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云定兴其人】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云定兴其人】

自魏晋以门第取士,单寒之家,屏弃不齿,而士大夫始以郡望自矜。

武川云氏虽然传承自鲜卑赫连氏,然内迁久远,北魏之时亦是名门望族,渐渐接受汉俗,将郡望门第看得极为重要,视若生命。

然则对于武川云氏来说,这个家族姓氏,没有光耀的底蕴,没有显赫的门楣,唯有无穷无尽的耻辱,承受着天下人的嘲笑讥讽,不屑一顾……

所有的一切,皆因为武川云氏出了一个史上罕有的不肖子,云定兴。

云定兴何许人也?

此人出身武川云氏,乃是长子嫡孙,天然的家族继承者。若只是这一身份,自然远远达不到让天下人唾弃之地步……

云定兴有女,隋朝年间嫁与太子杨勇,封为昭训,人称“云昭训”。云昭训与太子杨勇生了三个儿子,长宁王杨俨,平原王杨裕,安成王杨筠,从入宫开始,云昭训的受宠程度便直线超越太子妃元氏,太子妃元氏被云昭训横刀夺爱后伤心不已愁闷郁结,不久就黯然而逝。

就连隋文帝杨坚都颇多忍让实为忌惮的独孤皇后闻讯之后勃然大怒,对太子杨勇极为不满,种认为是太子与云昭训合谋害死太子妃云氏,秉性恶毒负心薄幸,于愤愤不平之下暗中派人跟踪调查太子,搜集太子的罪恶,意欲废掉太子。

至此,太子杨勇之处境可谓鱼游于沸鼎之中,燕巢于飞幕之上……

而作为太子岳父的云定兴这时候在干什么?

此人非但不劝戒太子闭门思过,以便保住太子之位,反而继续出入东宫无有节制,为老不尊地屡次三番进献奇装异服、珍宝玉器以求悦媚,诲淫诲盗,惹得太子近臣尽皆不满,屡屡相劝。云定兴全然不听,一如既往地诱惑杨勇疏于政务,弦歌自纵。

结果可想而知,女婿杨勇被挤出朝廷,担任了几个月的襄州总管后于被废……

树倒猢狲散,太子杨勇被废,作为太子岳父的云定兴在劫难逃,他的妻子儿女也被官府贬为奴婢去,其后隋炀帝登基,杨勇被杀,按常理云定兴就算不死,在政治上还能有希望吗?

答案是,还真的可以有!

云定兴用实际行动教导世人,究竟什么才叫做小人……

他用明珠络帐贿赂杨广的宠臣宇文述,宇文述喜出望外,竭力为他在隋炀帝面前说好话,云定兴获得了与他有杀婿之仇的隋炀帝的赏识,为隋炀帝监造兵器甲仗。

?大业三年,宇文述对云定兴说:你所监造的兵器甲仗完全符合皇上的心意,可是你加不了官也晋不了爵啊,知道为什么吗?这是因为皇上的侄子、杨勇之子、你的外孙子们这些后患还没有死啊!

云定兴恍然大悟,慷慨激昂地表态:这有何难?对这些无用的丧家之犬,劝皇上杀了他们算了。

于是乎,云定兴呈递奏章一份,尽数太子杨勇之罪状,称其血脉实为大隋之祸患,风起之青萍……

隋炀帝打着瞌睡遇到枕头,哪还不从善如流?当即准奏,派人用毒酒毒死了亲侄儿、杨勇之子、云定兴之外孙长宁王杨俨,而杨勇的其余几个孩子也在流放岭南的途中也被追杀殆尽。

杨勇一脉,自此断绝……

隋末乱世英雄起四方,隋炀帝被宇文化及弑杀于江都,唐高祖武德二年,云定兴昂首阔步地率领着十几个大臣,于洛阳对隋炀帝的孙子恭帝说:“天命不常,郑王功德甚盛,愿陛下遵唐、虞之迹。”

