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无题】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无题】

为夫之道,自然要和谐共处、雨露均沾才对。

公主殿下被房俊折腾得骨酥筋软,房俊自然不会放过在一旁面如火烧春心萌动的武娘子,拖入浴桶又是一阵胡天胡地……

待到折腾得尽了兴,侍女们进来为主人们更衣,发现浴桶里的水溅得满地都是,一个个红着脸庞,又是羞涩又是哀怨的眼神不断的往房俊身上瞟。别人家的公子哥儿恨不得将府里的侍女挨个的祸害一遍,可是咱家这位哪怕自己千肯万肯,等闲却绝对不会动一下侍女们的手指头。

曾有一次听公主殿下问及此事,二郎说都是好人家的女孩子,在这里为奴为婢也就罢了,若是再被自己祸害,将来出府之后如何能够找得到一个好人家?男人皆好色,但是亦要懂得节制与体谅,否则与禽兽何异?

侍女们感动得一塌糊涂,这话后来传扬出去,坊间市里尽皆称赞二郎乃是真正的君子……

大唐风气开放,房家这等顶级人家出去的侍女各个如花似玉知书达礼,持家有道教子有方,即便非是完璧之身,嫁入寻常人家亦是如珍似宝一般看待,只有那等自视为上等人家的才会在乎什么贞洁。

似房俊这等充满男儿气慨又身居高位的年青郎君,不知多少贵妇垂涎三尺,这些侍女整日里侍奉左右朝夕相对,焉能不春心荡漾?

此刻难免耳鬓厮磨上下其手,搞得房俊刚刚倾尽的火气渐渐有抬头之势……

最后还是秀儿和秀玉秀烟等侍妾前来,这才解了房俊的尴尬。

回到房中,房俊将一妻一妾搂着,来了个大被同眠。

高阳公主侧过身子,一条腿搭在房俊腿上轻轻磨蹭,很是享受那种肌肤相贴的温热之中带着细细的酥痒,秀眸闪闪发亮的看着房俊,提议道:“要不……我和媚娘也一起随你南下吧?都说江南风光秀丽不同于关中,想去看看……”

武媚娘也来了精神,从另一侧抬起头,以手托腮,附和道:“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华亭镇距离这两地都不远吧?郎君,要不就让妾身与殿下跟着您同行吧,既能一路照顾你,也能让我们领略一番江南风韵。”

时代的局限,哪怕大唐再是风气开放,亦不可能让女人随随便便的周游各地,多少女人在一个村子里出生,嫁给同一个村子的丈夫,一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可能就是镇子上的圩市……

千古以降的习俗,男尊女卑的现实,将女子死死的束缚,不仅束缚了她们的身体,更束缚了她们的灵魂和思想。

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这个时代里,能够勇于提出到处去走一走、看一看的女人,已然可以标贴上“进步青年”、“反抗命运”的标签……

房俊自然不会听那些“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屁话,女人虽然顶不了半边天,但在后世照样可以创造出三分之一的国民生产总值,而在古代,这一部分的能力完全被压制了。

什么是强国?

强国最基本的一个标杆,就是人口。

如果能够解放出占比人口一半的女性参与到社会生产当中,大唐庞大的人口基数将会愈发傲视全球。

当然,也是绝对不可能在唐朝实现的……

房俊想了想,说道:“我这一次南下事务众多,怕是也没机会陪着你们。不若等到来年开春,届时江南船厂建造的几艘大船都将竣工下水,我把它们派来长安,接上你们一路风风光光前往江南,岂不更好?亦可以顺带着将长乐公主和兕子带上,小丫头没出过远门儿,定然稀罕得不行。”

高阳公主哼了一声,搁在房俊胸口的纤手一下子往下移去,抓住了把柄,威胁道:“老实交代,带上兕子是假,顺带着拐带长乐姐姐让你有机可趁才是真,对不对?”

要害被捉,房俊脸色都变了:“你这疯婆子速速松手,你要谋杀亲夫还是怎地?”

高阳公主洁白的贝齿咬着下唇,不屑道:“软塌塌好似鼻涕虫一般,谁稀罕?”

武媚娘在一旁吃吃地笑。

这就不能忍了……

房俊恼羞成怒,一把将高阳公主翻过来,自己则翻身便将其骑在身下,一抬手,“啪”的一声在翘臀上狠狠拍了一记,怒道:“谁是鼻涕虫?”

