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波及】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波及】

刘仁轨直起腰,虎目环视左右,大声道:“传吾军令,岘港之内所有林邑人尽皆擒拿入狱,待目击者亲自验证,证实其无罪之后方可释放,若有敢抵抗拒绝者,杀无赦!”

“喏!”

身后全副武装的兵卒轰然应诺,而后在各自长官的带领下迅速离开,如狼似虎一般直扑港内各处林邑人聚居之地,见到林邑人便当场擒拿,稍有反抗便就地斩杀!

一时间,岘港之内腥风血雨席卷,所有林邑人叫苦不迭惨嚎连天,唐人则大呼痛快!

敢杀害唐人?

那就等着看唐人视若雷霆的报复吧!

僧伽补罗城。

范镇龙披散着头发,身上只是着了一件彩衣,袒露着胸膛,斜斜靠在一张红木所制的美人榻上,任由娇美的姬妾将一颗颗荔枝剥去外皮,春葱一般的手指拈着水灵灵的果肉送进范镇龙口中,纤细的指尖挑逗的在范镇龙唇上摁了一下。

范镇龙哈哈大笑,一把将姬妾纤细的腰肢揽过来,反身摁倒在床榻上,双手撕开轻薄的纱衣,一张含着荔枝的大嘴一顿乱啃,啃得汁水淋漓果肉处处,那姬妾纵声娇笑,纤手搂着范镇龙的后脑,紧紧摁在自己胸前,任由一张大嘴登峰寻幽,媚眼如丝……

大殿之上,数名侍者低头垂眼,视若无睹。

“大王,大事不好!”

随着一声惊呼,一个身影小跑着进了大殿,正好见到范镇龙兽性大发正欲剑及履及,眼珠子都瞪直了:“大王!兵临城下,岂可这般胡闹?!”

范镇龙也吓了一跳,不过待到看清来人,松了口气,从姬妾娇美如花的胴体上爬下来,捋了一下散乱的头发,不以为然道:“什么兵临城下,大相休要危言耸听,不过是与姬妾亲热一番,本王这也不是为了范氏王族的子嗣大业日夜操劳么……”

那姬妾神色略带惊慌,她知道眼前这人在大王心中的地位,万一进上几句谗言,说自己魅惑大王祸乱朝纲之类的,就算大王再是疼惜自己,怕是也会一狠心将自己给赐死……

赶紧一揽纱衣挡住胸前美景,一骨碌从美人榻上爬下来,跪伏于地,颤抖着道:“奴婢见过大相……”

来人四五十岁的年纪,面庞黝黑,却并无多少凶悍之色,反倒文质彬彬身形纤瘦,乃是林邑国大相拔陀罗首罗,亦是范镇龙的姑父。

跋陀罗首罗不耐烦的摆摆手,叱道:“以后若是再敢蛊惑君王,休怪国法无情,诛杀于你!”

“喏!”

姬妾吓得魂不附体,仓惶的应了一声,两股战战的退出大殿……

范镇龙命人奉上香茗,无奈道:“大相何必这般严苛?来来来,尝尝岘港总督送给本王的茶叶……”

跋陀罗首罗顿足道:“尝什么茶叶!整个岘港现在都快翻天了,唐军即刻就要攻入僧伽补罗,大王性命危矣!”

范镇龙一脸懵然,下意识道:“大相说什么?到底发生何事?”

跋陀罗首落急道:“大王可还记得房俊?”

“自然记得。”

提起房俊,范镇龙脸色阴郁,一肚子气。

正是因为受到房俊之胁迫,范镇龙才不得不签署了那一份丧权辱国的《唐林庚子条约》,不仅仅出卖了国家的土地,甚至将林邑国的主权都给出卖了……只要一看到现在唐人大摇大摆在街上走,林邑人却不得不避往路旁,范镇龙就恨不得历史重演,回到当初签署条约的那一刻。

不过他也知道,就算是历史重演,在大唐兵锋与真蜡入境的双重压力之下,他的决定还是不会有所更改……

跋陀罗首落叹气道:“就在上午,房俊的亲属在岘港被人杀害,所携带之财物被劫掠一空。一个大家族所有的成年男丁啊……听说那也是一个唐国的贵族,父辈还是什么国公来着,跟唐国高祖皇帝一起打天下的……”

范镇龙楞了一下,吁出口气道:“……还好还好,实在岘港被杀,哪里是唐人的地盘,否则麻烦大了。”

房俊的亲戚?

