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我凭实力骗来的,为何不要】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我凭实力骗来的,为何不要】

皇帝驾到,魏家的亲眷和在此守灵的亲朋故旧尽皆出去相迎。

李二陛下一身素色常服,神情略显疲惫,龙行虎步的大步进入灵堂,恭恭敬敬的给魏徵灵前上了三炷香,这才在魏家人的陪同下去了内宅安坐。

裴律师紧随其后。

之前偏厅内的诸人都看向薛万彻和房俊,心道这裴律师必然失去告状了,谁叫你俩刚刚这么不给面子呢……

果不其然,稍后不久,便有跟随皇帝身侧的内侍前来宣旨,陛下召薛万彻和房俊前去觐见。

房俊整理一下衣饰,当先而行。

李元景则拉住薛万彻,低声叮嘱道:“认错态度要诚恳,陛下说什么就听着,千万别反驳。”

这位虽然功勋不少,可到底是隐太子李建成的降将,隔阂总归是不会消弭的,相比于房俊,孰近孰远一目了然,万一陛下有所偏袒而薛万彻不服,更会吃大亏……

薛万彻闷闷的应了一声,没说话,快步去了后宅。

后宅一处精致的房舍内,李二陛下居中而坐,左手边是现在魏家的家住魏叔玉,右手边是裴律师。

魏叔玉一脸战战兢兢,虽然现在荣升家主,不过时日尚短,以前都是跟在魏徵身后诚惶诚恐,凡事有魏徵挡在身前遮风挡雨,现在魏徵去世,他要肩挑家族大梁,陡然之间的地位变化他还有些无法适应。

裴律师则老脸阴沉,原本的雍容气度消失不见,颇像一个怨妇……

房俊与薛万彻两人进来见礼,李二陛下未等二人起身,便狠狠一拍桌子,怒叱道:“胡闹!此乃魏公之丧仪,尔等居然想要赤膊相对,心中可有对魏公之半分尊敬?”

房俊立马上前一步,道:“启禀陛下,此事乃是微臣之错,甘愿受罚,心中着实后悔。不过薛万彻出言无状,辱及家母,微臣岂能充耳不闻、视若无睹?身为人子,哪怕千刀万剐,亦绝不退缩!纵使魏公泉下有灵知晓此事,想必亦会理解微臣之心情,并且全力支持。”

李二陛下怒道:“你小子还有理了?”

居然把魏徵都给抬出来了!

不过你还别说,李二陛下想了想,若是魏徵坐在这里,必然是要站在房俊这一边,严厉主张对薛万彻予以严惩……

又看向薛万彻,声音平淡道:“万彻,你有何话说?”

薛万彻刚才将要说话,却被房俊抢先一步,急得不行,不过他非是善辩之人,此事又的确是他骂人在先,顿时吱吱唔唔,急的抓耳挠腮,不知说什么好……

一旁的裴律师恼他刚刚毫不给自己颜面,便哼了一声道:“愿赌服输,连这一点气量都没有,如何为陛下征战四方、统御千军万马?况且于魏公丧礼之上出言无状,实在是过分!”

“愿赌服输?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李二陛下一愣,连忙问道。

他一进来,裴律师便说这两人闹事,差点打起来,是对魏公亡灵之大不敬,李二陛下自然恼火,二话不说便将两人唤来,打算狠狠的敲打一番,再重重的责罚一顿,给魏家、裴家一个脸面。

纵然李二陛下的政策是削弱门阀势力,可那是潜移默化之中的事情,这等面上的尊重,却丝毫不会疏忽大意。

说起来,他亦是门阀出身,对门阀的面子看得很重……

裴律师便将两人博弈之事说了,因为恼火薛万彻对其粗鲁暴躁的态度,着重点出了薛万彻输不起想耍赖,还主动辱及房俊亲眷……

其实他两人是连襟,薛万彻尚的是高祖皇帝第十五女丹阳公主,裴律师尚的是高祖皇帝第十六女临海公主,不过裴律师是名门子弟,其父又是高祖皇帝之心腹近臣,一贯看不起一家子武夫的薛家。

尤其是他比薛万彻年岁大了许多,却要称呼这个莽夫一声“姐夫”,令他实在不爽……

李二陛下怒了,瞪着薛万彻道:“堂堂右武卫大将军,居然反悔赖账?薛万彻你可真有能耐啊!你是要将雍州薛氏的颜面都丢光么?愿赌服输,朕不管你彩头是多少钱,明早立马给房俊送去,并且就骂人之事道歉。”

他心里气得不轻,这人果然脑子不清不楚。

既然赌了那就得认,无论输赢,否则你还要不要名誉了?结果这厮非但不认账还骂人,这话语明日传扬出去,你薛万彻的脸还要不要,你薛家的脸还要不要?

