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威势】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威势】

引着房俊上楼的魏王府管事一脸尴尬,他本应出言唱诺,提醒大家房俊来到的,可惜晚了一步,正巧赶上柴令武说出那么一句不知死活的话语……

没错,在这位管事心中,柴令武说出这样的话就是不知死活。

若是以往,柴令武凭借其家世还可称得上是长安城内的顶级纨绔,无论对上谁,都有一争短长的资格。

可现在的房俊岂是他能够招惹?

管事偷眼去看房俊的脸色,见到这位面色未变,也琢磨不透房俊的深浅,只是想着您打死他都行,只是最好别在咱们魏王殿下的地盘动手……

心里腹诽着,赶紧高声道:“房尚书到!”

随着这一声喊,二楼大堂内陡然一静,说话的人下意识的尽数闭嘴,唯有那几位歌姬仍旧操着乐器,轻柔婉约的弹奏着曲子……

房俊拾阶而上,缓步向着长桌走过去,黑脸上神情似笑非笑,缓缓道:“刚刚还有说有笑挺热闹呢,怎地某这刚刚到来,便都不说话了?难不成,实在背后编排某的坏话?呵呵……”

看着房俊缓步走进,在座之人除去少数几人之外,尽皆感受到一股无可名状的压抑之感!

这厮气势太强,已经是房尚书了啊……

在座者全是皇子、公主、驸马,尽皆天之骄子,最顶级的世家子弟。

然而哪怕是身份尊贵如魏王李泰,手中之权势亦不能与房俊相比拟,遑论其他人?权力是男人的胆,当一个男人手握重权,就会天然的释放出一种无可名状的魅力和气质!

柴令武一张白脸阵青阵红,心头惶然,不知如何是好。

怎地随便说句话贬低一下房俊提升一下自己的形象,偏偏这房俊就正好听到了?

魏王李泰身为主人,自然不能任由房俊这股凌厉的气势压迫全场,甚至有可能借机发飙,这厮不是个随便捏的软柿子,况且他原本就跟柴令武颇多嫌隙,指望这厮自觉给自己面子……李泰没觉得自己有这么大的脸。

他较之以前瘦了一圈儿而且黑了许多的脸上洋溢着亲切的笑意,居然亲自起身,热情的招手:“二郎怎地这么晚才来?快快快,到本王身边坐,今日咱们好生喝几杯,不醉不归。”

在座一众皇子、公主、驸马并未对这番话觉得有何不妥。

论年纪,房俊可说是此间最年幼者,论辈分,高阳公主在李二陛下女儿之中排行落后……然而包括魏王李泰在内,没人觉得房俊坐在李泰的身边有什么不对,甚至理所当然。

毕竟在场诸人当中,谁也不敢自大到可以无视以为事实上的兵部尚书……

然而出乎预料的是,房俊微微扫视全场,便意外的见到长乐公主与晋阳公主正坐在李泰左手边的位置,此刻长乐公主低垂眼帘,晋阳公主却纤手招了招,甜甜的唤了一声:“姐夫!”

又给房俊招来一阵羡慕嫉妒恨……

房俊微笑着摆摆手,拒绝了魏王李泰的邀请,而后冲着晋阳公主眨眨眼打过招呼,缓步走到柴令武身旁,笑着对魏王李泰说道:“殿下不必客气,客随主便,微臣坐在这里就好。”

说着,他拍了拍柴令武身旁一个俊秀男子的肩膀一下,一脸微笑,道:“兰陵公主未至,窦驸马何妨去跟魏王殿下亲近亲近?就把这个作为让给小弟吧。”

这俊秀男子乃是兰陵公主的驸马窦怀悊。

此人出身名门,祖父乃是北周权臣、神武郡公、上柱国、荆州刺史、杞国公窦毅,就是那位让人在门屏上画了两只孔雀,凡是两箭各射中一只孔雀眼睛的就招为女婿,结果李渊上前“啪啪”两箭连续中的,被选为东床快婿……

窦怀悊的姑姑,便是李二陛下的母亲太穆皇后窦氏。

至于李二陛下的表弟为何娶了他的女儿,这个不必深究……

窦怀悊虽然出身名门,却并无纨绔之气,平素喜好读书著史,对于“才高九斗”的房俊无比钦佩,闻言并未觉得有何不妥,喜滋滋的站起身去到魏王李泰身边坐下,将自己的作为让给房俊。

房俊大马金刀的坐下。

身旁的柴令武只觉得一股凶猛的气息扑面而来,犹如邻座卧着一头猛虎,随时随地都能猛地扑上来将他一口咬死……居然下意识的打个冷颤,身子微微向着远离房俊的一侧歪了歪,那一侧是他的妻子巴陵公主。

见到自家夫婿居然被房俊吓成这样,巴陵公主秀眸一瞪,凶巴巴对房俊道:“你这人怎地恁般豪横?”

