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攻城】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攻城】

数万勤王之师在诸葛地率领下嗷嗷叫着冲向僧伽补罗城,远处城内冲天而起的火光映在瞳孔之中,一个个放佛见到了逆天的功勋!

诸葛地策马而行,身旁左右皆是勤王之师的武将,他抖了抖缰绳靠近了那唐军代表一些,大声问道:“阁下乃是唐军校尉,若有何等破城之妙策,还请示下!”

谁不知唐军强悍?

诸葛地的话语声音不小,小了也不行,周围尽是马蹄轰鸣和兵卒们兴奋得呜哇乱叫,哪里听得清?所以身边的武将们都听到了他的话,不约而同稍稍减缓马俗,等着唐军校尉的回答。

这种强悍不仅仅是装备的精良、兵卒的悍勇,更是战术的灵活。

此刻就有一个唐军校尉在身边,询问一下破城之策,自然是理所当然……

唐军校尉骑在马上,面容冷峻毫无表情,挺直的腰杆随着马背颠簸上下起伏,大声道:“何须妙策?叛军席卷王城,必然残酷杀戮方能稳定局势,城内百姓惨遭屠戮恨不得食叛军之血肉!叛军残忍无道,吾等兴兵勤王,正所谓以有道伐无道,此天理也,必无往而不胜!”

诸葛地暗暗点头,自己这边名正而言顺,正是有道伐无道,岂能不胜?

可他身边这些武将却听得云里雾里一头雾水。

什么有道无道……啥意思?

这些人本就是各地的豪族势力,许多人根本连汉话都听不明白,汉人的书更是连听都听过几本,如何明白?

有能说几句汉话的人便问:“将军到底什么意思?我们要如何排兵布阵?”

唐军校尉咧咧嘴,回头瞅了一眼羊群一样的数万兵卒,就这群乌合之众,还排兵布阵?

你懂个屁的阵法……

响起以往房二郎挺爱说的一句话,下意识的便道:“排什么兵,布什么阵?就是不要命的往前冲,干就完了!”

这些武将更懵了……干就完了,啥意思?

不过上一句“不要命的往前冲”倒是听明白了,想想也是,咱们这边数万兵力,城内叛军充其量也不过万余,又要分散开守住各处城门,只要集中兵力猛冲一处,叛军如何抵挡?

只要能够冲进城去,叛军就好比是草篓子里头的蛇,看似蹦跶得欢实,实则还不是想炖就炖、想烤就烤,随便揉捏?

这么一听,大家士气更足!

僧伽补罗城东面是一片平原,数万大军就好像过境的蝗虫一般呼啸而过,直直扑到城下!

诸葛地抽出一柄长刀指向天空,厉声喝道:“为了林邑,为了大王,冲锋!”

“冲锋!”

“冲锋!”

无数兵卒密密麻麻直扑城墙,火把照亮着脚下的路,一个个手里拎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不要命一般发起冲锋!

唐军校尉缓缓降低马速,跟诸葛地以及几位武将落在后面,遥遥望着火光冲天的僧伽补罗城,微微摇头,嘴角微微上挑,露出几分不屑的笑容。

就这样一群乌合之众,范镇龙居然妄图以之与大唐为敌?

这哪里是军队,根本就是一群下山打家劫舍的土匪……

若是此刻唐军守城,只需要在城头不断的放箭,就能将缺少甲具保护的林邑国军队割麦子一般射死一片,冲锋不止,箭雨不停,来多少射死多少!

可林邑国哪里有那么多强弓劲弩?城头上寥寥几支弓箭根本没什么威力,那箭支从城头射下来钉进兵卒的身体,勇悍一些的一伸手就拔掉,然后没事儿人一般嗷嗷叫着继续冲锋……

无数兵卒蚂蟥一般冲到城下,有的一伙人扛着巨木去撞击城门,有的干脆涌到城下人叠人,不断向着城墙上攀爬。

不得不说林邑人还是有优点的,那就是灵巧,身体轻便柔韧性极好,一个个好似猴子一般踩着前边人的肩膀,手搭着城墙上的缝隙往上一窜,就能窜上去三四尺的高度……

城楼上,伽独手按宝刀,盯着城下潮水一般涌来的兵卒,神情凝重。

这是数万军队,就算大多都是各地豪族的奴隶并未经过操练没有什么战斗力,可到底不是数万蚂蚁,一旦冲进城来,哪怕一人一口,也能给他帐下久经战阵的精锐军队咬死……

必须坚持住!

