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朕欲手刃奸贼】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朕欲手刃奸贼】

房俊又道:“陛下非是嫡子,却最终登基大宝,这难道不是大气运?”

李二陛下脸有些黑,不愿承认,可终究也不得不承认。

玄武门一役,纵然过去了多年,但是当时的血火危机依旧时不时在脑海之中萦绕回想。当时他只是凭借麾下天策府众将一股热血与命运抗争,整个长安都在太子建成的掌控之中,稍有不慎便是兵败身死之结局,其中之凶险,现在想起依旧心悸。

这其中,怎么可能没有大气运?

只见房俊一拍大腿,兴奋道:“看看,放眼天下,唯有陛下才是那个有着大气运之人,若说您没有仙根慧眼,谁有?所以这出海搜寻仙山之重任,也唯有陛下您能够担当!”

说到此处,他似乎没见到皇帝陛下那张愈来愈黑的连,径自道:“不过您是皇帝呀,一举一动关乎社社稷安危,岂能轻易离开京师出海呢?”

李二陛下这才稍稍缓了口气,居然敢让朕出海寻找仙山?找死呢你!

可是这口气刚刚吐出来一半,便听得房俊继续说道:“不过这并不是问题,陛下您大可以将皇位禅让于太子,届时当一个太上皇,就算出海有个一差二错,大唐亦有皇帝坐镇天下,出不得什么大乱子……”

李二陛下一把美髯无风自动,气得差点一个倒仰!

皇帝两眼圆瞪,眼珠子都凸出一截儿,后脖颈都快要冒烟儿了,气得目眦欲裂暴跳如雷,大吼一声:“逆贼!朕还没死呢,安敢如此为太子账目,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君王么?今日老子要将你大卸八块!”

嘴里大骂,而后一跃而起,却非是以往那般上前拳打脚踢,而是跑到一侧的墙壁上将挂着的一柄宝剑抽了出来,矫健的身形猛虎一般朝着房俊扑过去。

手中宝剑寒芒闪烁,杀气逼人!

房俊知道皇帝会生气,却没料到气成这样!

眼见李二陛下握着宝剑扑过来,杀气腾腾真有将他宰了的架势,顿时吓得魂不附体,连起身都来不及,身子向后一仰连人带凳翻倒,连滚带爬的就往门口跑,口中大叫:“陛下息怒,微臣知错……陛下……救命!”

李二陛下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哪里听得进去他的求饶?

这混账居然撺掇自己禅让皇位于太子,然后出海跟着战船去寻找仙山……简直罪无可恕,死不足惜!

他挥舞着宝剑,脚步腾腾腾的追着过去,大喝道:“你还敢跑?老老实实吃吾一剑便罢,否则定将你碎尸万段!”

房俊哪里肯听?

吃你一剑也是死,既然都死了,碎尸千段万段的又有何区别?

匆匆忙忙从大殿里跑出来,结果脚下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顿时化作滚地葫芦,自大殿前的汉白玉台阶上叽里咕噜的滚下去,一头一脸全是尘土,狼狈至极。

守在门口的宫人、内侍、禁卫一个个都看傻了……

往昔这位房驸马也时不时的惹陛下发脾气,不过大抵一顿脚丫子或者一顿鞭子也就罢了,过不了几天,这位又是神气活现的出现在皇宫,依旧是皇帝面前的大红人,官职冒着烟儿的往上窜。

可今日皇帝却拎着宝剑追杀出来,瞧瞧那架势……还真要宰了这位?

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着急上火,有人幸灾乐祸。

按照房俊一贯的行事作风,亲近他的人对他推心置腹相处愉快,恨他的人,则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立即去死……

可无论是爱他的还是恨他的,眼瞅着皇帝陛下拎着宝剑杀气腾腾的从大殿里追出来,两只眼睛都红了,谁敢上前阻拦?

有人便想起这个时候找别人来肯定来不及了,后宫之中唯有内侍总管王德或许还能对陛下规劝一二,便连忙四处去找,却不见王德之踪影。

眼看房俊脚下打滑从台阶上滚落下来,皇帝狞笑着挥舞着宝剑杀了过去,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清脆娇弱的声音喊道:“父皇且慢,剑下留人!”

