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荆王好大脸】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荆王好大脸】

我凭本事骗来的,为什么不要?

面对如此理直气壮之言辞,李二陛下居然一时间无言以对……

薛万彻瞪眼怒道:“哇呀呀,你这厮果然诳我!”

房俊不屑道:“要不要脸?别说什么诳不诳的,好像你是受害者一样,某就问你一句,若是某输了,某的彩头你要不要?”

“当然要!”薛万彻瞪着眼,更加理直气壮。

裴律师觉得这果然是两个棒槌,一个骗人也能这般心安理得,另一个赢了理所应当,输了就撒泼耍赖……真特娘的一对儿奇葩。

李二陛下瞪着薛万彻,差点破口大骂。

你娘咧,真是没脑子!

没见到朕都在替你说话么?你就乖乖的说一句“戏言耳”就不行?

他是真不想管薛万彻这个夯货,可是想想事后丹阳公主必然找自己哭诉,麻烦不已,也只能耐着性子对房俊道:“都是自家亲戚,何必这般决绝?朕说句话,二郎你就别要庄子了,让万彻折价给你现钱,如何?”

丹阳公主喜爱那处庄园,乃是因为景致好、风水好,距离九成宫也近,却是与价值无关。既然如此,那就作价赔给房俊,如此一来,岂不是两全其美?

房俊也没损失,薛万彻也不至于回去被丹阳公主责罚训斥,得意保留颜面……李二陛下觉得这提议很完美。

房俊当即点点头,很是痛快,道:“既然陛下如此说,微臣岂敢不遵?”

李二陛下捋须微笑,这棒槌倒还好说话,懂得体谅朕的难处,颇为欣慰的端起茶杯浅浅呷了一口。

孰料房俊的话还没说完,接着说道:“……行,庄子微臣不要了,明日薛将军将三十万贯给微臣送到府上来。”

“噗!”

李二陛下一口茶水喷出来,怒视房俊,叱道:“混账!不过一处庄子而已,你以为是金矿还是铜山?还三十万贯,你怎么不去抢?”

简直岂有此理!

“咳咳……陛下有所不知,房二郎索要三十万贯,还真不是毫无来由,博弈之时,房二郎便与薛将军有言在先,房二郎输了,输给薛将军三十万贯,薛将军输了,不必拿出那么多钱,只需将杜水之畔的那处庄子给他就行,等同于两人认为拿出庄园价值三十万贯。现在薛将军不愿兑现彩头,那自然应当给房俊三十万贯,这才公平合理。”

裴律师慢悠悠说道。

他对房俊印象还好,谈不上喜恶,但是对薛万彻却是实打实的看不上眼,所以言语之间难免有所偏颇,倒不是向着房俊多了一些,而是纯粹恶心薛万彻……

李二陛下愕然,还有这么一说呢?

他无奈看向薛万彻,叹气道:“你可真是……”

这下没办法了,他能让房俊放弃这三十万贯,可那样就不仅仅是有失公允了,而是偏袒太过。薛万彻是大将,难道房俊就不是重臣了?世人看房俊的时候,多数在他前头冠以“房玄龄之子”的名头,所以难免有些轻视,即便官职再高、爵位再显,也好像是一个仗着家世身份耀武扬威的二世祖。

然而李二陛下却知道房俊到底有多重要……

偏袒薛万彻打压房俊这种事,永远都不会存在,不反过来就算是李二陛下圣明贤良了。

薛万彻讷讷无语,他悔得肠子都青了,谁知道会输呢?

要是赢了多少啊,三十万贯呐……

娘咧!

李二陛下没辙,道:“万彻,你自己说吧,庄子还是三十万贯,选一个。”

薛万彻面红耳赤,不说话。

三十万贯肯定没有,他这个人就是粗鄙莽夫,一丝一毫的理财能力都没有,所有的收入就是靠着家里的田产以及几处店铺,现钱大抵也就是几万贯的样子,如何凑的起三十万贯?

