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联姻】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联姻】

在这个年代,女人若是没有一个儿子养老,那简直是再悲惨不过的一件事……卢氏怜惜杜氏,愈发对其亲近宠爱,彷如母女一般,就连高阳公主和武媚娘都时不时的吃味……

房遗直最怕这个母亲,见到母亲发火,赶紧一缩脖子,嗫嚅着道:“没,没,没说啥。”

卢氏恨铁不成钢,手指头狠狠的点着房遗直的脑门儿,恼火道:“你说说你,成天到晚的看书写字、看书写字,结果呢,你都学到了啥?干什么都没个长性,你爹一辈子不求人,为了你舍了老脸求了一个工部书吏的差事,结果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不指望你如二郎那边纵横朝堂一路青云,可总得有个差事谋身吧?”

当着两个弟媳的面被母亲训斥,纵然房遗直迂腐的性格也有些受不住,面红耳赤,破罐子破摔道:“母亲能不能别总是拿孩儿跟二浪比……孩儿有自知之明,与二郎之天资,那当真是天差地别!您总不能将陶罐跟瓷器比谁好看吧?再者说,咱家有二郎顶着就行了,一世人两兄弟,他有能耐他就多担待,还能嫌弃我这个兄长无能不成?实在不行,就把父亲的爵位给了二郎,孩儿半句怨言都没有!就算现在不给,孩儿生不出儿子,将来也总要将二郎的儿子过继一个过来继承爵位,总归不还是他的……”

这等推卸责任之言辞,也就只有房遗直这等人能说得出来,气得卢氏差点一个倒仰,却惹得高阳公主与武媚娘差点笑出声……

这人迂腐的时候让人恨得牙痒痒,不求上进性情懒散,可也正是这种没心没肺的性格,使得家中少了许多争斗。若是放在别人家,面对如此能力卓越近乎于妖的兄弟,还不知得如何担心害怕将自己应得的东西给抢夺了夺去。

房遗直心态好,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自己不如房俊,那还有什么好争的?

反正是两兄弟,你有饭吃,难不成还能看着我挨饿?你越是能耐大,我就越是清闲,最好是什么事儿你都摆平了,我自然乐得自在。

至于爵位?

你喜欢,拿去好了,反正我生不出儿子,将来这爵位也得给你儿子……

这是迂腐,还是聪明?

没人说得清。

反正若是房俊铁了心的跟房遗直,房遗直是肯定抢不过的……而房遗直这种态度,完全不放在心上,你房俊就算是有心思,你也好意思?

你说是大智若愚也行,傻人有傻福也好,反正房遗直一直以来都是这种态度。

卢氏对这个儿子算是彻底服了,就让他在家里躺着享福吧,以她这等要强的性格,若不是幸好有一个二郎给她争脸扬眉,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憋屈死……

至于相公房玄龄?

哼哼,更是一个傻乎乎只吃亏不肯占便宜的老货……

卫国公府后院的小花园里,有一处八角凉亭,朱栏玉砌,甚为雅致。

此际百草枯黄秋风瑟瑟,院子里的景致难免凋敝萧索,唯有凉亭前一泓浅潭秋水盈盈,潭边三五蜡子树叶片渐渐转呈红色,热烈如火,倒映潭中,颇有几分诗情画意。

亭子四周围了一圈儿纱幔,挡住瑟缩的秋风,亭内拜访一张漆花案几,上面放置着一尊红泥小炉,此刻炉火正旺,淡蓝色的火苗伸伸缩缩舔舐着黄铜水壶的壶底,壶里的泉水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

苏定方跪坐于地,伸手轻轻将黄铜水壶提起,掀开壶盖稍稍晾了一会儿,再将开水注入路旁的茶壶之中……

洗茶、沏茶、分茶……等到清绿色的茶汤从壶嘴泄出注入茶杯,亭子里升起一股淡淡的茶香。

李靖抚掌笑道:“呵呵,当真想不到,你这老粗拿惯了刀枪的手,居然也能玩出如此雅致之神韵。”

他双眼神光内蕴,骨架宽大背脊挺直,须发皆以花白,精神却是矍铄。

苏定方呵呵一笑,恭声道:“大帅谬赞了,末将就是个粗人,哪里懂得这等享受?只是在华亭镇整日里与裴行俭这个二世祖厮混,那厮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最是痴迷于饮茶之道,末将见得多了,自然也就略懂一二。”

