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起兵做反】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起兵做反】

李万山这样的年青人,在这一次起兵的数千人当中占据了绝大多数,这令李青树有些忧心忡忡。

人无恒志,焉能成事?

与矢志不渝光复万春国的志向相比,升官发财急功近利哪里算得上是志气?这样的人看似热血沸腾士气高昂,但一旦遭受打击挫折,便极易一蹶不振,甚至改弦易辙……

李青树便是汉人的后裔,所以他知道汉人到底有多么强大。

当年万春国集结了安南绝大多数豪族土著之力量,却在隋军面前不堪一击,李青树年幼之时曾亲眼目睹其祖父李大权率领的军队在隋军冲锋下溃不成军尸横遍野之惨状,那种震撼直到今日依旧历久弥新。

一旦汉人不曾自相残杀,那就是世间无敌的存在……

一旁的李万山有些兴奋过头,在树林边缘不停来回踱步,一会儿看看远处的城楼,一会儿又检查一下林中兵卒的装备。

过了半晌,夜色愈发浓郁,远处城内传来微弱的更鼓之声,李万山有些忍耐不住,来到李青树身边,问道:“幺叔,为何城内还没有动静?该不会事情有变了吧?”

李青树瞥了他一眼,沉声教训道:“大事当前,自当沉着稳重,这般毛躁成何体统?”

他自然清楚李万山性格莽撞心胸狭隘,等闲即便是他这位前辈也不放在眼中,说不得就会因为自己的斥责心生怨愤,甚至当场睚眦必报。可他又不能不压制住李万山这股轻浮的心态,与他相同,许多年轻人都没有相应的稳重,这等大事之前若是心浮气躁,岂非大家一起走上死路?

可谁知李万山只是面色一沉,阴郁的目光瞪着李青树瞅了半晌,却终究转过头去,没有说话。

李青树眉头皱起,颇为意外,心底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李万山的反应着实太过奇怪……难不成是大事当前终于有所成熟,知道顾全大局了?

“快看快看,城楼上有火亮!”

李青树收拾心情,抬头望去,果然见到黑漆漆的城楼方向亮起一根火把,在黑夜之中分外醒目。

那火把左三圈右三圈,正是事先约定的信号……

“诸位,城门已开,随我冲进城去……”李青树话说一半,身边的李万山已然如同出柙猛虎一般窜出去,大喝一声:“冲!”便迈开双腿径直奔着城门方向冲出去,在他身后千余部众紧随其后,“呼啦”一下自树林中奔出。

“……”李青树只好将半句话咽回去,招了招手,带着自己的亲信族人随后向城门楼冲过去。

交州总管府位于县城正中,与县衙毗邻,不过是一座门开五间面朝大街的普通建筑,并无独特之处。

大唐武德四年,朝廷将交州治所搬迁至此,并开设了总管府的衙门,但驻军并不多。交州辖下交趾、怀德、南定、宋平四县,归岭南道管辖,自上一任大总管丘和之后,交州总管便由交州刺史兼任,因岭南道的治所在番禺,所以交州刺史常驻番禺,并不在交州治所宋平县。

上一任交州总管丘和认为宋平县地处安南腹地,虽然富庶兴旺,却非是安稳之地,一旦中原王朝有所动荡,此地便会被外族所掌控,因距离交州腹地太远,调兵遣将运输粮秣尽皆难度太大,想要剿灭叛乱所需付出的代价太大,得不偿失,故此并不太看重这里,能占着最好,若是被外族攻占,那就干脆放弃。

所以城中的驻军不过数百,且装备陈旧,训练废弛,聊胜于无……

总督府偏将韦述刚刚歇下,便被院内一阵吵杂的脚步声惊醒。

今日与宋平县令晚宴,座上有当地名妓作陪,酒酣耳热之际,面对美人秋波如兰香气,自然难免心潮澎湃欲念浮动,宴会之后,便将美人留宿。春风几度极尽欢愉,差点折了老腰的韦述这才翻身下马,精疲力尽困意沉沉。

这刚刚入睡便被惊醒,焉能有好心情?

猛地一把撤去身上的薄被,也不顾身边美人白皙如玉的胴体暴露在自窗子投射进来的月色里,扯着嗓子大骂道:“谁在外头?深更半夜扰人清梦,简直罪无可恕!来人,给某擒下,大刑侍候!”

须臾,门口有人急声道:“启禀将军,城内有人起兵作乱!”

