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李二要上天】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李二要上天】

李恪迫不及待的接过房俊的解决方案,当场便细细翻阅起来,再不说话。

房俊命人沏了茶水,自顾自的坐了,开始批阅兵部本署的文书。两人一头一个,相对无言,值房里只剩下翻书的“沙沙”声,以及喝茶的“伏留”声……

良久,李恪放下手里的书本,抬头看向房俊,目光之中意味难明。

“本王素来自矜,从未有过招摇显摆之举,然则内心之中却从未将年轻一辈的任何人放在心中,自信哪怕不讲出身爵位,只凭才学能力,亦绝对不输给任何一个。然而自从二郎你开窍,本王的这点自信早已一点一滴崩溃湮灭、消磨殆尽,与你一比,简直平凡普通得让人伤心……”

高贵稳重如吴王殿下,此刻对房俊亦是心服口服,五体投地。

此人自幼愚笨,素来被同龄的纨绔鄙视嘲笑,可谁能预料一旦开了窍,便犹如神光加持勇猛如虎,方方面面都对那些以往嘲讽之人开战毫不留情的碾压,直有一飞冲天之势!

李恪就纳闷儿了,难道就没有什么是你房俊不会的?

诗词写得好,钱赚了一座金山,官路青云直上,特么连土木营造之学亦是这般出类拔萃匪夷所思,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房俊放下手里的文书笔墨,含笑道:“殿下谬赞,微臣……当之无愧。”

“噗!”

刚刚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的李恪将茶水喷了出来,目定口呆的看着房俊:“君子如明玉,温良恭俭让,满招损,谦受益,得意不宜再往,凡事当留余步!此乃处事之准则、人生之修养,房二你这般大言不惭,还要不要脸?”

房俊捧着茶盏,幽幽说道:“殿下怎能青白不分,恩将仇报?刚刚殿下夸赞于我,我这般应下,虽然有些不要脸,却等于认可殿下之言。若是假模假式的谦虚下去,不仅是认为殿下言过其实,更可能会使得旁人将殿下归于随口谀辞、言不由衷之类,所以,殿下自当感激我才是,怎能反而骂我不要脸呢?”

李恪呆了半晌,仰头望了望房梁,将那书本收好拿在手中,起身道:“告辞。”

回身便走。

房俊笑呵呵起身道:“恭送殿下。”

李恪走到门口,站住身形,想了想,又回头看着房俊,叹气道:“才学之上,本王与你相距甚远,若想并驾齐驱,还应埋首苦读多多学习。但是于面皮之上,本王与你的距离岂止是凉州与琼州的距离?简直天差地别也,本王自愧不如,甘拜下风。”

言罢,一脸郁闷的离去。

房俊哈哈一笑,继续埋首处理公务。

旋踵之间,又有脚步声在门口响起,房俊头也未抬,一边在公文上批阅一边随口道:“殿下去而复返,所为何事?”

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老奴王德,见过房驸马。”

房俊停手抬头,便见到内侍总管王德正笑吟吟的站在门口拱手施礼,连忙放下笔,起身道:“原来是王总管,本官失礼至极,来来来,快请入座。”

王德眯着眼,笑呵呵道:“饶了房驸马处置公务,本已是老奴的不对,岂敢再坐?您收拾收拾,陛下诏您入宫。”

房俊自书案后走出,上前拉着王德的手坐在一侧的椅子上,命人奉上茶水,笑道:“最近江南那边送来一些礼品,回头本官让人挑拣一些给总管送去府上,不必推辞,只是些关中少见的稀罕玩意儿,不值钱。”

都这么说了,王德自然不好硬是拒绝,感激道:“房驸马何必这般破费?家中侄子那件事多亏房驸马安排,前些日子来信提及,言语之中满是感激,老奴这边还未给您道谢呢,反倒还要收您的礼物……”

