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败家败出新境界】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败家败出新境界】

码头旁边樯橹成林、舟楫如云。

汉商、胡商混杂一处,无数的商船在一条条娇小灵活的挂着红旗的船只引领下缓缓的靠向各自的埠口,铁制、木制的吊杆将船上的货物卸到码头上,由一辆辆异常宽大的平板牛车将货物运输到制定的仓库,亦或者反过来,将货物从仓库运出,一一装载到船上……

无数的商贾、水手、船员、脚夫、力士各自忙碌,将这座码头渲染得热闹非凡、沸反盈天。

即便是在文书上屡次见到华亭镇的奏折,即便见多了关中的繁华,但是此时此刻,哪怕是曾经身为宰辅执掌这个帝国的房玄龄和统御千军万马的李靖,亦不得不被眼前的繁华兴盛所震撼!

江南一隅,曾经的盐碱荒滩,居然成为如今这副繁华的模样……

码头上,一身官服的王玄策正带着几名官吏等候在此,见到房玄龄的坐船,连忙命人上前指引靠岸,并且迅速搭好跳板,正欲上船参见房玄龄,却发现房玄龄已经同一位须发皆白却身姿挺拔的老者一前一后走上岸来。

王玄策上前两步,一揖及地,施礼道:“卑职见过房相,见过卫公。”

房玄龄上下打量王玄策一番,温和笑道:“你是王玄策?”

对于儿子手底下这个从守门卒一路窜起的奇人,房玄龄曾在长安见过几次,只是却不知何时居然到了华亭镇。

王玄策见房玄龄认得自己,顿时觉得无比荣光,恭敬道:“正是卑职。”

房玄龄欣慰点头,激励道:“英雄不问出身,况且你虽然是太原王氏远支,到底也比那些出身寒门的士子强的多。家世很重要,但是自身的才华和努力更加重要,眼下大唐日新月异,朝廷亟需更多有能力的年青官员做出贡献,陛下赏罚分明,只要做出成绩,必定前程无量。沉下心做事,那就不会吃亏。”

“喏!”

王玄策恭恭敬敬的说道:“多谢房相教诲,卑职定然铭记终身。”

房玄龄对于这个年青人观感甚好,颔首道:“不过是老匹夫上了年岁,唠叨话多了一些,爱听就听,不爱听便罢,现在的年轻人啊,主意多着呢……裴家那小子为何没来?”

裴行俭的父兄尽皆曾在瓦岗李密麾下效力,房玄龄与其并不熟识,不过却不妨碍房玄龄对于裴行俭的欣赏。相比于自家那个胡作非为的二郎,他显然更喜欢世家公子哥儿气质才学出众品德优良的裴行俭。

按理说自己抵达华亭镇,身为华亭镇一把手的长史裴行俭定要前来相应才是,莫不是出了什么紧急事务……

果然,王玄策恭声道:“回房相的话,因为蛇山岛灯塔发生坍塌事件,十数名民夫丧生,数十人受伤,故而裴长史不得不赶去处置,命卑职再次迎候房相、卫公,失礼之处,还望房相、卫公海涵。”

“蛇山岛?灯塔?”、

房玄龄一脸疑惑,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即便身为宰辅执掌整个大唐帝国,亦不可能对于天下各地的名称铭记于心,起码“蛇山岛”这个名字他就从未听闻。

而且……灯塔,那是什么东西?

房玄龄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家那个混账儿子又异想天开,琢磨出来什么好玩的东西……灯塔,顾名思义,就是漂漂亮亮的高塔按了一盏灯,这玩意除了好看好玩,还能干啥呢?

公元前270年,一群希腊建筑师在法洛斯岛上建起了世界上有记载以来的第一座灯塔,为进入亚历山大港的船只指引航向,后来,这座灯塔成为古代世界七大奇迹之一。

自后的数百年间,古罗马人仿造亚历山大灯塔建造了很多灯塔,矗立在一处处港口。

然而在从来都不重视海洋的华夏大地上,直到大明洪武二十年,才在福建惠安县由民间集资建成了华夏第一座灯塔,崇武灯塔……永乐十年,官府在长江口浏河口东南沙滩上筑起一座“方百丈、高三十余丈的土墩,其上昼则举烟,夜则明火“,指引船舶进出长江口。

所以即便是博学如房玄龄,亦不知这“灯塔”为何物……

王玄策解释道:“就是在蛇山岛上砌筑一个高达八十丈的高塔,上面每到夜晚便会燃起火焰……”

房玄龄瞠目结舌:“八十丈高?”

