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栽赃嫁祸】

【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栽赃嫁祸】

萧错将房俊拉到一旁,低声道:“侯爷,这次还请帮我!”

房俊一脸肃然,正色道:“宋国公一向与家父亲厚,某亦对萧家充满敬佩仰慕,世叔有何需要某帮助,但请直言无妨,只要某能够办到,绝不推迟。”

萧错悄悄松了口气,心里宽松不少,之前房俊一口回绝萧氏提出的联姻,他还以为这一次必然要趁机打击萧家,毕竟萧家乃是这次走私的始作俑者……

“这一次船队出海,聚集了各大家族的私兵死士,战力强横,本来不惧海盗。然而由于消息走漏,有人将出海的时间与航行线路尽皆透露给海盗,所以海盗以逸待劳,趁着雨骤风急之时设好埋伏,这才导致大败,全军尽墨……”

萧错眼珠子乱转,编着瞎话。

房俊挑了挑眉毛,问道:“那这个与海盗勾结之人……是谁?”

这就是替死鬼了。

萧错咬了咬牙,低声道:“王琦!”

房俊问道:“王琦是谁?”

萧错回身,指了指一旁心底打鼓的王琦。

王琦被指了这么一下,虽然不知缘由,依旧浑身一颤,愈发觉得大难临头,形势不妙……

房俊沉吟不语,心中思量。

这一次虽然借助海盗之手铲除了江南士族很大一部分私兵死士,又利用江南士族的商船队为饵,使得海盗纠集一起一网打尽,彻底消除了东海的海岛之患,算得上是一箭双雕,但是后患亦不是没有。

单单为何只是相距不到半天的功夫未能救援江南士族的船队却反而趁夜将海盗一战剿灭,这事儿就不好解释。

有些事情不在于别人知不知道,而在于不能给别人口实。

纵然走私乃是违法,可若是房俊利用商船队为饵从此歼灭了海盗,却对商船队见死不救的话语传扬出去,必将使得江南士族与房俊势成水火,哪怕江南士族不愿与房俊作对,亦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吃了这么大的亏若还是忍气吞声,江南士族的脸面还要不要?

若是以后别人也有样学样可怎么办?

哪怕仅仅是为了脸面,也不得不跟房俊硬刚……

房俊本来的想法是无所谓,只要取得自己预想的目的就行,江南士族怎么想怎么做他都不管。

可是现在发现可以找出一个替死鬼,房俊自然不愿与江南士族刚一次正面,毕竟这一回的确是他理亏,搞不好会使得他的名声在江南一片狼藉,毕竟那么多的私兵死士以及水手船员都算是间接死在他的手里……

只要有了替死鬼,他就可以洗脱嫌疑,皆是所有江南士族的怒火都会冲着替死鬼发泄,谁敢一点证据都没有就敢诬赖他房俊?

完美的脱身事外。

至于这个替死鬼是谁,他倒是不甚在意。

反正是萧错找的,就算将来那替死鬼下了地狱,在阎王爷面前都不能把这笔账算到他的头上……

房俊沉吟一番,然后问道:“空口白牙,说了别人也不会信吧?”

不知道这个王琦与萧错有着何等仇恨,这不仅仅是要了王琦的命,更会将他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不仅江南世家对其恨之入骨,恐怕即便是他自己的家族,都会因为有这么一个混蛋而蒙羞……

萧错一脸狠厉道:“三木之下,何求不得?只需侯爷借我几个兵卒,某定然让他老老实实的承认罪名!”

房俊立马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般,拒绝道:“某岂能做下这等事?就算这个王琦当真是海盗的奸细,某这么一插手,恐怕也必然会被人指摘,有栽赃陷害之嫌,万万不可。”

开玩笑,你当我是傻的?

