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威逼利诱】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威逼利诱】

“你们这是要将所有林邑人斩尽杀绝么?”

跋陀罗首罗如遭雷噬,浑身巨震,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温润如玉淡然微笑的裴行俭。

但凡能够成为一国之相,都不可能是傻子,他只是稍微一琢磨便明了唐人之险恶用心。这一刻,眼前这位风度翩翩的大唐贵公子,在他看来却是宛如魔鬼一般狠毒……

跋陀罗首罗终于明白了,唐人何止是要颠覆林邑国的政权将范镇龙赶下台?

他们根本就是打着扶持林邑国内各方势力,让这些目光短浅的家伙相互攻伐自相残杀,等到林邑国内的军队伤亡殆尽元气大损,谁当国王对于唐人来说又有何分别?

没有人能够阻止唐人完全占领这片土地……

裴行俭再一次意外的看着跋陀罗首罗,没想到这人倒还真有几分智慧,能够从自己不经意间的话语推测出事实的真相……

有意思。

他喜欢聪明人,聪明人总是顾及太多,轻易不会做出玉石俱焚那种事。

淡淡一笑,裴行俭温言道:“大相此言差矣,大唐乃是礼仪之邦,唐人自幼熟读圣贤典籍,最是博爱世人、仁和宽厚。某今日前来,不是要大相背弃林邑国成为大唐的走狗,而是来劝说大相为了林邑国的未来考虑,为了林邑人的福祉考虑。”

跋陀罗首罗气得笑了起来,咬牙讥笑道:“你们想要林邑人自相残杀,最后达到兵不血刃的侵吞这片土地的目的,反过来我还得感谢你们是吧?”

“不不不,大相误会了。”

裴行俭也不着恼,平静道:“大唐对林邑国的土地半点兴趣都没有,吾等此举,乃是为了林邑人着想。”

跋陀罗首罗不可思议的看着裴行俭,这人脸皮怎能如此之厚?

如此血腥残暴之手段,居然还能用着等冠冕堂皇之借口说出来……

忍着心中怒气,跋陀罗首罗问道:“大唐如何为了林邑人着想?愿闻其详。”

裴行俭悠然道:“林邑人想必唐人,乃是低劣之民族,大相以为然否?”

然否?然个屁呀!

谁能承认自己的民族不如别人?

跋陀罗首罗摇头道:“不然,林邑国固然没有大唐强大,可即便是大唐强横如斯,亦有盛极而衰的那一天,林邑国此刻固然弱小,但所有林邑人众志成城,也未必就没有崛起之时。”

裴行俭摇头失笑:“大相还真是嘴硬啊……你们林邑国本就是大汉之领土,不过是仗着汗末只是中原动荡无暇远顾,这才划地为王割据自立。然而几百年过去了,瞧瞧你们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拥有最富庶的土地,人民却食不果腹;拥有最通达的海路,百姓却一贫如洗……相信我,唯有在大唐的帮助之下,林邑人才有可能真正的富裕起来,过上与唐人一样富庶的生活,读上与唐人一样的圣人典籍,写着世上最优美的文字……若是大相能够配合唐军稳定林邑国内之局势,等待百年之后,过上幸福生活的人们会对着你的墓碑崇拜仰慕,将你赞誉为林邑人之英雄,谁会说你通敌叛国?”

跋陀罗首罗瞠目结舌。

林邑国的土地是否肥沃?

当然!

国内河流纵横气候温暖,处处皆是良田。

林邑人是否贫穷?

当然!

食不果腹、衣不遮体乃是常态,即便是他这个林邑国的大相,家中之摆设都不如人家唐人随随便便建起的一座总督府奢华高雅……

拥有最肥沃的土地,最畅通的海路,可为何林邑人还是这般贫穷饥饿?

跋陀罗首罗找不出答案,或许……当真就是因为林邑人是个低等民族?

也或许……林邑人当真能够在唐人的帮助之下,过上唐人那样富裕安稳的生活?

跋陀罗首罗心思有些乱。

一边是当一个忠于君王忠于林邑的英雄,但是有可能马上会死;一边是通敌叛国将全国之军队送上死路,却有可能被后世富庶的百姓牢牢记住歌功颂德……

怎么选?