他固然不懂得土石建筑,但是他懂得算数,八十丈高的塔……娘咧,二郎个混球是想要将天捅出个窟窿不成?

王玄策傲然道:“没错,八十丈高!因为在决定修筑这座灯塔的时候,二郎曾言在遥远西洋的亚历山大港由天下第一座灯塔,高七十丈,咱们要修就得比他高,所以要八十丈!”

人家修了一个七十丈的灯塔,你特娘咧就得修一个八十丈的?

房玄龄觉得脑仁疼,这说法很无聊,但的确是他那混账儿子的做派……

最关键的是这混账在长安居然对此事只字未提,这简直不可饶恕!

房玄龄忍了忍怒气,毕竟当着外人的面,还是要给自家儿子留一点颜面,吸了口气,身旁的李靖忽然问道:“这灯塔,造价几何?”

房玄龄楞了一下,心中一揪,紧张的看向王玄策。

他明白李靖因何有此一问,如此巨大之灯塔必然造价不菲,华亭镇虽然税赋天下第一,但那毕竟是朝廷的钱,用来修筑一个如此华而不实的玩物,若是被御史言官们逮住,弹劾一波几乎是必然的。

这个兔崽子……

王玄策一时间没能领会二人的担忧,随口道:“这灯塔乃是由聿明氏与二郎一同设计,建设需要耗时两年,总造价达到六十万贯……”

“……”

房玄龄只觉得有点上面东西堵住了自己的心脉,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六十万贯……

败家子啊!

就算咱家钱都是你挣的,就算六十万贯咱家确实拿得出,可是修建这么一个东西就要花费一个中等州府一年的赋税……你特娘的是要作死吗?

即便是温润平和如房玄龄,这次也压制不住火气了,气得胡子乱颤,脱口骂道:“胡闹,简直胡闹!此子无法无天恣意妄为,是不是认为这天底下已经没人管得了他了?这不当人子的东西!”

李靖也摇头叹气,不知说些什么才好:“这二郎……还真是有气魄啊!”

六十万贯!

好家伙,李靖自认自己的气量已经够大,可是跟人家房二郎一比,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这个数额,怕是得被御史言官们弹劾一百遍,不死不休。

若是换了隋炀帝那般暴虐的皇帝,直接拉出去砍了也未必不能……

恰好这时有一群商贾从旁经过,听到房玄龄和李靖的话语,其中一人站定脚步,瞪着房玄龄道:“这位老丈好生糊涂,房二郎修建灯塔乃是为了造福苍生,这个灯塔修建之后,不知有多少渔民商船得以庇佑!如此善举,怎地到了你口中便成了恣意妄为的胡闹?再者说,六十万贯也好,六百万贯也罢,那也是人家房二郎自己的钱,花与不花,与你何干?”

他身旁一人瞅了一眼一身官袍的王玄策,见他官职不高,便也不甚在意,附和说道:“房二郎宅心仁厚,不忍见到每年无数的渔船商船进入长江口之时因为迷失航道导致触礁倾覆,故而出资修筑这座灯塔,甚至为了杜绝可能引起的麻烦,拒绝了吾等捐资的建议。此等善行,足以使得无数渔民海商为其设生祠、供香火,如何就得了您这么一句‘不当人子’的评语?”

一旁的王玄策装傻充愣闭口不言,任由这两个商贾怒怼房玄龄,一点出面制止的意思都没有,显然也对房玄龄训斥房俊的话语不以为然。

房玄龄哭笑不得。

没想到因为怒骂了自家儿子两句,结果被“路见不平”的路人给教训了……

可他是什么人?宰相肚里能撑船,倒也不至于为此生气,跟这几个商贾好生计较一番,看看我这个老子到底能不能骂自己儿子一句“不当人子”。

他更在意的是……这六十万贯居然是那混账自己掏腰包?

那几个商贾路见不平,将房玄龄和李靖教训一顿,大抵是因为有要事在身,急匆匆的走了,留下房玄龄和李靖相视苦笑,摇头不已。

不过两人心中一样的疑惑:这价值六十万贯的灯塔,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9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