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虎毒不食子】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虎毒不食子】

长孙无忌气得脑门儿青筋乱跳,恨不得上去给这混账一个冲天炮!

什么叫怕我讹上你?

你娘咧!

这小王八蛋嘴巴太损,房玄龄一世君子,怎地生出这么一个混账玩意儿……

可是气归气,对付房俊只能暗地里下手,若是这时候他站出来跟房俊置气,这棒槌性子发作不管不顾,丢人的还是自己。

长孙无忌咬了咬牙,我忍……

大臣们尽皆无语,哭笑不得,这个棒槌难道不知道此地乃是两仪殿?大当着皇帝的面说出这等市井无赖之言,实在过分。

杨篡有些懵……

虽然我的确是拿你举例,可是今儿既不是我第一个说的,也不是说得最多的,何以偏偏跟我较真儿?

当着满殿文武大臣的面儿,他有些拉不下来脸,顿时羞恼叫道:“此乃朝堂之上,你还能咬我是怎地?”

房俊淡然瞥了他一眼:“咬你?虎毒不食子。”

……

朝堂上一片寂静,各个都瞪大眼睛瞅着房俊。

娘咧!

这厮还真是人才啊,骂架的人才……

长孙无忌站在殿中,忍住了没去擦额头渗出的虚汗,心里长长的吁了口气,庆幸的暗忖:幸好老子把持住了,没有被这厮激怒跟他斗嘴,否则若是此刻自己被怼了这么一句,还不得气死了?

虎毒不食子……娘咧真有才。

杨篡气得面红耳赤,手指颤抖的指着房俊,恼羞成怒道:“无礼,无礼之至!尔身为朝廷命官,居然口出恶言,还有没有教养?”

房俊不屑道:“跟你这种人,还谈什么教养?我倒真想替你爹教训教训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你就这么跟长辈说话的?”

杨篡顿时一滞。

大臣们一愣,继而反应过来,这杨篡乃是弘农杨氏子弟,房俊那小妾武娘子的母亲便是出身弘农杨氏,而且两家据说血脉相近,论起辈分来,杨篡还真就得管房俊叫一声姑父……

只是世家门阀眼中素来唯有利益二字,除非是自家的滴血血亲,否则那些渐渐疏远的亲戚平常见了面说说笑笑还成,每当利益冲突,翻脸不认人的比比皆是,不足为奇。

可再怎么说,长辈就是长辈,你心里不认可以,但嘴上不能不能不认,否则传扬出去,岂不成了六亲不认之辈?

这对名声是个极大的污点……

可这个时候认怂更不行!

杨篡暗暗后悔不该站出来,更不该拿房俊做筏子说事儿,原本想在长孙无忌面前好好表现一番,现在却有可能事与愿违,只能硬着头皮道:“此乃两仪殿,议论朝政之地,何等神圣庄严?即便是父子同殿,亦应当只论公事不叙私宜,房驸马居然拿出长辈之身份以势压人,简直可笑。”

房俊哼了一声,黑着脸道:“这会儿说我以势压人了?刚刚赵国公拿我说事儿的时候,你怎么不站出来指责他以势压人?”

杨篡忿然道:“怎么就以势压人了?不过是举个例子而已。”

房俊道:“可为何不拿旁人举例,偏偏拿我来举例?还不是看着我好欺负,认定我不敢在这大殿上揪他的胡子?出了这个殿门,你问问他敢不敢当这面儿将刚刚的话语再说一遍?既然只能在这大殿上出言不逊,那就是以势压人。”

旁边的长孙无忌腮帮子上的肉抖了几抖,连连给杨篡使眼色,你娘咧是不是吃错了药,这可是能说的令狐德棻撞柱子装晕才找到台阶的人,你跟他斗嘴,是不是傻?

可杨篡现在是骑虎难下,若是乖乖退往一边,今儿这面皮算是丢尽了,只得狡辩道:“吾等只不过是打个比方而已,房驸马未免太过心虚,更说明你不过是徒有其表。”

“嗬!”

