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反攻】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反攻】

跋陀罗首罗拦在诸葛地马前,耐心劝诫道:“若非有唐人之支持,伽独焉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此等犯上作乱之事?可现在又有唐人前来支持于你,足见叛乱之事其中必然有唐人之阴谋,大家还需三思而后行。”

他本来是亡命逃出僧伽补罗城求援的,自然应当第一时间将援军带去攻打僧伽补罗城挽救尚有可能活命的范镇龙与自己的妻儿部族,此刻却因为整支部队的掌控权尽数被诸葛地夺取,反而耐下心来劝阻要“三思而后行”……

他身后的帝师可伦翁定没那么多心眼儿,更没有太多的权力追求,怒视诸葛地,大声喝叱道:“尔既受到先王与大王两任国王所惩戒,不得为官不得参政,此时居然敢蛊惑军队揽权夺位,实在是居心叵测,与那乱臣贼子又有何异?”

诸葛地大怒:“某身负王族血脉,自然有责任挽狂澜于既倒,尔这老匹夫满嘴狂吠,与大相千方百计阻挠某前去王都救驾平叛,难不成你二人已经投降那奸贼伽独助纣为虐?”

三人就在阵前吵个不休……

火把烈烈,照得四周亮如白昼。

这些勤王的军队此刻感觉很荒谬。

他们原本是被国王范镇龙下诏自全国各地汇聚过来的,目的是将占据了林邑国土地且日益嚣张企图掐断林邑国经济命脉的唐人赶下大海,结果刚刚到了地头,王都政变,国王陛下很可能已经被叛军屠戮,现在大家却又要在唐人的支持下去攻打自己的王都……

诡异的转变,令大部分兵将无所适从。

现在这几位最有身份地位的人又争执不下,谁忠谁奸,谁对谁错,简直令人难以分辨,不知所措……

诸葛地肺子都快气炸了!

眼瞅着顺顺利利将这数万军队揽入囊中,只要反攻入僧伽补罗城擒杀伽独,他就是拨乱反正的英雄,理所当然的继任国王之位。有巨大的功勋在身,又有唐人在背后支持,谁敢反对?谁能反对?

却偏偏蹦出跋陀罗首罗与可伦翁定这两个变数……

那伽独也是无能透顶,就这么两个人怎么就看不住,早早的宰了多好?

他身后的那位唐军代表微微策马上前两步,来到诸葛地身边,低声道:“大军阵前,若是继续纠缠下去,不仅士气低迷,更会动摇您的地位……快刀斩乱麻,尽早祛除隐患为上。”

说着话,心里满是鄙夷。

成大事者哪个不是心志果决心狠手辣?现在你被人家拦住,只知道一味的争执有个毛用?道理这种事谁说谁有理,总归会有狡辩之词,只靠一张嘴谁能服谁?

磨叽个球,砍了就完了……

诸葛地一拍脑门儿,恍然大悟!

是呀,我跟这个丧家之犬争辩什么?既然要当大王,那就得有大王的魄力!现在正是非常时刻,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岂能在此地耽搁时间错失良机?

真真是咸鱼当的时间长了,都忘了大海是什么模样……

诸葛地心胸豁然开朗,大喝道:“此二人妖言惑众贻误战机,完全不顾此刻王都之内危若累卵的大王与文武群臣,定然已经投降伽独那个奸贼,来人!将此二人给某拿下,若敢反抗,格杀勿论!”

放在身前的手松开缰绳,竖掌成刀,隐蔽的轻轻一斩……

虽然被范氏父子投闲置散打压多年,可到底有王族血脉,富庶的生活特定的权利还是有的,身边自然也有亲兵部曲。此刻身旁的亲兵闻言会意,当即奔出十余人,上前便将跋陀罗首罗与可伦翁定摁倒在地。

身为亲兵,自然对自己的主子性格了若指掌,刚刚见了诸葛地那右手轻轻一斩,便知其意,几个人摁住跋陀罗首罗和可伦翁定,有两人拔出刀来,大喝道:“胆敢反抗,受死!”

