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不思量,自难忘】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不思量,自难忘】

掌灯的宫女将手里的宫灯熄灭放在一旁,两人一起上前复命。

长乐公主静静的听完,并未多说,只是淡淡的颔首道:“知道了。”

两个宫女便起身走到卧房之内铺设被褥,燃起熏香。

掌灯宫女忍不住,见得四周无人,便压低声音道:“你说,咱家殿下到底是不是看上房驸马了?”

另一个宫女沉默一下,幽幽道:“就算看上了又怎样?他是高阳殿下的驸马,咱家殿下总归不会去跟自己的姊妹抢男人,或者两女共侍一夫吧?若是寻常百姓家倒也无妨,可是在皇家……绝无可能。”

“唉……咱家殿下当真是个苦命人呢。”

“谁说不是?长孙驸马看上去文质彬彬温文尔雅,谁知道却是狼心狗肺,当初居然能干出挟持殿下那等事?想必殿下的心定然都伤透了,一个女子委身这样的男子,真是可怜。”

“可惜了殿下这等相貌品性尽皆一等一的人儿,你说,这是不是就叫做天妒红颜?”

“谁知道呢,若是当初没有长孙驸马,陛下直接将殿下许配给房驸马,那该有多好。房驸马跟殿下真的很般配呢,两人一刚一柔,都是聪慧伶俐,性格互补不说,将来生下的孩子必然也是又好看又聪明……哎呀!”

这宫女正一边铺着褥子一边细声说着,冷不丁一回头,便见到自家殿下修长优美的身姿就静静的立在门口,吓得她尖叫一声,一骨碌从床榻上滚下来,跪在地上磕头,声音颤抖着哀求:“殿下,奴婢知错,奴婢知错,您饶了我这回吧……”

另一个宫女也吓得瑟瑟发抖,鹌鹑似的跪着,头也不干抬。

这会儿她俩说的话已经不仅仅是轻薄驸马那么简单了,苛刻一些,几乎可以认定为毁坏自家公主清誉,打死都不冤……

长乐公主悄然静立,清声道:“没人张嘴二十,自去女官处领罚,下不为例。”

“多谢殿下宽宥,奴婢再也不敢了……”

两个小宫女如蒙大赦,赶紧谢恩,爬起身跑出去领罚。

长乐公主反身走回软榻上倚着,将先前看得那本书有捧起来,却连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烛光映在她的脸上,秀丽无匹的容颜如同染了一层淡淡的胭脂,平添几分妩媚,神情古井不波,不见喜怒。

心里却早已黯然神伤。

宫女们碎嘴,随便说一些浑话她并未放在心上,就算这些人不说,外头也总有人会说,她并不在意那些风言风语。

只是刚刚宫女口中的“孩子”两个字,却深深的刺痛了她……

她是一个女人,是一个衣食无忧金枝玉叶的女人,亦是一个合离之后单身的女人。

每到夜深人静,孤独,总是最最令人难以下咽的滋味儿……

长乐公主自软塌上坐起,将膝盖抱在怀里地主下颌,长长的睫毛垂下,眼眸盯着自己晶莹纤秀的足尖。

烛影摇红,夜凉如水。

房俊回到府中,一手夹着锦盒跃下马背,将马缰甩给上前来的家仆,问道:“殿下和武娘子都在家中?”

“是,殿下一日未曾出门,武娘子下午的时候从码头那边回来,本来想等着您一起用晚膳的,不过听闻二郎您被陛下宣召入宫,便早早用了晚膳,此刻正在后院。”

房俊点点头,道:“不必知会两位夫人,某先去书房处理一些事情,你将晚膳送到书房里来。”

“喏。”

家仆恭谨应下,先将马匹交给一旁的小厮牵去马厩,自己则亲自去往后厨准备晚膳。

房俊自来到书房,等到侍女来侍候他洗脸净手,然后将侍女斥退,这才坐到书案之前,将锦盒放在书案上,轻轻打开。

锦盒里铺着黄色的丝绸,一枚菱形的平安符静静放在中间,拴着红色的线绳。

看上去有些旧……

房俊伸手拿出来,放到鼻尖嗅了嗅,一股如兰似麝的淡香萦绕在鼻端,不由笑了起来,心情彷如阳光破开乌云普照大地一般明澈敞亮。把玩了一会儿,将之珍而重之的放回锦盒,将锦盒放到书橱的最上层。

家仆送来晚膳,一盘羊肉炒菘菜,一盅人参枸杞鸡汤,一碟酱制牛肉,一碟醋芹,还有一条清蒸鲤鱼,房俊心情好,胃口大开,两大碗饭下腹,更是将这些菜吃得七七八八。

命人将残羹撤走,沏了一壶浓茶,摊开书案上装订起来的一个厚厚的本子,那是工部和将作监在设计扩建无漏寺的过程中遇到的困难问题,谁叫以石质建筑为主是他房俊出的主意呢?