只要坚持到唐军来援,这些乌合之众就犹如土鸡瓦狗,可以肆意杀戮!

伽独抽出宝刀,在城楼上振臂高呼:“敌军来犯,给某死死的守住城墙!吾等弑王杀驾屠城劫掠,早已是死罪一条,守住城墙待到唐军来援,尔等便是开国之勋,升官晋爵!守不住,那就只能被猪狗一般宰杀!告诉我,你们想死吗?”

“不想!”

城上的守兵齐齐大呼。

谁会想死?

造反作乱本来就是拎着脑袋的事情,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眼下的情形就是只要打退这些勤王之师,那么大将军的王位就坐得稳当,大家排排坐吃果果,论功行赏加官进爵;一旦城墙失守被攻入城内,那么大家就都免不了一死,没人会放过他们。

这些叛军皆是伽独一手操练,有历经多次与真蜡等国的战斗,的确是比那些勤王之师精锐的多,此刻面临绝境,顿时爆发出高昂的士气!

“很好!随吾杀敌,拼出一条活命,拼出一个前程!”

伽独从城楼跳到城墙杀,手中宝刀一刀将一个攀着城墙爬上来的兵卒劈成两片,大吼道:“杀!”

“杀!”

“杀!”

叛军一个个红着眼珠子,求生的本能、未来的向往令他们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纷纷不要命的冲到城墙边,手里的兵刃疯狂攻击那些爬到城墙上的敌人。

一个由上往上攻,兵刃难以发力,脚下又站不稳;一个以逸待劳居高临下,结果自然可想而知。叛军牢牢守住城墙,攻上去一个砍倒一个,鲜血染红了青砖,将城墙上沾染得滑不留手,更难攻得上去……

诸葛地策马站在后方,看着勤王之师就像奔腾的潮水一般汹涌澎拜,却在城墙上撞得头破血流,一个一个爬上城头却又一个一个惨叫着跌落,被紧随而上的同伴踩成肉泥,顿时脸色铁青,挽着缰绳的手微微发抖。

他这个人没什么才华,更没什么志气,被范氏父子打压,他从没想过反抗,反正有吃有住有喝有玩,就这么混吃等死也挺好。

直到唐人主动找上他,听说林邑国王之位唾手可得,诸葛地才动了心,有了那么一点“拼一把,舒服一辈子”的奢望……然而眼前这一幕血肉横飞的惨烈场景,却差一点将他所有的奢望吓得飞走……

“这个……不若暂停一下攻城,让兵卒们回来歇一歇?”

诸葛地偷偷抹了抹手心的汗渍,看着唐军校尉,嗫嚅着问道。

“万万不可!”

不止是唐军校尉,这次就连那些武将都出言阻止。

唐军校尉道:“眼下士气如虹,正当一鼓作气攻入城中,则大事可成。若是撤下来修整必然士气低迷,再而衰三而竭,再想攻下城墙,比现在难上十倍!”

诸葛地咽了口吐沫,道:“可是这也死太多人了……”

这次不用唐军校尉发言,他自己的亲信便凑近几步说道:“一将功成万骨枯,死几个人有什么打紧?只要能够破城而入,王位便是您的囊中之物,这才是大事!再者说,这些兵卒现在虽然听命与您,可是一旦城破,还指不定会不会做出什么龌蹉的事情来呢……”

诸葛地悚然一惊,惭愧道:“是我考虑不周,差点误了大事!”

人心隔肚皮,现在你是名义上的领袖,可是一旦进了王城大局鼎定,谁知道有没有人贪心不足,来一个反戈一击?

“校尉,不知唐军的支援,何事将至?”想来想去,愈发心虚的诸葛地已经有些慌了,万一这帮勤王之师到时候不服管教,反过来造他的反可怎么办?

唐军校尉端坐马上,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敷衍道:“就来,就来……”(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7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