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海盗来袭下】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海盗来袭下】

王琦从舱室里走出,来到萧错身后,恭声道:“舅父。”

忍了忍心底的怒气,萧错面容平静,回首看着王琦问道:“何事?”

王琦似乎感觉到萧错的不善,心头一紧,赶紧说道:“刚刚船上的老水手说,今晚怕是海上将要起风,届时夜黑难行,风高浪急,若是冒险航行怕是遭遇不测,故而建议就近靠岸停驻,待明朝大风过后,再继续航行。”

萧错仰首望天,果然见到一片浓墨乌黑的乌云自天边升起,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这边扑来。

大海之上最怕的便是大风,一旦风浪过大,最是凶险,往往大风掀起的一个浪头便能将船只拍成碎片……

心里默默计算了一番航速和时间,觉得就算这个时候水师闻讯折而南下,想要追上这支船队也得一夜时间,况且风高浪急,纵然是水师的兵舰也不得不寻一处背风港湾停锚驻扎,并不担心被追上。

当即便点头道:“命令船队在就近的海岛附近停驻,各船务必小心风浪,船上的货物不容有失,待到明朝天晴,再行出发。”

“喏!”

王琦应了一声,连忙跑回舱室。

片刻之后,一个水手顺着桅杆蹭蹭爬到顶部固定的斗室里,将手里的两面红旗挥舞起来,打出旗语。

等到这艘旗舰改变航向驶向最近的海岛,后面的货船一艘一艘的跟了上来,在辽阔的海面上排成长长的一列纵队,劈波斩浪,蔚为壮观。

只是这等海船乃是江南船厂为了更多的装载货物而建造,吃水更深,船身更稳,但是阻力太大,即便采用了超过船身宽度一倍的软帆,航速也比不得普通的战船。

等到漫天的乌云将辽阔的海面笼罩,船队距离最近的海岛还有数十里之遥。

整个海面好似一锅煮沸的热汤,风卷浪涌泛着白沫,海船犹如沧海之一粟,在起伏的浪峰里随波逐流,载浮载沉。

经验丰富的船长和舵手当机立断,命令所有船只停止航行,将船头迎着来风就地下锚停驻,若是再继续航行下去,恐怕未等到得了海岛上的避风港,整支船队就都得倾覆沉默……

瞬息之后,便是雨骤风狂!

好似有一条巨龙在海底翻滚猖獗搅动不休,整个海面都沸腾开来,天地之威,恐怖如斯!

王琦浑身颤抖的把着舱室的门框满眼惊恐的望着海上狂暴的景象,只觉得自己就好似滚滚江河里的一只蚂蚁,性命掌握在天神的手中,翻掌之间就能将这支庞大的船队碾成碎片……

他两股战战,脸色煞白,心中悔得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大海之上恐怖如斯,别说什么在萧氏面前好好表现了,就算是拿刀横在他脖子上,也决计不会出海啊!

人世间最庞大的力量,在天地之威面前,也好似一片枯叶一般不堪一击……

萧错倒是悠闲,与包喜两人对面而坐,沏了一壶茶闲谈起来,窗外狂风骤雨,室内茶香氤氲,我自横卧笑谈,颇有几分魏晋名士的风采。

至于陈郡谢氏的嫡系子弟谢文华,早已跪在地上抱着一个痰盂吐得天昏地暗……

雨越下越大,风倒是渐渐小了,只是乌云越发浓厚,遮挡了天光,仿佛从白昼一瞬间进入夜晚,能见度非常低。

豆大的雨点噼哩叭啦的打在窗上,王琦和谢文华这两个年青人终于缓过一口气,手软脚软的跌坐在地板上,双目无神精神萎靡。

刚刚他俩差点以为自己就将葬身海底喂了鱼虾,从小到大,何曾见识过这等天威?

萧错不屑的瞥了两人一眼,冷哼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当真是不成器,男儿汉大丈夫,自当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区区风浪便能让尔等这般失魂落魄,日后又能有什么大出息?”

