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渊盖苏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渊盖苏文】

平壤城外牡丹峰上,有一处木楼建于蜿蜒巍峨的山城之上,名曰“思许亭”,乃是高句丽作为平壤内城点将台之用。

此楼建在高约三丈的青石台基上,楼正面三间、侧面两间,青石台基下方砌台阶样,其上方用经加工的方形石块砌得稍往里弯曲,看起来显得很高,给人以宏伟、坚固和安全感。

石台基上面,东、西、北三面修有雉堞,堞孔一大一小,小的用于射远敌,大的用于射近敌。

站在楼上凭窗远眺,可将蜿蜒起伏雄浑巍峨的大成山城大半收入眼底……

这座山城依山而建,连接大成山六座主峰,整体由巨石砌筑呈椭圆形,城内地势北高南低.依次分隔为北城、内城、中城和外城。内城为王室所在,中城为衙署所在,外城为居民区。

城中亦有里坊,内以宽约丈余的十字形道路划为四个小区。

高句丽人建成此山城,前前后后用了四十余年……

此时“思许亭”上,前后左右的窗户洞开,瑟瑟秋风穿堂而过,略带寒意。

长孙冲一袭锦袍,面如冠玉,正襟危坐。

在他对面,一个年约四旬长髯如墨的黑袍男子跪坐在主位,金冠束发,方脸浓眉,鼻端长而弯曲,形似鹰喙,一双眼狭长深邃,开阖之间精光湛然,予人阴冷薄情之感……

此人身躯高大,坐在那里背脊挺直,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迫人的威势。

正是高句丽权臣,大莫离支渊盖苏文。

长孙冲的左手边,则是一位光头和尚。

这和尚年岁不显,须眉洁白,脸上却红润光滑,眼睑低垂神态祥和,一身月白色的僧袍一尘不染。此时正一手将一个光洁莹白的白皙茶壶提起,一手敛着僧袍的袖子,微微倾斜茶壶,淡绿色的茶汤自壶嘴倾泻而出,注满面前的四个精致小巧的白瓷茶杯……

与和尚相对而坐的,却是一个干枯瘦小一身戎装的中年将军。

这人三旬左右年纪,刀条脸八字眉,鼻梁塌陷下巴略长,看似瘦弱不堪,但一双眼睛眼仁多、瞳孔小,盯着人看的时候仿佛被择人而噬的毒蛇,令人心生惧意,不愿亲近。

和尚将茶水沏好,其中三杯分别推到其余三人面前,自己则端起余下的一杯,放到唇边浅浅的呷了一口,而后阖上双目,白眉微动,将茶水在口中逗留片刻再缓缓眼下……

“入喉顺滑,齿颊留香,凝神静虑,通体舒泰……果然是最上等之好茶。”

和尚啧啧嘴,睁开眼,一张仿若返老还童一般的脸上满是赞叹。

渊盖苏文亦拈起茶杯饮了一口,品了品滋味儿,却喟然一叹,道:“茶叶古之已有,有人以之入药,亦有人以之畅饮,却从未有人对其烹炒之后再施以种种手段加工。那房俊果然是天纵奇才,只是如此简单的处理,便使得茶叶与之以往皆不相同,不似人间之物,倒更像是天上仙人所饮之琼浆玉露……如今茶叶早已成为天下各国贵族的必需之物,仅此一项,大唐所得之税赋利润,便足以让高句丽羞愧。”

长孙冲眼角跳了跳,没有出声。

心中却颇不以为然……

他的确仇恨房俊,但是对于渊盖苏文的话语却不认同,你以为这茶叶仅仅只是烹炒之后便能如此润喉提神?天下人皆知房俊制造茶叶采用的乃是炒茶之法,可无数能人异士竞相效仿,可曾听闻谁人仿制出这龙井茶?

至于茶叶所获之暴利……恐怕更是偏居辽东一隅的渊盖苏文所无法想象的。

那阴冷如毒蛇一般的将军却不去动面前那杯茶,冷然道:“正因如此,大唐才会国库丰盈,不甘于享乐,意欲入侵吾高句丽!阁下贵为吾高句丽的大莫离支,统御百官节制文武,焉能饮用此物,助长敌势?应当下令高句丽境内禁绝茶叶之泛滥,如此方能阻止财富流入唐人商贾之手!”