房俊冷笑一声,点头道:“很好,你说我徒有其表是吧?行,你现在就将那个什么韦琮叫来,就在这大殿之上,陛下和诸位做个见证,我跟他比试比试,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医卜星象天文算数,甚至骑马射箭拳脚刀枪,你们随便选一项,他韦琮有一样比我强,我给你们鞠躬认错,如若不然,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闭嘴,磕头认错!”

杨篡气得浑身发颤,张张嘴,说不出话来。

放眼大唐,谁不知道房二郎惊才绝艳、学究天人?这人也不知怎么回事儿,不仅诗词歌赋当世第一,便是那等杂学照样冠绝古今,简直妖孽!

韦琮固然是京兆韦氏的子弟,自幼熟读经书天资聪颖,未必就不能在房俊言及的那些项目之中找出一个能够与之不相上下甚至略微胜出的,可这前提是一旦输了就得磕头认错,他杨篡如何敢去赌这百不足一的几率?

闭嘴认栽,颜面扫地。

可若是较真儿输了给房俊磕头,那他马上可以致仕告老了,往后再朝堂没法混,可他现在才三十出头……

怎么选?

很简单。

垂头丧气老老实实站到一边……

大家本以为这件事到此为止,毕竟杨篡已经服软,总归不能将人家往死里怼吧?

却不料房俊却又将矛头对准了长孙无忌……

“赵国公,要不这个赌,换您来?”

长孙无忌怒目而视:“你让老子给你下跪磕头?”

房俊笑道:“不敢不敢,您敢跪,我也不敢受啊,杨篡他家老子没教好,我可以替他老子教一教,您德高望重,怎么能跟他比?”

杨篡眼观鼻鼻观心,死死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娘咧!

老子服你了行不行?今日不管你说什么,就算现在跳过来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老子也把嘴闭得严严实实,一句话都不说,免得又被你抓住话柄……

长孙无忌哼了一声,道:“不赌!”

他岂会上了房俊的当?

房俊有些失望,道:“不赌就不赌,不过想必您心里也认为我比那个韦琮强的多,我俩之间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所以待会儿您跟陛下启奏之时,就别拿我说事儿了,行不?”

长孙无忌一口气闷在胸口,很难受,不说话。

御座上的李二陛下面无表情的看着殿上这么一出闹剧,心里却是说不出的舒坦。

这房俊平素恣意妄为,但是这嘴皮子上的战斗力果然了得,就连长孙无忌这等心思灵透之辈都不是对手。韦琮的官职的确是排在张行成的前头,长孙无忌等人拿这个说事儿,一时半会儿的还当真不好反驳。

可房俊一阵胡搅蛮缠,居然将韦琮给否了……

李二陛下心中快意,不过面上不显,毕竟是九五至尊,得时常保持威仪喜怒不形于色,便干咳一声,拍板定论:“尚书左仆射一职,便由张行成暂代吧,反正也不过是一年半载的事情,待到英国公得胜还朝,便会各归其职,毋须再作争论。”

“喏!”

长孙无忌等人纵使再是不甘,此刻也不能做多说什么,说得多了惹得陛下发作,说不定直接将韦琮给撸了……

只是恰好萧瑀返乡祭祖,李绩出征北疆,多好的一个掌控尚书省的机会就这么平白错过了,实在是让人心头发堵,郁闷的要死。

大殿上继续商议。

这些年大唐战事一直未歇,现在遇到紧急军情,却也并不手忙脚乱,自有一套平素惯用的章程放在那里,商议起来甚是快速。

“命幽州都督张俭、营州都督周道务统所部兵马压制薛延陀东境,同时震慑高句丽;兵部尚书李勣为朔方行军总管,武陵县公李大亮为灵州道行军总管,凉州都督李袭誉为凉州道行军总管,调拨大军三十万,分道以御之。”

很快,朝堂上便做出决断,稍后门下省便会颁发圣谕兵符,兵部负责调派军队、运输粮秣,战争的阴云已然笼罩了朔州之北的广大土地,一场大战迫在眉睫……

然而房俊现在关心的并不是这些。

他只想速速返回家中,看看高阳公主是否又有身孕……(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