就连皇室都得跟着丢人,因为这厮是驸马都尉,还是他李二陛下亲自赐婚……

薛万彻也急了,道:“道歉可以,微臣骂人不对,可是这彩头万万不能给,房二这厮纯粹就是诳我入彀!”

李二陛下奇道:“怎么说?”

薛万彻便将房俊的棋艺由强到弱描述一遍,然后断言这必然是房俊想要扮猪吃虎诓骗自己。

这回就算李二陛下想要偏帮薛万彻都不行了……

合着你自己蠢,还得怨人家太聪明?

大丈夫言出如山,愿赌服输,就没听过还有输了之后怨人家骗你的,你早干吗去了?

李二陛下沉着脸,道:“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哪来的这么多狡辩之词?无需再说,输了多少钱给人家送去。”

薛万彻急得一头汗,吱吱唔唔半天,最后才哭丧着脸说道:“陛下明鉴,其实非是微臣不愿兑现彩头,实在是这彩头兑现不得……”

李二陛下又好奇了:“难道输了很多钱?说说看,是多少,连你都拿不出来?”

他也只是好奇,同情是没有的,既然拿不出来你还赌,你是什么心态?

哦,赢了把钱往家里搬,输了就耍赖?

以前还觉得这人憨是憨了一点,可起码磊落豪爽,现在看来却就是个无赖……

薛万彻憋了半天,面红耳赤,最后讷讷道:“不是钱……是杜水之畔、天台山下的一处庄园……”

裴律师道:“哦,那的确是很值钱。”

谁都知道天台山下的庄园毗邻九成宫,乃是上风上水风景雅致的好地方,有寸土寸金之说,而且一般人就算你有钱,可不可能得到一处那等庄园。

可是说到底,那还是钱的事儿,就是想赖账……

李二陛下黑着脸,瞪着薛万彻道:“那处庄园固然很值钱,可既然你愿意将之作为彩头,那就愿赌服输吧!”

薛万彻都快哭出来,也不敢硬气,哀求道:“不行啊陛下……那处庄园乃是丹阳公主的喜爱之处,若是微臣将之输了别人……微臣这日子没法儿过了呀……”

房俊颇为惊异的看着一脸沮丧的薛万彻,一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儿,说到这里都快哭了,你敢信?

李二陛下愣了愣,下意识道:“这个……这个……还真是麻烦……”

这当然是麻烦!

当初他想要将丹阳公主嫁给薛万彻,以之笼络这位勇冠三军的猛将,丹阳公主曾哭闹不休,不愿嫁给这个有名的粗鄙莽夫,李二陛下却置之不理,后来又闹出“万彻蠢甚,公主不与之同席”的笑话,李二陛下便觉得有些愧对自己的妹妹。

丹阳公主最是小性子,贪小便宜,这会儿薛万彻将她最钟爱的庄园给输了,岂有不闹特闹之理?

这官司打到最后,还是得打到他这个皇帝的面前……

想了想,李二陛下只好对房俊说道:“这事儿你也有不妥之处,难逃欺诈之嫌疑,要不……这事儿就算了?那庄园也没什么好的,你父亲在那里也有一处,你若是想要,朕做主让他给你,如何?”

他是真怕了丹阳公主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闹腾,偏偏自己对丹阳公主心有愧疚,着实拿她没辙,只能希望房俊让步。

孰料房俊脖子一梗,断然道:“陛下之言谬矣,你情我愿的事情,何来欺诈之说?”

李二陛下无奈道:“示敌以弱,那不就是欺骗么?”

房俊却毫不退让,理直气壮道:“那也是微臣凭实力骗来的,为什么不要?”(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5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