你捅出的篓子,自然要你来补锅……

历史上扩建无漏寺是太子李治完成的,并且将无漏寺更名为大慈恩寺,以纪念亡母长孙皇后养育之恩。现在李治还被圈禁着呢,这件事却未曾湮灭,而是换了李承乾主持,李恪负责具体事物。

那天嘴贱,阻止了李二陛下试图以国库钱财扩建无漏寺的举动,自然就得想出一个省钱又高明的法子来替代,否则不仅这位不肯吃亏的皇帝饶不了他,就连负责建造的李恪也会跟他没完……

房俊的想法,是将未来大慈恩寺的主体建筑全部换成石头建筑。

相比来说,石头比起珍贵的木料在价值上不过十之一二,难就难在采石运输这一块,不过大慈恩寺的工程浩大,乃是皇家重点工程,挖掘一条河渠将大慈恩寺与曲江连接起来便成为一条沟通长安内外的水道完全可行。如此一来,只需要在长安附近的山岭采石,就可以凭借四通八达的水道将之运至长安城内,方便快捷,省时省力。

再者,眼下乾陵的工程已然接近完工,汇聚天下各地的优秀石匠即将返回原籍,可以趁此时机命其修造大慈恩寺,否则若是以木质建筑为主,就得征调天下各地的木匠,耗时长久不说,尚需支付庞大的工钱。

这个年代,木匠是高等技工,石匠则完全不入流……

与木制建筑相比,石质建筑少了瑰丽华美,却多了古朴厚重,更能耐得住天灾人祸。华夏文化之中从来都缺少石质建筑,更多是因为审美不同,再是高明的工匠也不可能将石头雕琢出木头那等繁复华美的花纹,西方那等粗犷高大的建筑风格,在华夏人民看来简直就是敷衍了事,惨不忍睹……

不过物以稀为贵,鹤立鸡群称之为卓越,鸡立鹤群,也不失为一种风格。

想来等到千百年后,古往今来数之不尽的奢华殿宇之中参杂着这么一座以石质建筑为主题的寺院,或许也能成为一种另类的风景。

房俊不需要对整座寺院的建筑去进行设计,那是工部和将作监的职责,他只需要将工部和将作监在设计当中遇到的采石运输等等一些列困难问题拟出解决方式即可。

完全算是编外任务……

忙活了一阵,喝了茶水提提神,搁下毛笔,走到窗前推开窗子,一股清冷的空气涌入屋内。

明月当空,星光寥寥。

过几日就将启程南下,参与到东征高句丽这等大事之中,心情说不上有多激动,一些难掩的意味却总是有的。

穿越至此,从一个注定要戴上绿帽子被人嘲笑千年且最终因谋反被赐死的废材,一步一步青云直上成为可以只手搅动朝堂风云炙手可热的人物,命运一直在牵扯着他,不停的向前。

然而对于他本心来说,做多大的官、赚太多的钱,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在这个繁花锦绣的年代,留下一点属于自己的东西。

豹死留皮,雁过留声,若是等到他在这个时代死去的哪一天,却发现自己浑浑噩噩只是贪图享乐,辜负了上天赐予他的第二次生命没有做出任何有意义家国之事,岂能安心?

对于生命只有一次的人来说,当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那才算是不枉此生。

而对于他来说,虽然未必就要把这天赐的第二次生命和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人生最宝贵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可总得做一些前世所未想、所不能的事情吧?

所以这一次,他的目的绝非仅仅只是歼灭高句丽那寒碜得令人不忍直视的水师,还得干一件让他原本生活那个年代的人都会振臂高呼拍手称快的大事才行……

有些事,只要有机会,每一个炎黄子孙都会去做。(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9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