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选拔】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选拔】

整个关中都被右屯营的征兵所搅动,宛如一锅沸粥。

实在是条件太优越了!

“府兵制”自南北朝时期绵延至今,早已成为人们所熟知的制度,国家相召,便自带兵械粮秣前往战场,功勋战功那是世家子弟的事情,功勋几转之后封侯拜将更是想都别想,平头百姓只要能够囫囵着活着回来,便是祖上积德撞了大运……

然而现在,只要去右屯营当兵,每月有差不多半吊钱拿不算,还能免除家中的赋税徭役,这等好事去哪里找?

就算现在不去右屯营当兵,一旦国家发生战争,大家还是照样要自卑兵械粮秣上战场。既然如此,可不干脆就去右屯营,即便是死了也能拿回来几贯钱?

更有一些脑筋灵光的,已然预感到右屯营这般兴师动众,以后必定会成为大唐军队之中的精锐。既然是精锐,自然不会就这么放在长安养着吃米,定然是要上战场的。

有房俊这样一个在民间声誉极好的主帅,有皇帝陛下的关注,谁敢贪墨军功冒名顶替?

这就意味着只要立下战功,高官厚禄封妻荫子绝非妄想!

观众百姓自古以来便以血性悍勇而著称,赳赳老秦喋血山河一统六国,大唐更是崛起于此,三秦子弟横扫河北鼓荡江南鼎定天下,留了多少血,死了多少人?

关中子弟从来都不怕死!

马革裹尸埋骨沙场,等闲事尔!

只怕白白的死了,丢下白发苍苍的父母无人赡养,舍弃嗷嗷待哺的婴孩哭泣夭折……

若是能凭着一身血肉博一个安稳富贵封妻荫子,死有何惧?

所以,右屯营的征兵告示一瞬间便激起了关中子弟的热血,应者如云……

太极宫,淑景殿。

李二陛下一身宽袍大袖的常服,跪坐在地席之上,手里拈着白玉茶杯,浅斟慢呷。

长乐公主依旧一袭道袍裹住玲珑纤美的身段儿,精致秀美的娇颜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纤白如玉的素手提起白玉茶壶,为李二陛下和下首的马周李君羡斟茶,分不清是素手纤白如玉,还是玉壶腻白如脂……

马周与李君羡略略欠身,齐声谢过。

能够尝到长乐公主之茶道清韵,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的福分……

李二陛下这两天心情甚好。

原本因为魏徵去世而激起的伤感唏嘘,被治愈疟疾之喜讯驱散大半,困扰多日的心悸头痛之症亦明显好转,精神抖擞,心境上佳。

“城里城外闹得沸沸扬扬,房二这个棒槌真是不省心,不管干什么,都得弄得四方震动。”

李二陛下嘴里埋怨着,面上却并无多少怒气。

面前这几人也都习惯了,平素骂房俊骂得贼狠,可是每到关键时刻,这位陛下却总是毫无顾忌的对房俊加以袒护,民间总是说夫妻之间“打是亲骂是爱”,可现在出现在皇帝房俊之间的情形,却恰恰无比相似……

房俊之圣眷,举世无双,不知羡煞多少人。

可但凡理智之人,也都知道房俊为了帝国为了皇帝做出了多少贡献,那些功绩放在那里,确实羡慕也羡慕不来。

长乐公主长长的睫毛轻轻咋了张,并未抬头,细心的沏茶,恍若未闻。

马周叹服道:“陛下此言,微臣却是不敢苟同……房俊固然张扬了一些,但其所做之事,却每每有推陈出新打破常规之处,这亦是其总是遭受非议之原因。然而透过那些表面的争议,吾等却应看到其深处背后所展露出来的智慧和道理,每每发人深思。”

李二陛下笑道:“呵呵,这房二也当真了得,能够让耿直清正的马府尹为其阿谀鼓吹,放眼朝堂上下,无出其右也。”

这话自然是玩笑,马周也笑道:“陛下这般说,那就算是吧,只是希望房俊那厮能够体会微臣一腔热忱,今早将那些世家门阀欠京兆府的欠款给要回来,微臣就算是舍了这张面皮,又有何妨?”

“哈哈哈!”