醉酒之后的脑袋本就昏昏沉沉,再加上一番卖力耕耘耗尽了力气,思维难免混沌迟缓,韦述闻听有人起兵作乱,居然下意识的回道:“管他做不做乱,先将扰人清梦之恶徒给某拿下,重责三十军棍……”

门外之人陷入沉默,大抵是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接话……

这都有人起兵作乱了,您还惦记着惩罚惊扰您睡觉的人?

身旁的美人儿猛然坐起,浑然不顾风光外泄,惊叫道:“将军,有人造反?这可如何是好……”

“造反?”

韦述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继而脑中轰然一震,大叫一声:“造反?!”

这位现在才反应过来……

赶紧从卧榻上爬起,伸手抓了一件袍子披上,赤着脚跑到门口拉开房门,见到门口站着的亲兵,一把薅住他的衣领,疾声问道:“什么造反,速速说清楚!”

“将军,李壮志勾连附近数县之逆贼,已经打开城门,正朝着总管府杀过来了!”

“李壮志?”

韦述瞪大眼睛,怒道:“这个老匹夫嫌命长么?来人,给本将披甲着衣,召集兵卒,谁本将杀敌……”

话音未落,便听得府外街道上一阵沉闷的脚步声如闷雷一般传来,接着便是震天的喊杀声……

“杀光唐军!”

“活捉韦述!”

“光复万春国!”

……

整个总管府都乱了套。

韦述兀自愣愣站在卧房门口,奇道:“万春国?那是个什么玩意?”

亲兵急的跺脚:“谁晓得那是劳什子玩意?不过将军赶紧披甲,吾等护着您杀出去吧,贼子人多势众,不可力敌!”

韦述大怒,喝叱道:“你我乃是大唐军人,奉命在此镇守一方,岂能临阵退缩畏敌避战?贼子猖狂,居然敢兴兵作乱,此正是吾辈效忠皇帝视死如归之时刻,当奋力死战,扬我国威!”

威风懔懔正气浩然,若不是空荡荡的一件长袍被微风浮动露出光溜溜的腿,倒果真有几分一代名将之气势!

亲兵急的差点哭出来,上前拽着韦述的胳膊就走,哭丧着脸说道:“奋什么力,死什么战啊!李壮志那个老狗纠集了不下三千叛军,尽是手执刀枪的青壮,咱们百多个人,打不过呀!您还是赶紧穿上甲胄,贼人已经到了门口了……”

“什么?”

韦述大吃一惊:“三千人?!”

吞了口唾沫,面色大变,一把甩开亲兵的手,骂道:“这么多人都杀到门口了,还穿什么甲胄?来不及啦!快快快,尔等速速保护本将,咱们从后门冲出去,杀出一条血路赶紧回番禺搬救兵……”

言罢,也不等亲兵反应过来,趿拉着鞋子双手一拢衣襟,迈开两条腿便直奔总管府后门……

十数名亲兵赶紧跟随在后,院内侍女奴仆哭叫震天乱成一团。

将将到了后门,便听得“砰”一声响,后院那扇木门已经被人从外边撞开,紧接着有人翻过墙头跳进院子里,见人就杀逢人便砍,一时间惨叫厉喝之声充斥着整个总管府。

韦述吓得魂飞魄散,堪堪避过迎面砍来的一柄弯刀,颤声喝叱道:“尔等叛贼,某乃是交州总管府偏将韦述,这般兴兵作乱,不怕诛灭九族吗?”

当即便有人大叫:“韦述在这里!”

门外有人回应道:“休要伤他性命,抓活的!”

“知道啦!”

冲进院内的贼兵便朝着韦述这边聚拢过来,可怜韦述刚刚在床榻上爬起来,连鞋子都未穿好,空着手也没有兵刃,如何敢跟贼兵厮杀?只能躲在亲兵身后,催出着亲兵往回退。

一众亲兵手执横刀将韦述护在中间,起初还忠心耿耿护着他往院子里头且战且退,只是当贼兵围上来一通乱杀放倒两人之后,余者发一声喊,胆气尽泄抱头鼠窜,将韦述给晾在院子中间……

韦述完全懵了,长衫飘荡荡,风吹蛋蛋凉,守卫寸铁孑然一身,如何与这些凶神恶煞一般的贼兵搏斗?

他正想说几句敞亮话震慑一下这些贼兵,正欲开口,便被一拥而上的贼兵扑倒在地,只能哇哇大叫:“吾乃大唐偏将,尔等敢害我性命,异日必将九族尽诛,五马分尸……呜呜呜……”

却是被李万山将一块破布塞进嘴里,不屑骂道:“真是废物一个,救你也配成为唐军偏将?呸!老子比你强多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7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