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名垂千古】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名垂千古】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房玄龄则微微蹙起眉头,看着一旁尚在救治的不少受伤民夫,问道:“发生何事?”

裴行俭叹了口气,羞愧道:“由于监工急着追赶工期,未能及时对吊杆上的绳索检查加固,导致绳索松动吊杆垮塌,重达千斤的石块从半空坠落……都是卑职一时失察,方才酿成如此大祸,实在是羞愧无地,还请房相责罚。”

房玄龄看了看地上的血迹,还有一旁受伤、死去的民夫,面色凝重,缓缓摇头道:“当务之急非是追责,而是要谨记教训,务必不能让类似的事故再次发生,另外,无论死伤,都要优厚抚恤。”

“喏!”

裴行俭应了一声。

王玄策对房玄龄和李靖二人告了一声罪,走到一旁去指挥对伤亡人员的救治,裴行俭则留下来陪着两人。

李靖背着手,仰起头,看着面前这一个宽达十丈已经建成大概七八丈高的正方形塔基,问道:“这灯塔预计多高?”

裴行俭道:“全高四十九丈。”

李靖奇道:“大衍之数?”

《易经》有云: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

这句话是《易经》的精髓,更隐藏着《易经》背后的全部秘密。为什么虚一不用?这是几千年来历代易学大师冥思苦索,孜孜以求的千古谜团。不过虽然未曾有人能够精辟的予以解答,但普遍公认这句话便是《易经》构架的运转基础,是天地之道。

这座前所未有的恢弘建筑,取了这么一个数字作为尺寸,寓意很好。

裴行俭点头道:“这只是其一,还有一个原因,据那些大食国的商贾说,在遥远的西洋有一个港口叫做亚历山大港,那里有一座人世间最高的灯塔,高达四十丈,所以二郎觉得既然要建,那自然要超过它,成为天下第一才行。”

李靖无语……

即便不通土木之术,但是他也知道这等建筑越高越难以建造,尤其到达一个顶点之后,每增高一寸面临的困难可能都是前所未有的,需要耗费极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去解决。

他对房俊的看法之中不自禁的又加了一项:有钱,很任性……

一旁的房玄龄也不知说什么好。

败家子没用华亭镇的公帑,全部自掏腰包,也就不存在被御史言官弹劾的隐患。然而就算是房玄龄的淡泊名利、视金钱如粪土,面对“六十万贯”这个天文数字,也有些瞠目结舌。

这得是多大的工程?

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这灯塔建成,需要耗时多久,是否坚固耐用?”

裴行俭负责这项工程,各种情况自然是熟稔于胸,开口道:“其实这灯塔看似高大巍峨,建造起来并不难。咱们有水泥作为粘合剂,又有各种吊杆、滑轮装卸石料,建筑速度很快。只是整座灯塔都采用石料堆砌,需要耗费大量的石料,华亭镇附近并无天然的采石场,这些石料都是从牛渚矶的南山矿场附近一座临江的山上运输过来的,开采之后直接装船,水路运输至此,并不耗费多少人力。至于坚固程度自然最最重要的,按照聿明前辈的估算,只要不遇上大的地震,不被人为拆毁,这座灯塔足可屹立千年以上。而二郎的要求,则是最少要屹立一千四百年……”

房玄龄和李靖尽皆愕然。

一般来说,这个数字应当只是估算的一个大概,大家说出来的时候都会取一个整数,诸如一百年、一千年、两千年这种。

可是这个“一千四百年”就有些蹊跷了,明显与平素的习惯不符,难道其中还有什么深意?

任他俩一个智谋绝世、一个统御千军,却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房俊为何要弄出“一千四百年”这样一个数字……

房玄龄无奈叹气道:“纵然没花朝廷的钱,建成之后也的确有用,可是这等工程太过巨大,人员伤亡在所难免,若是因此死的人多了,于心何安?”