大唐的贵族?

居然被人给杀了?

范镇龙太了解房俊这个人的性情了,对待唐人,他是温暖如夏风宽厚如亲人,可是对待异族,简直就是冷酷无情毫无人性!

几乎可以想象,若是在僧伽补罗城里发生这等血案,说不定下一刻唐军就会攻下城门长驱直入,若是他范镇龙不交出凶手,指不定就能将整座林邑国的王宫都给拆了……

跋陀罗首罗瞪眼不可思议道:“还好?!我的大王,现在岘港都乱成一锅粥了,你却说还好?”

范镇龙幸灾乐祸道:“岘港乱不乱,关本王什么事?虽然本王不愿承认,但那里确实已经是大唐的地盘,唐人的贵族在自己的地盘给人杀害,似乎牵扯不到本王身上吧?咱们看热闹就行了,不必掺和。”

跋陀罗首罗差点吐血……

这位大王刚刚接任王位,却已经丢失了以往的魄力与锐气,整日在醇酒与美人之间流连享受,连敏锐性都退化了。

您这心真可真够大的!

谁说凶案发生在岘港,就跟林邑国没关系了?

跋陀罗首罗顿足道:“不是我们掺和不掺和的问题,现在岘港总督刘仁轨已经将岘港之内所有林邑人都给抓了起来,敢于抵抗的就地格杀,拒不招供的杀无赦,已经杀得人头滚滚了!”

范镇龙吃惊道:“反应这么大?”

不过想到有关刘仁轨之前乃是房俊部曲的流言,也就释然了。刘仁轨之所以能够担任岘港总督,那必然是房俊在背后推波助澜扶持其上位,现在房俊的亲戚被杀害,于情于理,刘仁轨都得有所表现。

咬了咬牙,范镇龙恼火道:“那些前往岘港的林邑人,都是数典忘祖的叛徒,贪图唐人的钱货,却忘记了那里正是唐人从林邑国强占去的土地,这等叛徒,就让刘仁轨去杀好了!本王乐得干净!”

对于唐人的态度,范镇龙一直极为矛盾。

一方面仰仗唐军强横的战力来震慑周边真蜡等国不敢入侵林邑,一方面羡慕大唐的富庶和文化,而另一方面,又对占去岘港的唐人极度仇视,恨不得一个一个都抓来杀了,方才消去心头之恨……

跋陀罗首罗捂着额头,心中一声长叹。

面前这位国王亦算得是少年英豪,曾经果敢坚毅,可是谁也不曾料到仅仅登上王位几个月的时间,便被醇酒美人腐蚀到思维这般迟钝之地步……

“大王,唐人的目的绝非是捉住凶手那么简单!现在不仅仅是岘港之内的林邑人遭了殃,那些唐军还四处出击,在岘港周边的县城大肆抓捕,但凡抓进去的林邑人严刑拷打之下攀咬出来一个,唐军立即上门缉拿!说不得下一次唐军抓人,就是强行敲开国都的城门,在僧伽补罗城内大肆抓捕……”

“什么?!”

范镇龙拍案而起,勃然大怒:“欺人太甚!刘仁轨这是想要干什么?真当吾林邑无人,可以任他欺辱不成?”

跋陀罗首罗无奈道:“大王,您以为您暗中收拢各方豪杰积蓄实力的事情,唐人会一无所知吗?当初臣下便曾劝说大王,唐人势大,咱们应当韬光养晦,唐人历史上曾有‘卧薪尝胆’的典故,臣下深以为然。可大王您不听劝,非要藏着将唐人尽数驱逐的心思,现在唐人寻到了由头,必然要给陛下您威慑。”

范镇龙已经心慌了,从榻上站起,赤着脚在地上走来走去的转圈,不时捂着额头长吁短叹,焦躁不已,顿足道:“若是威慑也就罢了,本王能屈能伸,一时之辱就算是生受了又如何?怕就怕唐人不跟善罢甘休,万一打算借机将本王废黜,那可就糟了……”

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这个国王在唐人眼里屁都不是,乖乖的听话还好,既然现在藏着反抗的心思,绝对不介意换一个林邑国王……

范镇龙不打算坐以待毙!(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6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