逼迫杨广的孙子恭帝禅位于郑王王世充。

恭帝声泪俱下地发了一通牢骚,可是脑袋捏在人家手里,徒唤奈何?垂头丧气地让出了御座。

云定兴立了定策之功,王世充封他做了太尉……

及至秦王李世民攻破虎牢关,云定兴又协助未来的李二陛下清点府库追缴钱财,摇身一变,成为李二陛下一系的人马。

入唐之后任右武卫大将军,封归德公……

只是不就便被高祖皇帝寻个错处降罪,虽未剥夺爵位,却投闲置散,彻底冷落。而云定兴之声誉早已毁尽,朝中百官尽皆不齿其为人,无有与之亲近者,人所憎厌。

不仅如此,武川云氏也因其之故备受世人摒弃厌恶,致使家族蒙羞,子孙无颜……

关于云定兴其人,并非是房俊上一世所熟知,而是今生人所共言听来的。这人虽然遭受世人憎厌,被名门世族所不齿,却实实在在受到很多人的佩服。

能够无耻到这个地步,也算是世所罕见……

所以云弘业说他出身武川云氏,房俊的第一反应便是——哦,原来是他家的……

云弘业焉能不知世人对武川云氏的鄙视憎厌?

眼见房俊神色不妙,连忙说道:“大帅明鉴,吾家祖上虽然德行亏缺,然则吾父教导吾等当引以为戒,心怀赤诚胸襟坦荡,以云氏之血肉重铸家族之郡望,以子孙之勇悍再塑门楣之荣光!在下虽然未曾及时抵达,但竭尽全力矢志不渝,还请大帅给在下一个机会!”

房俊神情淡然,不置可否。

这小子能说会道,而且头脑精明,自己明明是不屑于云氏之声誉想要淘汰他,却被他说成是因为他成绩垫底……

这一招转换概念,使得不错。

一旁刚刚喘过气儿来的杜仲明连忙说道:“大帅有所不知,实在是因为小的力有不逮半途未能坚持,这才导致怀德兄因扶持小的而延误……大帅请将小的淘汰掉,小的心无怨言,只是请大帅网开一面,莫要淘汰怀德兄……”

房俊略一沉吟,笑道:“何曾说要淘汰你俩?虽然体力差了一些,但是贵在坚持,而且你们能够相互扶持不离不弃,这正是右屯卫所尊崇之精神。”

望着喜不自禁的两人,问道:“云弘业,字怀德?”

云弘业忙道:“正是。”

“很好,自今以后,暂且留在本帅身边担任亲兵吧。”

云弘业欣喜若狂,单膝下跪,大声道:“多谢大帅!在下誓死追随大帅,永不背弃,否则天诛地灭!”

房俊微微颔首,又对杜仲明说道:“你呢,身体素质差一些,权且在新兵营中训练,打熬筋骨,等到以后若是表现优异,本帅自然不吝奖赏。”

杜仲明本以为自己要被淘汰,却是柳暗花明峰回路转,欢喜得快疯了,连忙谢过。

房俊道:“行啦,速速前去追上大部队,回营休整一番,真正的磨炼尚未开始呢!咬紧牙关,坚持下来,将会成为大唐军中一等一的精锐,那个时候,才是你们欢呼享受接受无线荣耀的时刻!”

“喏!”

两人大吼一声,告退离去,追着大部队的脚步去了……

望着两人的背影,房俊暗暗得意。

刘仁轨、席君买曾是自己的家将,薛仁贵是自己剪拔于微末之中,裴行俭受到自己大力扶持重点栽培,程务挺与自己交情甚笃,高侃已然成为自己的亲兵,再加上刘仁愿、王玄策……这个云弘业虽然历史之上名声不显,但是观其气度魄力,显然日后成就必定不凡。

仔细这么算算,未来大唐之栋梁肱骨,差不多尽数出于自己门下……

只是不知,史书之上会否将其称为“房二系”?

想想就叫人觉得心潮澎湃呀,这就好比是在玩策略游戏,谁都有一个收集名臣猛将的癖好,看着历史上一个个光耀千古的名字在自己指挥下攻城拔寨战无不胜……

那酸爽,岂是一般人所能了解?

一支纵横七海肆虐大洋的无敌舰队,一支金戈铁马所向睥睨的铁血雄师,反掌间风云变色,弹指间波澜壮阔!

高句丽?

疥癣之患尔!

那是一个盛产棒子的民族,房俊从未将其放在眼内。

既然未能穿越一百年后,长风破浪剑指东瀛,那就重生一千年前,愿提十万虎狼旅,越马扬刀踏东京!

虽然这年头的东京估计也就是一片茅草,可毕竟这才是每一个中华儿女被无数血泪凝聚所成之夙愿……

房俊挺胸抬头,仰首东望,目光似乎能够刮越千山万水浩瀚海洋,紧紧的盯着那东海一隅的数座海岛。

鬼子们,等着小爷……(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6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