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反对】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反对】

识字的便瞪起眼睛:“你是不是傻?知道右屯卫大将军是谁不?房二郎!财神爷房二郎!有房二郎在,会在乎几万贯的军饷?你开什么玩笑!而且这告示上明明白白写了,但凡征召入伍者,毋须自带兵械粮秣,装备甲胄军装皆有右屯营统一发放,每年春秋两季各发两套军服,若是期间损坏,可随时领取……”

所有百姓都兴奋了!

一旦参军加入右屯营,岂不是等同于自己被其他军队征召的资格就取消了,再也无需奉召参军?

须知以往被征召参军,除去正常的轮番当值之外,所有的紧急征召皆需要自带兵械粮秣,朝廷是不管的,这也是一笔很大的负担……

这还用考虑么?

肯定是到右屯营参军更划算啊,不用家中供奉兵械粮秣,反而还能每月拿回去四百文的军饷……长安城的粮食才五文钱一斗!即便是六七口的人家,光是出来一个当兵的,就能让全家吃上饱饭,其余家口侍弄田地,做做闲工,两年下来就能起新房娶媳妇……

被一首首热血激昂的诗词鼓动、被优渥的条件吸引,顿时无数的百姓疯狂涌向右屯营兵营,到了地头方才得知,入伍选拔会在三日之后开始。

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关中都被右屯营的征兵条件给点燃了,无数身强力壮的青年眼里冒着星星,磨拳擦掌跃跃欲试,就等着右屯营征兵之日一到便大展身手,顺利通过体检,成为一名右屯营的兵卒……

这股汹涌的征兵风潮席卷整个关中,朝堂之上为此争论不休。

魏徵去世,李二陛下为之辍朝三日,待到三日一过,朝会将将召开,便因为右屯营声势浩大的征兵策略闹成了一锅粥……

两仪殿。

此处虽然平素大多在此商议朝政,乃是太极宫内重要之地,但到底比不得太极殿那般庄严肃穆,朝臣商议之时偶有争执,也全不避讳。

此时,宋国公萧瑀便蹙着眉头道:“右屯营此举大大不妥,眼下国库虽然算得上充盈,但各处建设如火如荼,眼瞅着东征亦将开始,处处都要用钱,右屯营如此征兵,大笔的军饷开销必将使得国库压力陡增,入不敷出。万一军饷无以为继,这些冲着军饷才来参军的兵卒必然闹事,放在平素尚且好说,万一时值东征紧要时刻,岂不是坏了大局?”

对于募兵制,满朝上下虽然褒贬不一,但大致上都是了解的。

但右屯营如此轰轰烈烈闹得天下皆知,却是诸多大臣不愿见到的,其中之一大原因,便是军饷。

谁都知道募兵制度下由朝廷拨发军饷养着的全职军人战斗力比之府兵制的半农半军的军队强大的多,可是支撑起这样一支军队所需要耗费的钱粮着实太多,现在都倾注到右屯营身上,等于朝廷用钱来生生堆出一个实力强横的右屯营,甚至有可能一跃成为十六卫当中战力最强悍的一支部队,谁能甘心?

满朝世家门阀出身的官员纷纷跳出来反对。

原本房俊已经作为皇帝的“急先锋”对门阀打压不断,现在又平添了一支战力强横的右屯营作为他的底气,那还如何能够抗衡?

这是大家都不愿见到的场面。

房俊瞥了一眼端坐在御座之上老神在在一言不发的李二陛下,只好对萧瑀说道:“募兵制乃是大势所趋,右屯营只是作为试点,累积经验排除难题,将来所有大唐的军队都将采取募兵制,所有的军人都是职业军人,府兵制将会彻底废除。宋国公现在阻止右屯营募兵,难不成是想要抱残守缺,守着府兵制这等已然落时之制度,阻挠大唐军事向着更光明、更强盛的未来前进?”

