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一劳永逸上】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一劳永逸上】

不足千人聚拢在诸葛地身边,各个神情惊惶瑟瑟发抖,早已被城内残暴的屠杀吓破了胆,丢掉兵刃抱着头蹲在地上,等待着唐军审判自己的命运。

诸葛地却依旧端坐在马背上,望着地狱一般的僧伽补罗城,那一处处坍塌的寺庙,一座座倾颓的佛塔,化为灰烬的房舍夷为平地,就连不远处的王宫都在浓烟之中若隐若现……

这是我们的王城么?

再看看城内街巷流淌的血泊,密密麻麻遍地的尸体、残肢断臂……诸葛地神情木然,眼神空洞。

自己都做了什么?

这一座传承百年的王城,因自己而化作灰烬。

数万林邑国的青壮兵卒,因为自己而丧身于此。

十数万王族公卿富贾平民,因为自己而惨遭屠戮……

若不是因为他的野心,这数万勤王之师最起码也有大半会回到家乡,唐军总不可能全国范围内展开屠杀吧?他算是看明白了,唐军就是借他之手使得这数万勤王之师卷入战争,然后将包括叛军在内的所有林邑国青壮一网打尽,从而一劳永逸!

几十几百年后,林邑国的子子孙孙会如何唾骂他这个千古罪人?

一想到这里,诸葛地遍体生寒,他手里紧紧握着刀柄,却鼓不起勇气给自己来个了断……

事已至此,悔之晚矣!

诸葛地茫然看着毁于一旦的僧伽补罗城,看着面前遍地尸骸,耳中充斥着的嚎哭惨叫,脑中一阵眩晕,直直的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身旁的亲兵护卫动也不敢动一下,就任由他这么直愣愣的躺在地上,唯恐被唐军怀疑其欲图不轨,乱箭射杀。

一匹战马缓缓来到诸葛地面前,碗大的铁蹄在路面上发出铮铮响声,诸葛地回过神,仰着头,便见到刘仁轨那一张方正的脸庞。

“奸贼!”

诸葛地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自己千古之骂名皆由此人之欺骗而来,恨不得狠狠一口将其咬死!他猛地从地上坐起,手里的宝刀刚刚已经掉落,喷怒使得他立志丧失,就这么赤手空拳的朝着刘仁轨冲上去!

“砰!”

斜刺里一个唐军闪过来,抬起脚狠狠的踹在诸葛地的胸口,将他踹得倒飞出去四五步,破麻袋一般跌落在地。

刘仁轨纵马上前两步,居高临下看着狼狈不堪的诸葛地,不满道:“城内叛军已然清剿一空,正是你登上王位的时候,你这发什么疯呢?”

“奸贼!”

诸葛地大骂一声,挣扎一下正欲翻身爬起,两柄横刀已经横在他的咽喉,冰凉的刀锋割破了皮肉,刺骨的杀气令诸葛地打了个冷颤,一身胆气尽泄,垂头丧气道:“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吧,只恨我蒙了心智错信了你的话,落得现在悔恨终身的下场……”

说着话,眼泪都流了出来。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的确是比死还要难。

可是当死到临头,却发觉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古艰难惟一死……

“干什么呢?岂能对国王殿下这般无礼?速速退下!”

刘仁轨对两名将横刀架在诸葛地脖子上的兵卒连声喝叱,而后甩镫离鞍翻身下马,上前两步亲手将诸葛地搀扶起来,温言道:“国王陛下说的哪里话,某怎么听不懂?范氏王族已经被逆贼伽独屠戮殆尽,世间唯有您身负范氏王族之血脉,乃是林邑国名正言顺之君主,岂能这般自暴自弃?”

诸葛地茫然被刘仁轨扶起,看着刘仁轨一脸真挚的神情,脑子越发不好使:“国王?你们利用我将数万林邑国青壮兵卒屠杀一空,现在你们的目的达成了,几十年内林邑国都不会有力量对抗大唐,难道你们现在不杀掉我这个毫无利用价值之人么?”

刘仁轨眼珠一瞪,不悦道:“国王陛下,这话从何而起?大唐与林邑国乃是兄弟之邦,逆贼伽独弑王篡位祸乱苍生,大唐自然有义务出兵帮助兄弟之邦平定叛乱,拨乱反正!叛军暴虐,屠尽阖城商贾百姓,诸多寺庙房舍付之一炬,勤王之师在国王带领下奋不顾身诛锄奸佞,伤亡巨大,在唐军协助之下方才恢复林邑国朗朗乾坤……大唐与林邑乃是友邦,自应世代友好和谐发展,何来屠杀林邑国数万青壮一说?”