李靖伸手将茶杯拈起,放到陛下轻轻以嗅,继而浅浅的呷了一口,茶汤入喉,柔顺香醇,齿颊留香。

赞道:“这手艺当真不赖……时下茶道大行,王公贵族无不饮者。茶之为物,擅江河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祛襟涤滞,致清导和,中澹闲洁,韵高致静,时常静坐品茗,有助于陶冶情操、去除杂念。看来,你跟随房俊南下,这一步走得甚好,若是留在关中,则势必要于某这等将死之人同朽,现在官运亨通人生顺遂,可见一个人单单有能力还不成,更需要运道,需要提携,说白了,需要跟对人……”

说到后来,语气感慨。

这令他想起了自己……

他这一生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可谓用兵如神战功赫赫,然而落到今日这般落寞之田地,即是运道所至,更是因为跟错人。

回头想想自己这跌宕起伏的半生,有时候李靖自己都难掩惊诧,似乎自己有着一种不可解释的天赋,要么不站队,站队必站错……

当初李渊父子刚生出起兵之心思,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李靖,说是拉拢可能有些过,但绝对是极为重视。结果呢?李靖琢磨一边是如日中天的大隋天子隋炀帝,一边是小小的关陇李家,无论实力对比还是微言大义,似乎都不用做太多考虑,所以他干了干脆利落的干了一件事——实名举报!

幸好李渊父子危机公关做得好,使得杨广相信姨表兄弟李渊不会造自己的反,这件事暂且搁下,李渊有惊无险。

但李靖这个篓子算是捅下来了……

紧接着,杨广江都被弑,李渊起兵反隋,李靖投靠了过去,一路冲杀为李唐的诞生立下赫赫战功,举世瞩目,光芒耀眼。

结果这个时候,又有站队的选择摆在李靖面前……

其实也说不上站队,因为那时李靖已经是秦王府大将,面对秦王意欲发动玄武门政变,那还用选择么?自然是跟着老大走啊。可偏偏李靖这时候正义爆棚,觉得这是人家两兄弟之间的争斗,自己一个外人不一插手,于是他选择了中立……

当秦王府一众猛将密谋玄武门起事之时,他说要回家饮酒;当秦王府众将血染玄武门之时,他回到家中煮酒赏月;当程咬金冲上金殿面对李渊目眦欲裂的大喝三遍“请陛下退位”之时,他一瓮酒饮尽,又添了一瓮……

天鹅是高雅漂亮的动物,然而混在一群乌鸦当中,不会有乌鸦赞美羡慕你,只会说你不合群。玄武门之后,李二陛下声名狼藉,背负杀兄弑弟逼父退位之恶名,朝野唾弃,参与政变的将领也个个成了乱臣贼子,大家一起成了黑的不能再黑的乌鸦。

然而此刻的李靖却依旧高尚得像是一只大白鹅,往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程咬金在朝堂上胡言乱语、背地里恣意妄为,李二陛下为之一笑,毫不在意,毕竟是当年一起干过坏事一起挨过骂的,自己该打打该骂骂,但是别人动一根毫毛也不行;可是对于他李靖,却从不责骂,只有赞美。

言下之意:你不是自己人,不跟你瞎胡闹……

李靖叹了口气。

仔细想想,自己这一生所谓的刚直忠正,就当真是那般高尚了么?

李渊起兵之时,大隋刚刚经历东征的惨败,天下大乱民不聊生,江山板荡处处烽火,那时候大隋根基已毁,就算没有李唐,尚有杜伏威、窦建德、萧铣、王世充……群雄并起,逐鹿天下,哪里还有正与邪、对与错?

至于玄武门之变……

说实在话,当时李二陛下那般做法除了有对于皇位的觊觎之外,亦有不得不那么做的理由。他是秦王,天下第一王!决战天下的过程中功勋赫赫战绩彪炳,李建成岂能容他?

更何况当时的秦王天策府中猛将如云谋士如雨,这些人跟随秦王南征北战冲锋陷阵,可不是为了将来遭受太子李承乾的屠戮而豪不反抗,他们图的是爵位,是前程,是光宗耀祖,是封妻荫子!

所以,玄门之变乃是必然,不变也得变……

天下大势,不可违逆,可自己都在其中做了些什么呢?

李靖苦笑一声,唏嘘不已。(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8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