被房俊一言揭破了心思,萧错微微尴尬,苦着脸解释道:“某并无此意,侯爷多心了。”

心里却在暗骂,这小兔崽子当真奸猾,一点当也不肯上……

房俊一口拒绝,不过话音一转,道:“某自然不会做这件事,但世叔可以自己去做……”

萧错无可奈何,只能点头。

等到二人回来,房俊说道:“兵卒们正在清理战场,今日就委屈几位暂且在战舰上歇一歇,明日咱们一同返航,再将诸位送回去,不过回家肯定是不行的,诸位走私货物证据确凿,某必须先行上报刑部与大理寺,说不得几位还得去长安一趟。”

萧错与王琦、谢文华连连点头:“无妨,无妨,侯爷秉公执法,正是应当。”

审判什么的,他们都是不怕的,出身江南士族,家中怎么也有几个勋爵在,就算是犯了国法,也不过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大不了“以金赎罪”而已,只要小命在,那又算得了什么?

房俊又道:“只是几位既然是犯人,那有一些规矩某也不能不遵,否则军中无数眼睛看着,一旦传扬出去,某也没法交待。”

王琦、谢文华两人不解,萧错说道:“正当如此,侯爷勿用为难。”

房俊点点头,道:“得罪了。”

然后一挥手,命人上前将三人给重新捆起来。

王琦心中不忿,上了你的战船,四周尽是你的兵卒,还怕我跑了不成?

不过这时候他锐气早就被磨平,只是张了张嘴,什么也没敢多说。

房俊命人将三人押赴商船,关在一间船舱里,反锁上了门。

船舱里。

王琦见到兵卒尽皆退走,外头也没有人声,这才骂骂咧咧道:“这房二当真过分,还真当吾等乃是阶下之囚?连顿饭都不给吃!”

萧错不语,径自走到唯一的床榻上侧身躺下,打了个哈欠,道:“这就算是不错了,若非房俊,吾等只怕最终的结局亦是被海盗勒索一比赎金之后撕票,只要有命在,受点罪算什么?”

谢文华也连连点头。

三人又是惊吓又是落水,老早就精疲力尽,只是身处险境才强打着精神,这会儿危机尽去,疲惫涌上来,没一会儿功夫便酣然入睡。

睡梦之中,谢文华觉得耳边有什么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便见到萧错不知何时挣开了绑住手的绳子,骑在王琦身上,两手狠狠的掐在王琦的脖子上,王琦手被捆住,两条腿不停的往上踢,却没法挣扎……

这什么情况?!

谢文华整个人傻掉了。

他跟王琦不熟,但也知道这人与萧家有亲戚,论起辈分害得称呼萧错一声舅舅,据说萧错的母亲甚至有意将萧错的女儿嫁给王琦,来一个亲上加亲。

可是眼前的情形……这是要将王琦给掐死?

两人显然已经打斗了有一会儿,谢文华睡得太死,浑然不知。

此刻见到王琦脸上涨红,眼珠子都凸了出来,吓得胆战心惊,赶紧站起身,想要上前将萧错拉开,却发现自己的手也捆着呢,三人当中唯有萧错挣脱开了绳子,只能叫道:“世叔你疯了不成?快要将人掐死了!”

萧错不肯松手,瞪着谢文华怒道:“你若还想活命,就给老子滚一边去!”

谢文华胆小,被萧错狰狞的面目吓得退了两步,颤声问道:“世叔,这这这……这是何意?”

萧错死死的掐住王琦的脖子,没工夫理会谢文华。

不一会儿的功夫,王琦的挣扎渐渐松懈,终于再无声息……

即便如此,萧错也未能松手,依旧狠狠的掐了一会儿,这才喘着粗气坐到一边。

谢文华看着伸长舌头死不瞑目的王琦,恐惧得无法呼吸,唯恐萧错接下来也将自己掐死,哭着道:“世叔,你这又是为何?”

萧错道:“这一趟不仅丢了几百万贯的货物,更害得各大家族的私兵死士全军覆没,若是没有一个替死鬼将责任统统背去,你以为我们就算活着回去,各大家族就能放过咱们?就算咱们自己族中,恐怕也会放弃咱们!”

谢文华胆小、骄纵,却绝对不傻,愣了一会儿,便明白过来萧错话中之意。

只是却不明白就算要栽赃嫁祸,可为何萧错要掐死更亲近王琦,而不是毫无关系的自己?

这么一想,谢文华不禁浑身打了个冷颤,自己这是在地狱门前走了一圈儿,差点就掉进去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