裴行俭没有逼他,而是长身而起,负着手居高临下的看着跋陀罗首罗,淡然道:“某知道此间之取舍极难,故而并不咄咄相逼,大相尚有世间考虑周全。不过某要提醒大相一句,大唐不会将筹码放在一个人身上,若是有人先于大相与大唐合作,那么大相的价值便会降低,好自为之。”

言罢,洒然离去。

大堂里的油灯被窗子透进来的微风轻轻吹拂,明灭不定,一如跋陀罗首罗此刻的心情……

裴行俭已然离去许久,可跋陀罗首罗的纠结却越陷越深。

最后一句话狠狠的扎进他的心里,是呀,就算他想要当一个忠臣,可是结局就会改变了么?

不会的。

没有他跋陀罗首罗,还有别人可以取代他的位置。

比如大将军伽独……

可若是倒向唐人,自己又如何对得起推心置腹信赖有加的范镇龙?

夜幕已深,跋陀罗首罗瘫坐在大堂之内,内心备受煎熬,不知何去何从……

与此同时,总督府内。

刘仁轨已然换上一件寻常的布衫,魁梧的身材即便是坐在椅子上也显得渊渟岳峙,气度俨然。

权力是男人最好的化妆品,手握岘港无数百姓之生杀大权,刘仁轨早已没有当初的“土里土气”,眉目含威方脸带煞,予人一股极强的压迫感。

而在他对面椅子上坐着的锦衣华服的中年胖子,却诚惶诚恐,鬓角冷汗涔涔而下……

刘仁轨瞅着面前这个窘迫惊恐的华服胖子,淡然笑道:“此次本官请你前来,乃是有一桩天大的好事相商,阁下不必拘谨。你这名字听上去便是吾唐人一脉,想必祖上亦是有汉家血脉流传下来,既然都是一家人,本官又怎能加害于你呢?”

华服胖子抹了一把脸颊的汗渍,心虚赔笑道:“总督此言正是,在下家族的确有汉家血脉,据说是两晋之时南下避祸,这才落脚在林邑国,只是年代久远,祖籍已然不可考究。不过即便如此,在下亦是对天|朝仰慕已久,恨不能身为唐人,托庇于无敌之军旅,享受繁华盛世……”

好话谁不会说呢?

当着这位大唐驻林邑国的最高长官,华服胖子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万一言语之间大意疏忽惹恼了这位,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刘仁轨伸手请华服胖子喝茶,笑道:“阁下不仅仅是汉家后裔,更身负范氏王朝之血脉,放在咱们大唐,那也是天潢贵胄一般的人物,何必如此谦虚?”

此言一出,华服胖子吓得脸色惨白,慌忙道:“总督谬矣!在下母亲虽然是先王的妹妹,可当年遭受迫害不得不避居他乡远离王都,这么多年来与范氏王族早已毫无瓜葛,实在是牵扯不到一起去……”

眼下岘港之内缉捕凶手闹得轰轰烈烈,整个林邑国的百姓都心惊胆颤,唯恐那一天唐军打着报复的旗号正是出兵开战,他又怎敢将自己跟范氏王族扯到一块儿?

若是一旦开战,搞不好他这个有着范氏王族血脉的倒霉鬼就得被唐军拿来祭旗……

刘仁轨却浑然不在意他的推脱之词,更不容许他将自己摘出去,语气坚定道:“这种事岂是能够否认的?你的母亲是先林邑国王的妹妹,范镇龙便是你的表弟,身体里留着范氏王族的血脉,这是谁都得承认的。眼下林邑国纷乱汹涌,正是你这等身负王族血脉的人士振臂高呼,平稳政局的大好时机。”

“总督大人,在下当真与范氏王族毫无瓜葛啊,当年范镇龙父子对吾父百般迫害,若不是母亲死命护着我,怕是现在早就被那两个狠毒的父子给害死了,骨头大概都烂掉了啊!我这……嗯?”

华服胖子着急忙慌的辩解,可是话语说到一般,却猛然被醒悟过来……等等!

这位总督大人,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67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