庄子他也不想给,那是丹阳公主心爱之物,若是被自己给输了,跪搓衣板什么的自不必言,恐怕一连数月都甭想钻进公主的被窝,薛万彻年岁不小,但是身强力壮精力充沛,小妾什么他不敢找,没成亲之前他啥都不懂,成亲之后食髓知味,憋那么久,他忍不了……

看着薛万彻吭哧吭哧说不出话,房俊也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欺负老实人?

虽然自己的动机并不是想要坑骗薛万彻,只是想借机跟薛万彻这一伙人划清界限,但薛万彻这人虽然混账了有些,却是个没心机的夯实汉子,自己都觉得不忍心……

李二陛下见到房俊神色松动,正欲劝说两句,便闻听内侍来报,荆王殿下求见。

李二陛下摆摆手,让他进来。

“参见陛下……”

李元景施礼,李二陛下道:“六弟有事?”

李元景瞅了神情窘迫的薛万彻一眼,心里叹气,道:“微臣是想跟二郎求求情,那处庄园乃是丹阳心爱之物,若是被万彻输掉,怕是不好交待,所以,可否以钱财代替?”

李二陛下面无表情,并未言语,心中却有些不满。

这算什么?

故意在薛万彻面前显示你的关心,以此来给薛万彻营造一种朕会打压他偏袒房俊的感受?

裴律师瞅了瞅陛下面色,道:“荆王殿下有所不知,刚刚陛下经由陛下劝说,二郎已然答允,庄子就不要了,只要三十万贯即可。”

李元景愕然道:“这过分了吧?那庄子哪里值得上三十万贯?一半都没有吧!”

裴律师道:“殿下此言谬矣,他两人的彩头殿下是知道的,房二郎出三十万贯,薛将军出那处庄子,两人都是同意的,现在薛将军既然反悔不愿意给庄子,那自然就要给三十万贯。殿下现在这般说话,不仅有失公允,而且有失身份,您是亲王殿下,不能因为薛将军与您走得近就加以偏袒,房二郎与您疏远一些,就让人家吃亏。”

话里话外,挑拨离间的意味实在是昭然若揭。

不仅仅挑拨李元景与房俊,更挑拨陛下与李元景……

李元景蹙蹙眉,无奈道:“薛将军哪里拿得出三十万贯?也罢,薛将军能拿出多少算多少,余下不足,本王给他添上。”

薛万彻顿时感动得眼泪汪汪,道:“殿下……”

李二陛下没言语,淡淡的看着李元景在自己面前收拢人心、拉拢统兵大将,心里升起一份怪异的感觉……这厮是要造反么?

居然如此肆无忌惮!

房俊瞥了李元景一眼,突然说道:“不必荆王殿下费心,既然薛将军拿不出三十万贯,某又岂是强人所难之人呢?所以……”

此言一出,堂内众人包括李二陛下在内,都诧异的看向房俊。

还真有气量啊!

孰料,房俊又接着说道:“……所以,三十万贯不必拿,某就只要那处庄子就好。”

李二陛下无语,这小子今天怎么总是大踹气?

不过……真特娘咧爽利!

他去看李元景,果不其然,这位荆王殿下一张白白净净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正在怒视房俊。

他没来的时候,房二已经答应不要那处庄子;等他来了想要笼络薛万彻,房二却立马改了主意,给多少钱都不行,就要庄子!

岂不是他李元景来到这里非但丝毫面子没有,反而起了反作用?

李元景是真真快要气炸了肺!

以往房二这厮可是成天跟在他后头跑的傻小子,对自己言听计从,这是这两年不仅渐行渐远,这厮反而对自己莫名其妙的多出了太多的抵触之心,李元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这股抵触从何而来?

李元景说不出话,脸被打的啪啪响,还能说什么?只能记恨在心,将房俊彻底归纳于对手之列,原先的拉拢心思算是完全消失无踪。

薛万彻眼见这回拿钱都不好使了,干脆耍赖道:“反正那处庄子不能给你,那是公主心爱之物,某没法交待。”(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5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