王德的老家便在苏州虎丘附近,他少小入宫,并无后嗣,但家中尚有一位兄长,以及一众家眷。

只是侄子们仗着他亲近帝王的威风整日里横行乡里,没少让王德担忧上火,房俊筹建华亭镇之时,便将其中最顽劣的一个侄子征辟过去,虽然官职不显,却总算是一份正经营生,如今也愈发出息,这件事王德一直记在心中,却总觉得言语之间的感谢太过敷衍苍白,总要寻觅一个时机偿还了这份恩情才是。

房俊随意说道:“总管大可不必,人与人相处,还是少些算计的好,触手可及的帮助又何必去斤斤计较付出与回报?太过功利,人心反而疏远。你整日里在宫内侍奉陛下,在外人看来固然位置显赫深得君心,然则却也有诸多为难之处袖手无策。令侄那件事对于本官不过是随手为之,可若是你去操办,难免要求到旁人头上,即便问心无愧,总归让人有以权谋私之嫌。”

一番话入情入理,说得王德感慨万千。

都说房俊是个棒槌,可是在他看来,再也没有几个比房俊更会做事、更会做人的了……

王德展颜道:“既然二郎如此说,那老奴也就舔着脸,结下您这个忘年交?”

房俊大笑道:“正合吾意!”

说实话,对于太监这种生物,房俊一直缺乏好感。

并非因为身体残疾的原因,而是古往今来的史书上,对于太监大抵都没有什么好话,纵有郑和那般威武霸气扬威异域的千古传奇,可终归凤毛麟角,大多还是蝇营狗苟阴私刻薄的玩意。

而王德此人却是少有的稳重磊落,说是君子可能差了点儿,但绝对不同于房俊以往对于太监的认知。

再加上这人的身份,自然要好生结交一番……

寒暄一阵,房俊问道:“未知陛下唤我入宫,有何吩咐?”

虽然不知何事,但显然不是什么十万火急之事,否则王德也不会与他在这边优哉游哉的喝茶……

王德沉吟一下,环顾左右,见近前无人,这才俯身微微向前,压低声音道:“陛下近日时常召见一些方士,询问炼丹养生长生不老之术……”

房俊瞠目结舌:“长生不老?”

王德面现忧虑,点头道:“不错。”

房俊觉得脑仁儿疼……

是不是所有的帝王在享受到人世间最极致的权力之后,都会向往着能够成仙成佛长生不老,将这份权力永远的掌控下去?

好像历史上李二陛下的确弄了不少道家方士在皇宫里炼制丹药探讨长生之术,不过那大概实在第一次东征高句丽铩羽而归之后,据说李二陛下还在阵前被高句丽人射中一箭,导致箭疮频繁发作,这才寄托于虚无缥缈的仙道。

现在东征尚未开始,这位大帝估计尚未认识到人生苦短、寿元有限,怎地就开始作妖了?

难不成这位觉得想要成就千古一帝之美名不仅仅要在功绩上超越秦始皇,更要在秦始皇未曾成就的仙道之上有所建树?

真是不省心呐……

“难不成陛下召我进宫,是为了长生之事?我也不懂这个啊,炼丹更不会!”

房俊有些发愁。

似乎历史上每一个执着于追寻长生不老的皇帝,个个都没什么好下场,欲求长生的秦始皇如此,我欲成仙的司马丕如此,炼丹狂魔明世宗嘉靖如此,好像英明一世的唐太宗还是如此……

对于皇帝来说,长生不老似乎就是一道买不过去的坎儿。

王德摇头道:“老奴亦是不知。”

“行吧,本官这就随总管进宫。”房俊愁眉不展。

对于李二陛下追求仙道一事,他也无可奈何。

这位皇帝极度自信、主意极正,岂是那等轻易听人劝的?劝不好,反而惹得他恼火。可是自己明知道求仙长生就是一条不归路,难不成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这条路上一路狂奔,直至掉进大坑永世不得翻身?

真是纠结啊……

简单的将书案上的公文收拾一下,一脸愁容的房俊跟随王德来到皇宫。(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9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