萧瑀差点气笑了,恼道:“休要给老夫胡乱扣罪名,老夫当不起!谁都知道训练有素的职业军人远远强过平时务农战时上阵的府兵,可是这笔庞大的军费又岂是朝廷承受得起的?穷兵黩武的结局,便是好不容易得来的贞观盛世迅速倒退,甚至导致财政崩溃!你说现在右屯营只是试点,那老夫问你,若是别的部队也请求试点怎么办?”

对房俊恨得咬牙的薛万彻立马跳出来,道:“宋国公此言甚是,为何试点的是你的右屯营,而非是本帅的右武卫?”

继而,他又转向李二陛下,道:“启禀陛下,微臣也请求将右武卫作为募兵制的试点,还请陛下允准。”

实际上他才不在乎什么府兵制还是募兵制,只要能够恶心房俊,什么事儿他都愿意干。

李二陛下依旧默不作声。

房俊淡然道:“不准。”

薛万彻顿时起身,指着房俊骂道:“放肆!本帅在请示陛下,尔居然敢代替陛下回话,你是要当赵高么?”

堂上的诸位大臣纷纷摇头叹气,难得这位居然还能知道赵高“指鹿为马”的典故,可是你骂房俊是赵高没问题,可但是陛下比作秦二世胡亥……你让陛下怎么想?

大臣们偷偷去瞧李二陛下,果不其然,这位皇帝虽然未说话,却已经黑了脸,脸色难看的好似随时都能滴出水来……

房俊看啥子似的看了薛万彻一眼,道:“只因本官乃是兵部侍郎,哪支军队作为试点,乃是兵部之事,除非薛将军能够说服兵部尚书英国公……另外,本官通知薛将军一件事,待会儿回去将你家那庄子好生拾掇干净了,明早本官会派人前去接收。这两天本官非曾知会薛将军,薛将军却不声不响没事儿人一样,该不会是忘了吧?”

薛万彻顿时面红耳赤,气得手不出话,同时心里头一颤……

娘咧,这棒槌当真要我那庄子?

大事不好,将庄子输掉这件事都没敢跟丹阳公主提及的,若是房俊明早当真去接收庄子,自己如何跟丹阳公主交待?

想想丹阳公主得知之后哭闹不休再不许他进房的模样,薛万彻就一阵心惊肉跳。

这可咋办……

萧瑀也被房俊之言弄得无言以对。

兵部本就有权管理天下军马,所有的军队名义上都得受到兵部节制,只是以往皇帝统揽军权,兵部的存在感实在是太低,所以政事堂上也可以将军事拿出来商讨一下,建议皇帝如何如何。

现在皇帝明显放权给了兵部,等同于兵部直接听命于皇帝,绕过了政事堂,重新收揽权力,即便是朝中宰相也无权干涉兵部之决定……

至于说服英国公李绩?

呵呵,那老狐狸都快成精了,除了如同出征西域平叛这等推卸不得的任务,平素存在感无限降低,想要从他嘴里掏出一句话,难比登天。

只看西域已然风平浪静,李绩却依旧逗留不归,便知道这人远离朝堂中心的意图有多么强烈……

现在兵部衙门里房俊就是老大,言出如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朝堂上所有反对者被房俊这句霸气无论的话语怼得哑口无言。

房俊却也没有因此沾沾自喜……

因为他知道,别看现在这些人反对的旗帜鲜明,事实上不过是以退为进的另一种策略,若是朝廷当真将募兵制推广所有的军队,正式取代府兵制,这些门阀恐怕会立即造反。

府兵制度下,军队对于国家的依赖达到最低限度,大部分兵械自备、大部分军粮自备、甚至一部分军马自备……军中粮草辎重所有靡费,大部分都要将领自行筹备。这种情况下,没有门阀、士族的支持,想要掌控一支部队简直难如登天。

而等到成为募兵制,所有的一切都变成国家供应,吃谁的饭端谁的碗,世家门阀对于军队的影响力将会无限降低。

庞大的军饷和军费,就算是累世豪族也无法从容支付,这就使得军队的控制权尽数落入国家掌控……

当然,薛万彻大抵是看不到这一层面的,萧瑀的反对是在试探皇帝的底线,而薛万彻的反对,就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而已……(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5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