高阳公主吃痛,尖叫一声,像是鱼儿一样扭动不休,不服软道:“你是你是你就是……”

谁知她这么扭来扭去,将房俊刚刚连番恶战之后剩余不多的火气给扭了出来……

房俊伸手就把公主殿下的亵裤扯了下来……

后臀一凉,清晰的感受到房俊的变化,高阳公主顿时懵了,两条小细腿不停的扑腾,可是她那么点力气,如何能将精壮如牛的房俊掀下去?扑腾了几下,自己累得喘不上气,房俊依旧在身后稳坐如山跃跃欲试,赶紧偏过头,惨兮兮的看着乐不可支的武媚娘,哀求道:“媚娘救我。”

武媚娘果断摇头:“才不要,刚才已经把我自己搭进去了,现在就劳烦殿下多多担待吧。”

高阳公主料不到武媚娘这般干脆的拒绝,顿时不满道:“他收拾完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咱俩得团结起来对抗邪恶!”

谁邪恶?!

房俊气得狠狠又拍了一巴掌,雪白的臀尖儿一片绯红。

武媚娘眨眨眼,忽而一笑:“你当他是铁打的呀?折腾完殿下你,怕是就没力气再折腾我了……”

高阳公主顿时怒道:“媚娘你好奸诈!你……嗯哼!”

窗外月色正浓,夜风吹皱池水……

翌日清晨,房俊顶着黑眼圈儿爬起身,侍女服侍着洗漱的时候哈欠连天,惹得侍女们纷纷掩口娇笑。

房俊叹了口气,暗暗叫苦。

果然温柔乡是英雄冢,昨夜连续奋战几近子时,最后实在是灯枯油尽无以为继,放在武媚娘哀哀求饶声中鸣金收兵……似这等毫不节制的床第之欢,最是伤身,往后定当注意才行。

只是昨夜想到即将别离,再加上妻妾小意逢迎,这才情难自制……

用过早膳,穿上官袍,李二陛下派来的内侍前来,说是皇帝命他即刻入宫。

房俊便知道,李二陛下这是下了决定,命他前往江南整顿皇家水师,出海与高句丽的水师寻求一战,将之歼灭……

等他来到太极宫,被内侍引着进了神龙殿一侧的书斋,便见到李二陛下一身常服端坐在书案之后,李绩、李道宗、程咬金、尉迟恭、李大亮、张士贵等一众猛将名帅尽皆在座。

房俊上前先是对皇帝施礼,继而对在座诸位一一施礼,这才坐到最末的位置。

没办法,无论辈分还是资历,这等非正式的场合下,他这位检校兵部尚书也只能敬陪末座……

刚刚坐下,便有内侍奉上香茗。

房俊拿起茶盏,先打了个哈欠,这才缓缓的呷了一口。

程咬金捋须微笑:“年青人,不能仗着身板儿好恢复快便毫无节制,这等事纵然快活,可若是年青是不知惜力,到了吾等这样的年岁,就怕是有心无力了……呜哈哈!”

说到最后,促狭的大笑起来,标志性的魔性笑声响彻书斋。

李绩微笑不语,张士贵则笑道:“大好男儿,若不能餐牛斛饮、夜御十女,有何快哉?”

他与房俊素来亲厚,出言替房俊说话。

程咬金嗤之以鼻:“忽峍小儿,你可拉倒吧,就你那杆银样蜡枪头,也敢吹嘘夜御十女?当心风大闪了舌头!”

“忽峍”乃是张士贵本名……

众人大笑,张士贵倒也不恼,只是摇头苦笑,这个混世魔王若是一天不损人,那就浑身不自在。

李道宗年纪轻一些,也跟房俊关系不错,规劝道:“还是应当注意一些的。”

并未深言,点到即止。

程咬金驳斥道:“虽然忽峍的话吹牛皮,可也在理儿。酒色财气,乃是男儿之本尊。若是这也克制那个克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陛下富有四海、御极天下,不也是夜夜笙歌后宫佳丽如云?男人,就得敞开了活!”

李二陛下原本是想要敲打房俊两句,莫要贪恋床底之事,可是被程咬金这么一说,再想想这方面自己实在是没什么资格教训房俊,只得悻悻的瞪了不知是随口胡言亦或是存心给自己添堵的程咬金一眼,咳了一声,正色道:“说正事儿……”(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9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