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朝堂争论】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朝堂争论】

李二陛下问道:“众位爱卿以为应当如何应对?”

话音刚落,李绩起身施礼,面容沉静道:“陛下,微臣愿去朔州指挥作战。”

两仪殿内先是一静,众位大臣面面相觑。

你这边刚刚升任尚书左仆射,难道就要放下帝国政务跑去边疆带兵打仗?

李二陛下眉头微蹙,正欲驳回李绩的请求,长孙无忌已经站起身,道:“启禀陛下,老臣以为应当奏准英国公所请。诚然,眼下英国公已然就任尚书左仆射一职,协助陛下处理帝国政务,然则此次薛延陀寇边,数十万联军枕戈边境,万一处置不当任其长驱直入,则势必动摇国本,万万不可疏忽大意。放眼朝中,又有谁能在兵法谋略之上胜得过英国公呢?至于尚书省之政务,大可以让人暂且代理。”

李二陛下生生将到了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

虽然极其不待见长孙无忌,他也不得不承认长孙无忌这番话说得没错……

眼下朝中武将老的老小的小,程咬金、尉迟恭、李大亮之流尽皆是无敌之猛将,然则统御大军与薛延陀数十万军队开战,终究还是不太稳妥。至于其余年轻一辈诸如房俊等人,虽然年富力强敢打敢拼,毕竟没有大军团作战之经验,绝不可能担任此等重任。

李绩堪称“军中的一人”,性格稳重思虑周密,素来行军打仗稳扎稳打,届此危难之际,率军抵御薛延陀之重任,的确除他之外再无合适之人。

只是若将李绩派去朔州,边疆那边他倒是放心了,可是朝中怎么办?

李绩离开,必然要指派一个人选代理其职,而原本最好的人选自然是名望卓著才能出众的右仆射萧瑀,可是恰好这个节骨眼儿上萧瑀已经南下江陵祭祖,是快马将其召回,亦或是由尚书省的署官暂代?

如若由尚书省的署官代理,按照排名,必然是尚书左丞韦琮,而这个韦琮,却是京兆韦氏子弟,妥妥的关陇集团中坚分子……

尚书省乃是帝国之中枢,这样一个重要的衙门若是让关陇集团的人来把持,李二陛下绝不情愿。大战开启,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三年五载,让关陇集团把持尚书省这么长的时间,岂不是之前打压关陇集团的功夫全都白做了?

长孙无忌话音一落,当即便有不少大臣起身附和,朝堂之上一片对于李绩的歌功颂德之声,似乎当今帝国李绩便是“军神”,若不是他率领大军前往朔州,那么薛延陀必然攻破边城长驱直入,旬月之间就能直抵长安城下,重演当年“渭水之盟”的一幕……

李二陛下面无表情,他岂能看不出这些人举起双手双脚赞同李绩出征,实则就是为了谋求尚书省的主导职位?

他对李绩有些不满,李绩请战,朝臣纷纷赞同,除非他一意孤行乾纲独断,否则大局已定,这使得他陷入被动之中……

反而李绩自开口请战之后,便肃然而立,再不说话。

李二陛下沉吟不语,自有人体会起意,站出来为皇帝分忧解难……

岑文本手持象牙芴板出班启奏:“启禀陛下,薛延陀此次大举来犯,正所谓来者不善,若是不能妥善应对,恐怕后患无穷。放眼朝堂,唯有英国公能够堪当拒敌于国门之外之大任,只是英国公若率军北上抗敌,朝中百官无首,政务难免懈怠疏忽,故此,老臣谏言令尚书左丞张行成暂代尚书左仆射之职。”

此言一出,朝堂上一片喧嚣。

长孙无忌启奏道:“陛下明鉴,官职高低、品佚有序,按理,当由尚书左丞韦琮暂代仆射之职。”

韦琮与张行成同为尚书左丞,但俸禄多出了一百石……

别小看这区区的一百石俸禄,同等官阶之下,就意味着排名靠前,担责任的时候重了一分,身份自然也高出一线。

自然有人附和长孙无忌的话语。

岑文本却摇头道:“尚书省乃是国之中枢,每日每时处理的皆是军国大事,韦琮年轻,经验不足,若是出了差错,恐惹出巨大纰漏,届时难以弥补。”