房俊尚未回话,晋阳公主不干了!

小公主抿抿嘴,小脸儿绷得紧紧的,不悦道:“七姐你还讲不讲道理?父皇说过,闲谈莫论人非,静坐常思己过,柴驸马嚼舌头说姐夫的坏话,非是君子所为,你怎的还能诬陷姐夫豪横呢?”

小丫头清脆的嗓音在大堂之上回荡,一众兄弟姊妹尽皆无语。

同样都是驸马,一个是直呼“柴驸马”,一个则亲切称呼“姐夫”,差距怎地如此之大呢?

巴陵公主素来骄横惯了的,可是晋阳公主字字在理,她一时无法反驳,也不敢对这个父皇的掌上明珠出言呵斥,一张秀美的脸庞涨得通红,尴尬的要死。

柴令武更是羞愧非常,无地自容。

小公主“非是君子”的评语令他恨不得刨个地缝钻进去不出来……

脸上火辣辣的疼。

他也自懊恼,自己怎地就没管住这张嘴,非得要说这种话语作甚?就算是房俊今日不来,依着晋阳公主跟房俊的交情也非得将这话儿传过去不可,原本与房俊便有龌蹉嫌隙,这下子更是得罪得死死的,想要转圜亦是不能,怎地就这么嘴欠呢……

长乐公主用公筷夹了一块烟熏鹿肉放在晋阳公主面前的碟子里,淡淡道:“这个好吃,补虚赢,益气力,多吃一些。”

多吃,少说。

“哦……”

晋阳公主吐吐舌尖,明白这是姐姐怪自己话多,赶紧低下头乖巧的夹了鹿肉来吃,再不敢帮衬房俊说话。

桌上气氛一时很是古怪尴尬……

魏王李泰满心无奈,今日他召集一众兄弟姊妹饮宴,无论从一方面来说房俊都是必须请来的,可谁知道这厮劣习不改,一到场就差点掀桌子?不过话说回来,柴令武这混账也是嘴贱,明明惹不过房俊,还说那些尖酸刻薄冷嘲热讽的话语干嘛?

自己找不自在么……

他只得举起酒杯,笑道:“都是自家兄弟姊妹,平素磕磕绊绊自是难免,可谁也不能记恨在心,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嘛……来来来,都端起酒杯,今日恩怨搁置,只叙情谊,饮圣!”

“饮圣!”

“饮圣!”

太子未至,便以魏王为尊,他开了口,谁能不给面子?诸位皇室子女一起举杯,开怀痛饮。

都是天潢贵胄,即便平素相互之间颇多龌蹉,但是在这个场合却也懂得收敛,就连房俊也只是朝着柴令武开了一炮,便不再揪着不放,只是一脸阳光般的笑容,一杯接着一杯的敬着柴令武酒……

柴令武如坐针毡,不敢不喝,谁知道自己若是拒绝了,下一刻这个棒槌会不会直接将酒壶砸在自己脑袋上?

巴陵公主更是憋屈得不行,眼瞅着自家驸马在房俊面前战战兢兢宛如鹌鹑一般,心中愈发气儿不顺。

眼珠儿转转,便窥得房俊敬酒的空隙,笑着问道:“刚刚萧驸马言及萧家欲将族女许配房驸马为妾,这可真是一桩美事。素闻房驸马怜香惜玉,家中妾侍都能执掌家业管理财物,能给房驸马做妾,亦不知萧家的那一位族女是修了几世的福分,真真羡煞旁人。”

这话就是明显的挑拨离间了……

房俊的正妻乃是高阳公主,结果家中众多产业却是交由武媚娘打理,高阳公主好不过问。开明的人会赞一声房俊一视同仁,高阳公主开朗大度,挑事的人则难免污蔑房俊有“宠妾灭妻”之嫌。

在座都是皇室子女,与高阳公主一奶同胞,此刻说出这话来,难免让人觉得房俊目中并无天家,轻则生出隔阂之心,重则会有人当即跳出来叱责房俊……

不可谓不阴险。

天家威严不可冒犯,无论房俊的心思到底如何,但妾侍操持家中大权毕竟是事实,难免有轻视高阳公主的嫌疑,在座之人脸色便尽皆难看起来。(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8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