诸葛地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人都被你们杀绝了,居然还有能不认账?

“任你舌绽莲花,可是此间之事又如何瞒得住天下人?”

刘仁轨松开手,缓缓直起腰,面容冰冷的看着诸葛地:“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伽独弑王篡位,阁下率兵讨伐,战况危机之时,大唐仗义出手……事情就是这么简单。贵国之权贵大臣折损大半,乡间之百姓连字都不认得,还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诸葛地原本死灰色的眼珠慢慢晶亮起来……

对啊!

林邑国识字的人能有几个?大部分都在这场战事当中死掉了,余下的乡野村夫皆是野蛮愚顽之辈,哪里分得清真假善恶?只要统一口径按照刘仁轨的说辞宣扬,百年之后,这就是唯一的真相!

想了想,诸葛地仍旧有些不放心,嗫嚅着问道:“可民间终究还是由识字的,万一写下这些事情传诸后世……”

刘仁轨霸道的一挥手:“这有何难?为了国王陛下您的王位和声誉,大可以颁布法令,自今日起所有林邑国民尽皆习汉字、说汉话、读汉书!只要自国王一下统一口径展开宣传,就算有一二愚顽之辈散布谣言,又有谁会轻信?”

诸葛地豁然开朗!

熟读汉人书籍的他自然知道宣传的重要,“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嘛!

“圣人之道深远,人不易知“,国家大事不是那些目光短浅大字不识的愚民可以搞明白的,对于朝廷政略,“百姓能日用而不能知“,朝廷让你干什么你乖乖干什么就行了,没必要去弄明白到底为什么这么干,因为说了你也不懂……

这么说来……自己也不见得就一定会成为林邑国的千古罪人啊?

此事大有可为!

峰回路转,眼见自己的名誉或许不会被钉在林邑国历史的耻辱柱上,诸葛地重新焕发精神,揉了揉摔得疼痛的腰,一脸谄笑的对刘仁轨说道:“没错没错,伽独弑王篡位,某率领勤王之师捍卫正统吊民伐罪,在大唐友军的协助下付出巨大的代价终于诛锄奸佞!”

诸葛地心里快要乐开花,如此一来,自己不但不会成为罪人,反倒成了林邑国的大功臣?

这简直就是意料之外的收获,美滋滋……

至于习汉字、说汉话、读汉书……这有什么问题?

求都求不来的好事!

放眼天下,自秦汉以降,所有的周边小国哪一个不是以汉学为最高地位?高句丽、新罗、百济、倭国、林邑……学习汉字那是只有贵族才能拥有的特权,汉家典籍有如烟波浩荡博大精深,上赶着学还不见得能学得到呢!

诸葛地打定主意,必须牢牢抱紧唐人的大腿,这样不仅自己能够登上王位稳如泰山,还能借助唐人的力量开展舆论,隐藏眼前这桩惨案给自己彻底洗白。

至于被唐军诓骗利用的怨愤以及十余万临沂人之血仇……与自己一国至尊的王位和情史流芳相比,算个屁呀!

诸葛地虽然也姓诸葛,但他不是诸葛亮得后人,没有继承诸葛亮的智慧,但是也不蠢。

在不得不跟随唐人脚步接受操纵宁愿做一个傀儡这一点上,他当机立断:“接下来如何做,还请总督示下,某无不接受,全力配合。”

不配合不行,乖乖的当个傀儡还能坐上王位并且洗白,若是不配合,他敢肯定唐人会立即讲他弃若彼履,回头便找一个林邑国残余的贵族大臣推上去……

刘仁轨哈哈一笑,欣慰的拍拍诸葛地的肩膀:“识时务者为俊杰,某相信林邑国在陛下您的带领下保持跟大唐的友好协作,定然会繁荣富庶,本固邦宁!”

诸葛地谄媚的笑,心里却在叹气:本固邦宁?林邑国青壮死了一大半,元气大伤,自今以后怕是要被你们唐人渐渐蚕食掉了,或许千百年后,亡国灭种也说不定……

等到林邑国的土地上尽是汉人后裔,这国叫做林邑还是大唐又有何分别呢?(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7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