包喜含笑看着被羞辱得面红耳赤羞愧难当的两人,转圜道:“萧兄何必苛责?头一次出海,大家也都大差不差,面对天地之神威,岂能不心惊胆颤?往后多多经历一些,自然就胆气粗壮。”

萧错哼了一声,没有再出言讽刺,心里却是愈发不待见这两个娇生惯养的纨绔子弟。

大唐年青一代当中,多有不服房俊者。

房俊年少得宠,位高爵显,纵然使得人人艳羡横生妒忌,可是这些年青人却为何从不去想想,人家在西域面对突厥狼骑的冲锋能够坦然处之伺机反杀,在大海之上能够率领船队横扫七海开疆拓土?

这么一想,对于自家老爹欲将闺女嫁给房俊为妾的那件事,他也渐渐觉得不是那般忿忿不平了。

妾侍的身份固然低微了一些,但是房俊的确是前程远大,乃是年轻一辈当中最出类拔萃的人物,也并未辱及自家萧氏的身份……

正自出神之间,忽然听得舱外传来一声尖厉的呼喊,紧接着两声三声,愈发急促。

包喜蹙眉道:“发生何事?”

坐在地上的王琦勉力站起,上前打开舱门,一蓬雨水顷刻间被风夹着灌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声声凄厉的呼喊:“敌袭!敌袭!敌袭……”

萧错霍然起身,三步并作两步抢到窗前,向着远处眺望。

之间远方水天相接之处,黑压压一片乌云贴着海面席卷而来,待到定睛一看,却是无数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海船蚂蟥一般疯狂涌来,多得几乎遮盖了半边大海!

萧错脸色煞白,狂叫道:“打出旗语,各船迎敌!”

早有水手飞快的爬到桅杆之上,疯狂的挥舞手中红旗,向着风雨之中停泊的船队打出迎敌的旗号。

如此苍茫的大海之上,能够有如此数量的战船来袭,除去水师之外,就是海盗。无论是哪一个,都意味着这支由数家江南士族组成的船队将会面临巨大的危机!

若是水师那还好一点,只需老老实实的缴械投降,大不了连人带船尽皆抓获没收,可若是海盗……

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一旦战败,凶残的海盗绝对不会放过船上的人,除去留下有一小部分作为奴役之外,余者将会被尽皆无情斩杀!

跑是跑不掉的,船身庞大吃水甚深的货船,如何能够跑得过轻盈如燕的战船?想要活命,唯有决一死战!

“砰!”

舱门被撞开,负责操船的老水手冲进来,身上早已被雨水打湿,脸上的雨水顺着脸颊往下流淌,见到萧错便惊慌叫道:“公子,是海盗!”

萧错一颗心猛地一沉,厉声喝问道:“能够确认?”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希望来者是水师亦或是海盗……

若是水师,整支船队将毫无防抗之力,唯有乖乖束手就擒,水师绝不会滥杀无辜,但是所有的货值都将被水师没收,他萧错无法回去跟家族交待!若是海盗,则性命危矣,东海上的海盗素来以残暴著称,掠夺商船甚少留下活口,但好处是凭借各条船上来自于各个家族的私兵尚有一战之力,若是能够击溃海盗,不仅货殖能够保得住,他萧错将会随着胜利而声名大噪!

那老水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道:“定然是海盗无疑,水师的战船皆是新式的剪首帆船,速度更快更加灵活,而来袭的敌人各式各样的船只都有,且绝大多数都是老旧的海船!”

萧错精神一振,大声下令道:“很好!给老子打出旗号,狠狠的击溃来犯之海盗,只要能够获胜,所有人赏钱一贯,美婢两名!”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就好好的跟海盗一战!

那老水手却并未有多少振奋之色,一张皱纹纵横的脸满是惶然,凄然道:“公子,怕是打不过啊,以老朽的经验观之,来犯之敌船总数不下于两百艘,若是尽皆满员,人数当在四五千之间……”

顿了顿,他绝望的看着萧错渐渐惨白的脸,颤抖着嘴皮子道:“若无意外,应当是东海所有的海盗蜂拥而至……”

萧错如遭雷噬,一颗心瞬间沉入海底。(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0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