手起刀落,两股鲜血喷出,两颗斗大的头颅落地,滚了几滚方才停歇。

跋陀罗首罗的头颅恰好滚在诸葛地马前,仰面向上,两眼大睁神情可怖,死不瞑目。

数万兵卒猝不及防,等到反应过来,那两人已然人头落地,死得不能再死……

一众兵将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一个大相,一个帝师,皆是国王范镇龙宠信之人,在朝中权势滔天,居然就这么死在自己面前?

这位拥有范氏王族血脉的继承者,还真是心狠手辣……

诸葛地趁热打铁,振臂疾呼道:“此等奸佞,背弃大王,人人得而诛之!尔等即刻随某攻打王城,拯救陛下,拯救黎民,取一场泼天的功劳!”

“杀!”

“杀!”

“杀!”

数万兵卒振臂呼应,杀气腾腾!

谁不眼红这等功勋?若是国王死了,那么眼前此人便是唯一有资格继承王位的人,大家跟着他便是从龙之功;若是国王没死,大家前去歼灭叛军斩杀伽独拯救大王与水火之中,那便是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

无论哪一种情况,升官晋爵指日可待!

至于是否能够战胜王城之内的叛军……那是个问题么?

且不说眼下数万军队数倍与叛军,身后还有唐军支持,稳操胜券!

当即,数万大军士气振奋,潮水一般向着远处烧红了天空的僧伽补罗城冲去……

僧伽补罗城。

王宫之内,鲜血染红了石阶,尸体躺满了庭院。

政权更迭,就意味着一场惨无人道的杀戮,无关善恶,无关对错,只要你想将到手的至高权力紧紧的攥住,那么就必须将所有的隐患一一清除。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比死人更安全的……

伽独是奴隶出身,从最卑贱的淤泥之中一步一步挣杀出来,每一步都伴随着杀戮和鲜血,死亡和残酷。他从不将人命当回事,无论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在他眼中,只要是挡在自己千金路途上的就必须铲除,哪怕是国王也一样。

身上随意的披了一件袍子,敞开着胸膛赤着脚的伽独从寝殿之内走出,殿内那张象牙龙床上,王后洁白丰润的胴体蜷缩成一团,正微微颤抖着轻轻啜泣……

伽独坐到榻上,接过亲兵递上来的茶水喝了一口,微微闭上眼睛,回味了一下王后珠圆玉润的美妙。

以往每每进宫觐见大王,他都对王后那曼妙的娇躯垂涎三尺,现在心愿得偿,狠狠的骑在胯下尝到了滋味儿,那种征服这片土地最尊贵女人所带来的畅快,令愈发觉得权力之妙处……

殿外脚步匆匆,一个心腹部将快步入内,神色有些惊慌,到了伽独身前单膝跪地道:“大将军,大事不好!刚刚手下兵卒前来禀告,说是大相与帝师已经逃出城外,府中仅余家眷!”

“什么?!”

伽独神色一凛,怒斥道:“都是废物!这么多人守着四门,则能让他们逃出去?”

无论是大相跋陀罗首罗亦或是帝师可伦翁定,都具有足够的威望,一旦被他们逃到城外勤王军队之处,说不得就能够蛊惑那些军队攻打王城!

那可是数万大军!

就算有唐人的支持,这一战下来也必然死伤惨重,对于他接下来篡位登基攫取林邑国之至高权力有着严重阻碍。

本来那些勤王之师群龙无首,在唐军的威慑之下很可能就地解散,现在却平添出这么一个变数……

那部将不敢言语,一句辩解的话都不敢说。

伽独最是狠厉残酷,对部属兵卒动辄打杀,现在犯下这等错误,谁知道好不好迁怒于他?

幸好伽独虽然暴虐却不傻,眼下正是用人之际,若是将这些忠心耿耿的部将都杀了,谁给他卖命,谁帮他登基,谁去阻截城外那数万勤王之师?

他心里其实也稍微有些懊悔,觉得自己不该在唐人的挑唆之下迫不及待的弑王篡位,否则此刻城外这数万勤王之师也不会成为自己头顶悬着的屠刀,一个不慎就让自己身死魂灭。

可话又说回来,若非是这数万勤王之师让唐人感受到了威胁,又岂会支持他干掉范镇龙登上林邑国王位?

世间事从来都是如此,想要得到,就意味着失去,公平得紧。(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7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