李二陛下大笑,道:“说起来,也就是房俊这等不顾名声的棒槌,才能让那些世家门阀投鼠忌器束手无策,由着他折腾也只能忍气吞声。”

马周摇摇头,道:“房二郎的名声可不差。”

李二陛下收敛笑容,深以为然。

都说房二是棒槌,骂他是傻子,可是谁真敢将他当成棒槌,当成傻子?

都说房二是纨绔子弟,打架斗殴犹如家常便饭,但是你去民间问一问,谁会说房二是纨绔?

时至今日,家中给房俊立生祠的百姓不在少数……

等长乐公主将面前的茶杯斟满茶水,李二陛下端起来浅浅呷了一口,问李君羡道:“右屯营那边现在如何?”

李君羡忙放下茶杯,挺直背脊,恭敬道:“征兵进行得很是顺利,房二郎早有准备,各项事务筹备细致,虽然前去报名的青壮很多,但有条不紊,没有一丝错乱。”

“这小子是个干大事的,有才华,区区征兵之事,自然难不倒他。”

李二陛下欣慰的一笑。

李君羡想了想,说道:“不过说起来,房二郎征兵之策,却是末将闻所未闻……”

“嗯?说来听听。”

李二陛下蹙了一下眉头,问道。

他从不怀疑房俊的能力,但是对房俊“搞事情”的性格却着实忌惮,这是从不肯规规矩矩做事的毛病,实在是让人担忧……

长乐公主依旧垂首不语,晶莹如玉的耳廓却侧了侧,注意倾听。

李君羡苦笑道:“前往右屯营校场的青壮,想要加入右屯营,却非是报名即可,而是要经过极其严格的选拔,优胜劣汰。而选拔的手段亦是千奇百怪,由医生检查是否患有传染病这是最基本的,还要让应征者伏地,仅以两臂支撑身体躯干,卧下时手肘弯曲,身躯挺直不得贴地,撑起时亦是身躯笔直成一条线,如此往复,要能够坚持五十个以上,方才合格。还有在校场用木杆架起一道衡量,应征者两手握杆,双足离地,纯粹以臂力牵引身体向上,下颌过横杆者为合格,如此往复五十……诸如此类,末将见识浅薄,这等选拔之法却是闻所未闻。”

李二陛下惊奇道:“这混小子又玩什么花样?果然是一刻也不肯消停,征兵就征兵,非得这般特立独行引人关注,他是一天没有御史言官弹劾他,他就不舒服!”

马周按照李君羡的描述设想一番,觉得大概明白其中意义,只因有长乐公主在场,不好意思当场示范一下,说道:“依微臣之见,这两项大抵都是为了测试臂力而做出的项目。”

李二陛下想了想,对殿门口的一个内侍道:“刚刚李将军的话都听到啦?”

那内侍吓了一跳,诚惶诚恐道:“奴才不是故意偷听……”

李二陛下一头黑线:“谁怪你偷听了?又非是军国大事,朕还能砍了你的脑袋?既然听到了,那你来按着李将军的描述,将这个动作做一遍。”

内侍松了口气,差带吓死。

就算是军国大事,您又没让我避开,听见了那也不能怨我啊……

当即按照李君羡刚刚的描述,俯下身子,以两臂支撑身体躯干,卧下时手肘弯曲,身躯挺直不得贴地,撑起时亦保持身躯笔直成一条线。

弯下手肘的时候,他便觉得很是吃力,咬着牙鼓着劲儿勉励起身,两条手臂都在抖,如此坚持做了三个,等到第四个的时候实在是没力气了,两条手臂酸的厉害,无论如何也起不来……

李二陛下眼睛亮起来。

他身边的内侍虽然比不得军队中冲锋陷阵的悍卒,却也是年轻力壮,居然连四个都做不到,那能够往复做出来五十个的人得是何等臂力惊人?

原本只是为了给募兵制打下基础,这才同意房俊在右屯营废除府兵制推行募兵制,允许其在关中范围内征募兵卒。

可是眼下看来,房俊通过这等稀奇古怪的选拔之法,或许还能给大唐练出一处超强的强军出来……

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李二陛下当即道:“走,咱们去玄武门凑凑热闹,看那棒槌还有什么花样!”(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6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