长孙无忌差点气笑了,一指旁边默不作声装乖孩子的房俊,大声道:“房驸马未及弱冠便以兵部左侍郎的身份节制兵部,韦琮再是年轻,也已经年过而立,难道比房驸马还年轻了?况且房驸马在兵部一系列举措得当,铸造局的建立、各式新型兵器的研发尽皆有目共睹,从未出现纰漏,韦琮亦是世家子弟,满腹经纶才华过人,自然也定能胜任尚书省之职责。”

房俊在一旁翻了个白眼,你们争你们的,为何把我拉下水?

不过就算心里不爽,也不会轻易插言,他岂能看不出李二陛下不愿将尚书省交到关陇集团的手里?就算长孙无忌蹦跶得再是欢实,这件事估计也没什么希望……

果然,长孙无忌话音刚落,便听到京兆尹马周幽幽说道:“赵国公将房驸马与旁人混为一谈,有些不妥。房驸马固然年少,可是无论诗词歌赋之成就,亦或是经济谋略之造诣,堪称惊才绝艳,放眼朝堂,又有几人可比?正是韦琮身为世家子弟,锦衣玉食不知民间疾苦,难当尚书省之大任。”

这位更狠,直接将人选的问题上升到世家子弟与寒门学子的阶级高度……

偏偏你还不能反驳他说的不对。

前些年帝国刚立,一些曾跟随高祖皇帝兴兵起家的功勋尽皆身居高位,这些人当中大多数皆是世家子弟,或是酬功或许安抚或是拉拢,这些锦衣玉食的世家子弟充斥着朝堂上层。

但是这几年朝局稳定,昔日那些开国功勋渐渐老迈,新近提拔的官员大部分都要有曾经主政一方的资历,若不能将一城一地打理得井井有条,焉能位居中枢处理军国大事?

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未经地方不能入阁”定然会成为选拔宰辅的硬性条件……

马周之言看似有些混个不讲理,可长孙无忌没法反驳。

因为房俊这混蛋的确就是一个妖孽……

若是拿韦琮与之相比,别说代理尚书左仆射之职了,恐怕就连现在这个尚书左丞都不合格。

这等妖孽百年难遇,实在是让人伤脑筋……

吏部侍郎杨篡出班,手持芴板辩驳道:“马府尹此言差矣,房驸马固然才华卓越,可也并不能证明韦左丞便不如他。况且房驸马之所作所为难免有投机取巧之嫌,诗词做得好并不代表官就能做得好,你看他又是铸造局又是枪炮局,将一个兵部闹得乌烟瘴气,简直不知所谓。吾等身为陛下臣子,职责乃是为君分忧,若是如房俊这般胡搞乱搞恣意妄为,除了惹麻烦之外,有何益处?”

他站出来,立即又有一群关陇集团出身的官员附和,职责房俊无事生非,大家做官应当墨守成规谨慎办事,岂能成天想着一些新花样,将大家弄得闻所未闻、疲于应对?

房俊又叹一口气……

咱只想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一个代理的职位你们谁爱争谁就去争,人家李绩春秋鼎盛身强力壮,难不成你们他去了北疆就一去不回了?

等人家得胜还朝,还不是得乖乖的将位置让出来。

他心里正琢磨着刚刚长乐公主的那番话呢,说什么高阳公主有孕……是为了替自己求情故而安抚皇帝,还是确有其事?仔细想想,高阳公主好像这些日子的确有些身体不适,或许是尚未确定是否怀孕,故而未曾与自己言说,想要等到确认之后给自己一个惊喜?

脑子有些乱,面对拿自己说事儿说个没完的这帮人自然没什么好脾气,阴沉着脸瞪着杨篡,道:“此时与我无关,尔等接二连三将我拿出来说事儿,是何道理?赵国公说说也就罢了,那辈分高,年纪大,打他一顿怕他讹上我,可你杨篡若是再这般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休怪我跟你不客气。”(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