这人嗓音沙哑,犹如刀子划过瓷盘,不仅难听,更让人心里一阵阵麻痒难受……

渊盖苏文捏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两眼微眯,两道森寒的目光乍现。

唇角浮起一抹冷笑,他放下茶杯,看着那武将道:“杨将军似乎对某有所不满?”

神情虽然和缓,但目中森寒之意,却犹如实质!

那武将全然不惧,只是淡淡说道:“末将不敢,大莫离支乃是百官之首,深受王上信重、百官拥戴,素来忠于王事、勤于政务,末将亦是衷心佩服。”

这番话看似恭维,实则锋芒毕露,针锋相对!

整个高句丽谁不知渊盖苏文将荣留王残忍杀害之后分尸,甚至连葬礼都不许操办?扶持荣留王的侄子高藏为王,他秉国摄政,大权独揽,更将王宫视为自家后院,恣意进出,宫闱!

如此权臣,比之秦时之吕不韦更甚,这武将却说出“忠于王事”这等话语,讥讽之意尽显。

渊盖苏文盯着那武将半晌,就在长孙冲以为他会暴起之际,却忽然一笑,淡然道:“安市乃是辽东重镇,平壤城之门户,不容有失。高句丽能否抵挡得住唐军的猛攻,能否受得住高句丽之国祚,皆在安市能够坚守。杨将军忝为安市守将,重任在肩,切莫让某失望、让王上失望、让高句丽之臣民失望才是。”

一旦唐军攻伐高句丽,大军抵达安市城,你给我守住了一切好说,若是守不住……

言语平淡,却杀机尽显!

那武将哈哈一笑,长身而起,作揖施礼,语气铿锵:“某杨万春在,安市城便在,莫杨万春死了,安市城依旧还在!某杨万春就算是粉身碎骨,亦要在安市城阻挡大唐的百万大军!末将军务在身,不能陪阁下饮茶赏景,还望勿怪,末将告退!”

言罢,也不理会渊盖苏文一脸阴沉,大步离去。

亭内的气氛陷入沉寂……

渊盖苏文吸了口气,举起茶杯,脸上阴沉之色一扫而空,展颜笑道:“匹夫无礼,不过赤胆忠心、勇冠三军,某又岂能忍心责怪?罢了罢了,随他去吧,来来来,二位同饮。”

赤胆忠心倒是不假,只是杨万春忠于的乃是荣留王,是高藏王,却非他这个大莫离支……

不过眼下大唐东征在即,渊盖苏文压力很大,他虽然暴虐残忍,但自绝根基这等蠢事却不会去做。杨万春乃是安市城守将,不仅勇猛无俦,而且用兵如神,乃是高句丽不可多得之名将,若是这个时候除掉此人,届时唐军攻来,谁能受得住安市城?

他最不缺的便是隐忍,今日这笔账记在心里就好,算账的时候多着呢。

唐军攻伐高句丽之时,若安市城守不住,杨万春自然玉石俱焚,万事皆休;若守得住,待到唐军退去,随便寻个罪名就将他收拾了……

那和尚欣然道:“阁下宅心仁厚,实乃高句丽万民之福也。”

举起茶杯,呷了一口,又开始摇头晃脑阖上双眼品尝滋味。

长孙冲笑了笑,自古拈起茶杯喝茶。

宅心仁厚?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渊盖苏文风姿雄伟,实则心胸狭隘;这老和尚慈眉善目,却阿谀奉承谗言媚上……

渊盖苏文放下茶杯,笑问长孙冲道:“长孙公子在平壤城待得可还习惯?”

长孙冲淡然一笑,道:“丧家之犬,能容大莫离支收留,已然是万幸,何谈习不习惯?”

渊盖苏文摇头道:“公子丰神如玉,吾高句丽百年亦难得出一个这样的人物,何必妄自菲薄?古之英雄,皆有起落,非到盖棺,何以定论?姜太公八十岁还在渭水之畔钓鱼,若是世人以此定论,谁能知其后扶保周朝八百年江山,被尊为‘百家宗师’?”

长孙冲道:“大莫离支果然非是常人,居然对汉家史迹了若指掌。”

渊盖苏文叹了口气,道:“孙武曾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吾高句丽世代遭受汉人侵略荼毒,若是不能知己知彼,如何守得住这江山国祚?”

长孙冲无语。

听上去好像高句丽人有多么委屈一样,自己隔三差五的挑衅行径全然忽略……(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0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