裴行俭对此却颇不以为然,他肃容道:“现在可能有很多人对二郎的举措不甚了解,不明其意,认为不过是哗众取宠任性妄为。可您若是再深一层去想,如果这座灯塔当真能够屹立千年,将会有多少渔民、商贾会因此而受益?长安那些贵人们喜欢建造浮屠积累功德,可是在卑职看来,一万座浮屠,也比不得一座这样的灯塔!”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样一座灯塔如果屹立千年,能够挽救多少人避免迷航、触礁的危险?

裴行俭看着那边伤亡的百姓,说道:“岛下运输石料的船只,这边参与建筑的民夫,其实有很多都是周边的百姓自发组织起来的,工地上只提供饭食、住宿,没有一文钱的工钱拿。不是吾等不给,是他们不要。因为他们知道这样一座灯塔建成,对于他们的子孙后代有着怎样的庇佑,所以哪怕是伤了、死了,至今为止,也没有一个家属哭闹。”

房玄龄和李靖沉默不语。

皆认为房俊建造这座灯塔只是一时玩性大发,却不料其中竟有如此之深意。

房玄龄问道:“可有图纸?”

他对待这座灯塔的情绪从愤怒、不屑、无奈,直到现在的郑重其事,因为他还看出了这座灯塔除去指引导航之外的另一个用途。

裴行俭道:“自然是有的,请随卑职来。”

说着,引着两人走向另一侧的一排简易房舍。

房舍内布置很是简洁,并无多余装饰,只是中间有一张宽大的木桌,上面放置着一些厚厚的图纸。

裴行俭道:“二郎只是提出修建这座灯塔的建议,整个施工的设计和图纸,却尽皆来自于聿明氏十几个子弟的计算。”

房玄龄和李靖走上前去,一张一张翻阅。

整座灯塔由两层组成,第一层是基座,方形结构,里面有大大小小多个房间,用来作点燃灯火的燃料库以及工作人员的住处,第二层则是八角型的塔身,中间有上下的螺旋楼梯,直通塔顶的灯室。

房玄龄翻看着图纸,感受到这座尚未建成的灯塔的壮观巍峨,愈发肯定自己的猜测。

看似一座简单的灯塔,可若是它当真能够屹立千年而不坍塌,那就已经不是一座灯塔那么简单,甚至可以成为一种象征,一种图腾,屹立在长江与大海的交界,让天下各族人都能看到汉人的伟大!

李靖翻看着图纸,蹙眉道:“这座灯塔完全是石料建筑,连一些铜制、铁制的器物都没有?”

裴行俭点头道:“是的,二郎曾特意叮嘱,绝不能够有一分一毫的铜器,因为在极端的情况下,那有可能是导致这座灯塔被人为拆毁的原因、”

都是聪明人,裴行俭隐晦的说了这么一句,房玄龄和李靖立刻就明白过来。

何谓“极端之情况”?

无非是改朝换代,这座岛上再无水师驻守,全无戒备之时……

人心贪欲,若是这灯塔上有一些铜铁之物,说不得便有人上来拆除,从而有可能导致灯塔的坍塌。而全部都是石料,就不虞有这样的担忧,这座岛四面环海尽是悬崖峭壁,若是想要将这些石料拆除运走就需要极大的人力物力。

问题是,谁闲的要死会拆一堆石料拿回家去?

人祸基本不存在了,若是再无天灾,哪怕是神州板荡改朝换代,这座灯塔依旧会依旧矗立在这里,任凭风吹浪打,冷言看着神州大陆,我自巍然不动!

李靖满眼都是羡慕嫉妒,拍了拍房玄龄的肩膀,赞叹道:“只要这座灯塔不倒,他房俊之名,你房家之名,就会永远在天下流传,哪怕将来沧海桑田,照样有无数的后人念着这座灯塔的恩惠,万世流芳。”

娘咧!

这个棒槌看似每件事都不着调,很是恣意妄为的样子,可为何偏偏到了最后却总是能够收获最大的不可思议的效果呢?

再叹一声,李靖喟然道:“瞧瞧咱家的小子,再瞧瞧您家的这位,生子当如房遗爱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9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