李元景和薛万彻。由于李元景背对房俊,正与一人对弈,房俊先前并未发现,只好再次起身,道:“微臣见过荆王殿下。”

“哦,二郎啊,免礼免礼。”

李元景瞅了房俊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声,便转过头去继续对弈。

对于总是给他脸子不响应他“号召”的房俊,他已经没什么耐心,面子上过得去就得了……

房俊对他的冷淡不以为意,道了声谢,便安坐在程咬金身边,顺手接过一个魏家仆人奉上的茶水,浅浅的呷了一口。

李元景今日穿了一身素淡的衣袍,头上的金冠也除去,腰间围了一条雪白的麻布带子。他是魏徵的女婿,却是王侯身份,这就算是披麻戴孝了。

在房俊前世,若是有亲朋好友过世,大家过去守灵坐夜的时候要么聚在一起打扑克,要么打麻将,不然漫漫长夜谁熬得住?可是在规矩森严的古代,若是有人聚在一起稀里哗啦的打麻将,搞不好会被主家给轰出去……

下棋则不同。

打麻将是娱乐,是赌博,而下棋是对弈,是雅事,不会被人认为是对逝者的不敬。

房俊闲来无事,便捧着茶杯,旁观李元景与那位不认识的老者对弈。

本来以为是围棋,却不料居然是象棋……

围棋在大唐很是流行,从南北朝时候起便受到皇室的喜爱,大力推广,本朝高祖皇帝李渊甚至在起兵之前一夜仍旧与裴寂对弈整夜,可见如何喜爱……

象棋相对来说少见一些。

象棋的起源莫衷一是,乱说纷纭,始终未有一个界定,但是大致上都赞同是中國古代发明的。战国时期,已经有了关于象棋的正式记载,如《楚辞·招魂》中有“蓖蔽象棋,有六簿些;分曹并进,遒相迫些;成枭而牟,呼五白些。“。而在《说苑》之中亦有记载:雍门子周以琴见孟尝君,说:“足下千乘之君也,……燕则斗象棋而舞郑女。“

而现代象棋,据说是由北周武帝宇文邕所创,在宋朝方才定型……

这是房俊穿越之后第一次见到象棋。

棋盘是八乘八的黑白格子,且棋子为立体造型,走于格子,而非交点,棋子是立体的造型,更像是国际象棋……

难不成国际象棋的起源还真是在中國?

薛万彻斜眼睨着房俊,见他看得聚精会神,便问道:“房二郎也会下象棋?”

房俊道:“略懂,略懂。”

确实是略懂。

下棋这种事情跟智商有关,前世他就是一个学霸,无论围棋还是象棋水平都不差,职业棋手自然比不上,但是寻常的业余棋手之中,也能算得上是佼佼者,曾拿下过全市机关各类棋赛的前三名。

只是眼下这唐朝象棋玩法全然不同,前世的经验没有多大的借鉴作用,但是看了一会儿熟悉了玩法,就觉得没多大意思,棋子也少棋盘也小,变化没有后世那么深奥繁杂,比五子棋都多有不如。

他看着李元景与人对弈全是纰漏,深感不屑,不过为了表达谦虚,也只是说“略懂”……

薛万彻却认为他在打肿脸充胖子,一个“率学无诞”的棒槌,就算能写出几首好诗,又岂能精通象棋这等深邃之物?顶了天也就是明白规则。

还略懂,你懂个屁……

正巧这时与李元景对弈那人被将死,认输离开,薛万彻便拉着房俊道:“来来来,咱俩对弈一局,让某领教领教房二郎的棋力。”

李元景笑呵呵的起身让座,薛万彻是个臭棋篓子,不过他不认为房俊能够胜得过薛万彻,乐得见到房俊吃瘪。

房俊却摇摇头,道:“在下平素与人对弈,必要彩头。若无彩头,提不起精神,与磨手指头何异?”

薛万彻愈发觉得房俊装模作样,便道:“那就加点彩头。”

房俊依旧摇头:“这不好吧?毕竟魏公丧期,吾等这番博弈,岂非对魏公不敬?”

李元景摆摆手,不以为然道:“博弈乃是雅士,魏公生平最好下棋,这是追思先人,如何算得上不敬?只要彩头别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行了,铜钱即可。”

感情铜钱在他眼中算是雅物……

不过他是魏徵的女婿,魏府的半个主人,又是亲王,他说没事,别人自然无话可说。

房俊想了想,便对薛万彻说道:“薛将军要加点什么彩头?”

薛万彻道:“三局两胜,彩头一万贯,如何?”

厅中原本窃窃私语的诸人一听,都吃了一惊,这么大的彩头?

孰料房俊却摇摇头,解下腰间一块玉佩丢在桌上,淡淡道:“和田美玉,前几天从一个西域胡商手里买的,花了九万贯,薛将军若是有本事,就将它赢走。”

四周响起一片吸冷气的声音,大手笔啊!不过想想这可是大唐的“财神爷”,大家也就释然。

薛万彻面皮一阵抽搐,盯着房俊,半晌无言。

若是论起家产,他与房俊的距离虽然算不上星星和月亮的距离,可是从泰山到华山的距离大概还是有的……自己以为很豪气的一万贯彩头,人家随随便便丢出一块玉就已经碾压,就算让薛万彻每一把都赢,这块玉赢回来也得十八局,天都亮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5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