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李二陛下的警告】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李二陛下的警告】

长孙武死不瞑目。

可即便是再不忿,他也知道在长孙家,长孙无忌的话就是金科玉律,而且铁石心肠,任何人一旦危害了家族的利益,都会被毫不犹豫的放弃,更别说现在长孙武牵连的奸细一案,已然触及了家族的存亡……

然而此刻的长孙无忌,早已不关心长孙武是否死不瞑目,他恨不得将长孙武碎尸万段才好!

这等事,怎么能够被人抓到把柄呢?

还想要替你的父母家眷求情,你可知整个家族都被你害得岌岌可危?

把你杀一万次,都不解心头之恨!

丘家。

丘神绩的丧礼尚未完成,宾客却渐渐稀少,府内除去丘家亲眷之外,已然冷清许多。

丘家于魏家皆是外来户,魏家祖籍河北巨鹿,丘家祖籍洛阳,皆非关中门阀。但是洛阳好歹距离长安近得多,前些时日不少亲戚故旧亦曾自洛阳前来吊唁,但是这几日却大多借口离去。

原因无他,只因丘行恭在朝中的失势……

洛阳远离大唐政治中枢,对于朝局难免看得不太透彻,还以为丘行恭一如既往的受到皇帝宠信,故而人脉不减。然而来到长安之后,方才知道陛下早已对丘行恭有所猜忌,而且丘行恭与高士廉反目成仇,昔日之臂助靠山现在恨不得将他打落尘埃,谁还来捧丘行恭的臭脚?

加之魏徵恰好与此时逝世,朝中百官尽皆前去吊唁,丘府自然越发冷清。

论起资历地位,他丘行恭如何能与魏徵相比?

更遑论魏徵之子魏叔玉已然得到赐婚,只待孝期一满,便将与衡山公主成婚,成为皇亲国戚……

灵堂内香烛缭绕,丘行恭呆愣愣的看着儿子的牌位和灵柩,恍然失神。

曾几何时,他梦想着自己能够凭借战功封爵国公,位比王侯;

曾几何时,他憧憬着儿子能够出类拔萃继承丘家的家业,光宗耀祖……

然而现在,一切皆如同梦幻泡沫,一朝破碎。

儿子惨遭杀害,后继无人;自己众叛亲离,被陛下猜忌……

他好恨!

凭什么?!

自己身被重创浴血拼杀,难道还得不到一个信任么?难道还比不得一个恣意妄为的棒槌么?

三司会审?

呵呵,简直就是玩笑……

看似大唐最高之司法机构,实则都做了什么?

过堂戏一般简单的询问一番,便以“证据不足”为由束之高阁、弃之不顾,无人再去多问一句,自己的儿子便躺在这里,却连几个前来吊唁的都没有……

丘行恭只觉得有一股火在心里腾腾燃烧,烧得他五内俱焚,烧得他恨意滔天!

蓦然,一阵凌乱的脚步自灵堂外传来。

“大帅,不好……大事不好……”

“放肆!”

丘行恭陡然一声厉喝,扭头怒视匆匆前来神色慌张的部属:“灵堂静地,这般大呼小叫,万一惊扰了吾儿,老子将你斩首陪葬!”

“噗通!”

那部属吓得双腿一软,一下子跪伏在灵堂门口,心惊胆颤道:“末将死罪……末将死罪……可是……可是……”

丘行恭深吸口气,问道:“到底发生何事?”

那部属咽了咽口水,道:“大帅,百骑司送来许多尸体,就摆在大门口,来来往往许多街坊都来看热闹,已经汇聚了上百人……而且……而且……末将见到这些人都是昔日同僚……”

轰!