宫人、内侍、禁卫们已经吓得胆战心惊,闻声看去,顿时都叹服房俊这厮福大命大……居然是晋阳公主来了。

若说这天底下尚有一人能够使得李二陛下精钢化作绕指柔,那必然是晋阳公主无疑……

只是这位殿下怎地来得这般巧?

等见到王德的身影跟在晋阳公主身后,众人顿时恍然,不愧是内侍总管、陛下最亲近的内侍,大抵是早就知道房俊进宫来定然引起陛下不满,是以早早的便去帮着房俊搬救兵了……

李二陛下正欲挥剑将房俊这个忤逆贼子一剑剁成两端,陡闻晋阳公主的呼声,顿时愣了一愣,就这么一点功夫儿,房俊得了喘息之机,已经连滚带爬的跑到晋阳公主身后,就差保住公主殿下的大腿庇佑救命了。

李二陛下气极,挥剑指着房俊,喝道:“奸贼!给老子滚过来受死!”

房俊躲在晋阳公主身后,脑袋摇得好似拨浪鼓一般,心说你当我傻呀?这会儿您气急攻心怒火填膺,行事根本就不考虑后果,被你一剑刺死我得有多冤?虽然事后定然能够明白我这番劝谏的良苦用心,可就算悔得肠子都青了,那也晚了呀……

逃跑肯定是不行的,率土之滨莫非王土,难道还能丢下家人逃到天涯海角去?此事不出皇宫,大抵还有的转圜余地,若是闹得沸沸扬扬天下皆知,李二陛下那怕只是为了维护颜面也不会放过自己。

只能指望晋阳公主这位小天使了……

李二陛下见到房俊躲在女人身后,一副贪生怕死没骨气的模样,愈发暴怒如狂,拎着宝剑就冲了上去。

晋阳公主急忙上前,一把抱住皇帝的胳膊,眼泪哗哗的就淌下来,花容失色,仰着小脸儿哀求道:“父皇息怒,父皇息怒……姐夫犯了何等错事,至于让父皇欲杀他?”

李二陛下不敢讲晋阳公主甩开,这丫头自幼多病,身子骨儿纤弱,更不敢挥动宝剑,万一伤了她的皮肉,自己能心疼死……

可心中怒火无处发泄,大声道:“岂止是杀了他?老子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夷灭三族!”

晋阳公主根本不知发生何事,可她又岂能看着父亲杀了房俊?死死抱住李二陛下的胳膊,垂泪道:“兕子让姐夫给您认错好不好?若是您生气,大不了……大不了打他板子抽他鞭子好了,但是万万杀不得啊……”

李二陛下怒视鹌鹑一般躲在后面的房俊,喝道:“房俊!枉你平素自诩豪杰,现在连站在朕的面前都不敢,却祈求女人救你吗?”

房俊心想管他是男人是女人,能救自己不就得了?

至于英雄豪杰,谁愿意当谁当,我才不稀罕……

口中却道:“陛下息怒,微臣知错……”

反正就是求饶。

李二陛下气得恨不得上去咬下这厮的一块肉来,可是现在有晋阳公主在,左右是无法惩治这个目无君父的混账,只得恨恨的将宝剑丢掷于地,一转身,龙行虎步一般返回大殿。

又一阵脚步声传来,却是长乐公主匆匆赶到。

她正在寝宫里读书,忽闻侍女来报说是皇帝拎着宝剑欲将房俊杀死,顿时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连衣衫都来不及换,趿拉着鞋子便匆匆忙忙跑了过来,心里一边焦急如焚,一边暗暗埋怨房俊,怎地三五天的不招惹父皇生气,这人好像就没法过日子似的?

到了神龙殿前见到房俊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

待见到晋阳公主也在,便上前拉住她的手,询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晋阳公主也一头雾水,王德上气不接下气的跑来寝宫,说是房俊大抵会惹得皇帝生气,唯有她出面或许可以免于重责,哪里还坐得住?急匆匆赶来,就见到刚刚那骇人的一幕。

这哪里是重责?

分明是要宰了姐夫啊……

但是到底发生何事,她亦不知。

扭头看向房俊,晋阳公主眨巴眨巴大眼睛,刚刚的泪水已然消失不见,好奇问道:“姐夫你如何招惹父皇,居然气得父皇想要杀你?”(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97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