仿佛有一只大锤狠狠在心口捶了一下,丘行恭眼前一花,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刚刚满腔怒火一瞬间泄了个干干净净,只有无边的惊惧升起……

脚步踉跄的来到正门,丘行恭便见到数十具尸体整整齐齐排放在门前的街道边,有的身被数创惨不忍睹,有的唯有脖子上一道伤口。

一名百骑司的校尉身躯笔直,见到丘行恭出来,上前抱拳施礼,道:“这些人潜伏于城南十里坡多日,意图谋害朝廷命官,昨夜尽皆授首。末将奉陛下之命,将凶徒之尸首送达此地,还请丘将军念在这些凶徒昔日皆是右武侯军卒的情分上,予以收殓。”

丘行恭面色惨白,魁梧雄壮的身躯轻轻晃了晃,涩声道:“老臣……遵旨……”

那校尉面无表情,淡淡的扫了丘行恭一眼,道:“既然如此,那末将告退。”

带着一众百骑策骑而去。

丘行恭呆愣愣的看着一地尸体,彻骨生寒。

他知道,这是皇帝念着他昔日的功勋,给他一个体面。

但是从此之后,他丘行恭已经在皇帝心中彻底摒弃……

可是他想不明白,这是他一手策划的计划,就连自己最亲近的几个心腹都不知详情,本来打算伺机刺杀房俊之后便远走高飞,为何却在尚未出手之时便被侦知行踪,并且悉数剿灭?

是谁发现的?

与此同时,数十匹快马带着足以令天下振奋的消息驰出长安,前往天下各地。

贞观三年唐太宗下令在各州设医药博士培养医学学生,简称“医生”,此乃“医生”一词之由来……

京中派出的快马沿着驿路一路疾驰,将携带的以青蒿治疗疟疾之配方送抵天下各州之医学馆内,再由各州医生将之公布天下。

天下震动!

疟疾是什么?

那就是死亡的代名词,但凡感染,甚少存活,自古以来便是与天花等并称于世令人然之色变的疫病!这等疫病一旦爆发,便会便短时间内肆虐一地,无药可医、无人可治、无所阻挡!

除了封锁感染之地区,任由其地之百姓自生自灭之外,别无他法……

然而现在,这等千古以降肆虐无常之凶顽,居然就作古了?

看着城门旁、官府门口张贴的告示,天下百姓方才知道,此乃神医孙思邈不眠不休多日,联合众多大内御医研制而成的药剂!

一时间,“神医”之名号响彻大江南北,千家万户纷纷为其立生祠,供上长生牌位!

这简直就是在阎王爷的手底下抢人,必乃星宿下凡!

皇宫内。

李二陛下满面春风,对面前的孙思邈鞠躬施礼:“道长之功德,实在是感召日月,冠绝古今!朕代天下百姓,感谢道长!”

言罢,深深一躬。

孙思邈大惊,连忙上前想要将李二陛下扶起,口中道:“陛下如何使得?您乃天下之主,真龙之身,老道不过是一介乡野村夫,万万不敢受陛下这等大礼!”

可是李二陛下这一躬显然是情真意切,使足了力气硬是弯下腰顿了一顿,这才起身,哈哈大笑道:“道长此言谬矣,千年之后,或许世人早已忘却世间尚有朕这么一位皇帝,却绝对不会有人能忘了道长治愈疟疾之功德!”

孙思邈无奈道:“陛下何必自谦?贞观以来,天下百业兴旺,百姓安居乐业,民生富庶,国泰民安,陛下之文治武功世所罕有,早已不啻于秦皇汉武,千古一帝之荣光照耀苍生,老道微末之名,岂敢跟陛下相提并论?”

这番话听得一旁的房俊脸皮直抽抽,原来以为这位乃是世外仙人闲云野鹤,却不料居然也是一位拍马屁的高手,瞧瞧李二陛下得意的模样,嘴巴都快咧到耳根了……

“哇哈哈哈,道长之言,令朕汗颜,无言以对呀,哈哈!”

李二陛下龙颜大悦,心怀大畅,与孙思邈把臂入座。

他是难得的圣明君主,焉能不知孙思邈言语之中有多少吹捧的成分?

可也正是如此,方才愈发高兴!孙思邈是什么人?早已看淡人世间所有的功名利禄,即便是生死祸福也早已参透,那些所谓的出家人与之相比,根本不知道差了多少个层次!

这样的人能够甘心吹捧自己,如何能不令人高兴?

唯有自己当真是令对方心悦诚服,那才能让他心甘情愿的说出这等吹捧之言,非但不应羞耻,反而与有荣焉!(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5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