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反抗要杀,不反抗也要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反抗要杀,不反抗也要杀】

这位隋朝老兵昂着脖子,将房俊的话语翻译给矮壮倭人听。

那矮壮倭人又惊又怒,看着周围雪亮的矛尖横刀,又不敢硬气,只得垂头丧气道:“能否让我回去请示国守大人,再做定夺呢?”

张志德翻译了,房俊却理都不理这个倭人,大手一挥,道:“全军听令,立即搜查此岛,看看有无被奴役、被虐杀之汉人,一经发现,立即通报,若遭抵抗,就地格杀!”

“喏!”

被他一番言论刺激得荣誉感爆棚的兵卒们如狼似虎的扑上岛中各处,手里挥舞着横刀长矛,见人就杀……

矮壮倭人眼珠子都瞪圆了,急忙道:“为何杀人?我们明明没有抵抗啊!”

房俊一脸淡定:“你眼瞎了?分明就是抵抗了!唐军乃是仁义之师,若非尔等抵抗施放暗箭,某麾下之兵卒又岂会滥杀无辜?来人,将这个污蔑诋毁唐军之清誉的混账拖下去,就地斩首,以儆效尤!”

“喏!”

两个如狼似虎的亲兵扑上来,将矮壮倭人死死摁住,另一人抽出横刀,手起刀落,一颗斗大的人头随着一股鲜血喷出,咕噜噜滚出老远……

张志德老泪纵横:“杀得好,杀得好,这些畜生死不足惜,死有余辜!”

这四十年的阶下囚被人奴役凌虐,显然心里早已积攒了太多的愤怒和仇恨。

后边的金法敏却看得目瞪口呆,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这这……这也太过分了吧?

说杀就杀,这是要将这个佐渡岛上的倭人尽数杀光?

难不成大唐这是要跟倭国开战?

岛上一阵阵惨嚎吓得他心惊肉跳,生怕这房俊杀得性起,将他也给一刀剁了……

水师兵卒乃是十里挑一的青壮,在苏定方等名将的操练之下个顶个皆是精锐中的精锐,即便是放在卫戊西北对抗突厥的边军之中,亦是毫不逊色,面对等闲的府兵,说是以一当十亦不为过。

岛上的倭人兵卒只是一些大家族的私兵家奴,随意装备这一些简陋的兵刃,对付那些虾夷人的奴隶还行,可是面对大唐最精锐的水师部队,就好似一排排倭瓜躺在砧板上,任意宰割……

一队队唐军冲到岛上各处,杀戮遍布全岛。

佐渡岛看似孤悬海外,实则并不算小,单单岛屿南北两座山脉夹持起来的中间长方形的平原地带,就有三十里宽、六十里长,河流密布土壤肥沃,放眼望去,尽是刚刚收割之后的稻田。

而矿洞更是藏在两侧山脉之上,密林掩映,一时片刻亦不能全部控制。

房俊面色如常,大步走到岸上,早有兵卒寻来马匹,房俊骑上马就待前往岛上,却见到海面上一艘海船靠岸,一群人跳下来,径自向他这边跑来。房俊勒住马缰,回头观望,却见到为首一人正是多日未见的“无间道”吉士驹……

这位隐藏在倭国皇宫的虾夷人小跑到房俊面前,一揖及地,大声道:“虾夷人盼望大唐天兵如盼日月,今日大唐水师终于抵达鲸海,虾夷人弹冠相庆,跪伏相迎矣!”

不仅他神情激动,身后跟着的数个衣衫简陋相貌怪异的随从亦是各个喜不自禁,学着吉士驹的模样一揖及地,额头都快要贴上脚面……

房俊无奈,只得跳下马背,上前扶起吉士驹,道:“大唐于虾夷人乃是同盟,某与阁下更是好友,何必这般客气?”

吉士驹道:“虾夷人世代遭受倭人之凌辱欺榨,若非侯爷您仗义援手,支援我们兵械甲胄,怕是迟早要被倭人亡族灭种,您就像昊天之烈日,照耀虾夷人生存的土地,比我们最崇高的神明亦要更受爱戴!”

鲸海,既是日本海的古称……

虾夷人是当真被倭人欺负得狠了,不仅大部分被赶出了本州大岛,更有大量人口被掳掠成奴隶,成为倭人贵族的私产,如同牛羊牲畜一般劳作生产,种田开矿,这使得虾夷人数量锐减,已然迫近灭种之边缘。

正是这等黑暗无光之岁月里,却得到了大唐的援助,这对于虾夷人来说犹如黑夜之中重见光明,生存的希望使得他们对大唐感恩戴德,同时也意识到大唐之强盛,只需能够牢牢的抱住大唐这条粗腿,任劳任怨忠心耿耿,不仅能够生存下来,更能够夺回失去的土地!

所以在房俊这位直接负责虾夷人事物的大唐侯爵面前,就算让吉士驹现在舔房俊的脚趾,他也毫不犹豫……

房俊有些腻歪,这些虾夷人不学无术,说起阿谀奉承之词照比大唐的官员差距太大,丝毫没有让人如沐春风志得意满之感,只是感到无比尴尬,连忙将吉士驹扶起,问道:“客套话不必多说,你们准备得如何了?”

吉士驹恭谨答道:“吾等收到侯爷的传信,立即便组织族中青壮,此刻已然全部聚集在虾夷岛南部的沙颈岬,只待一声令下,即可杀回本州岛,重新夺回祖先生存之土地!”

其身后的随从各个神情亢奋,大声呼喝,面红耳赤。

房俊听不懂虾夷人的话,不过料想大抵也是“必胜”之类的激励之语……

房俊摆摆手道:“这个不急,先找个地方歇息一下,好生给我说说现在虾夷和倭国的形势。”

“喏!”

吉士驹应了一声,这才起身,亦骑上马匹,跟随在房俊身后向岛上走去。

约莫行了半个时辰,在一处河流交汇之处,发现几幢像模似样的房舍,张志德在马上遥指着那处房舍,道:“此处乃是越国国守阿倍比罗夫派遣的佐渡岛监守之居所。”

房俊瞅瞅四周景色不错,河流环绕稻田成片,便道:“先去那里歇息一番。”

一众人径自策马奔了过去。

到得近前,才发现也不过只是几间新修的房子,木质结构,屋内地面铺着地板,屋顶覆着茅草,几个佣人奴隶模样的刚一冒头,便被房俊的部曲亲兵上前摁住拖走……

屋内倒也算干净,房俊席地而坐,伸了个懒腰。

长时间的海上航行最是累人,此刻踏足实地,那种舒适感和轻松感令人浑身骨头都松弛下来。

自有亲兵去河边取来活水,烧开之后沏了茶奉上,房俊招呼苏定方、金法敏、张志德、以及吉士驹几人坐了,各自饮着茶水,亲兵已经生活刷锅,将带来的米粮菜肴整治干净,准备午膳。

至于此处原本的食物却不敢食用,万一有毒,那可哭都来不及……

房俊这才问道:“给某说说,现在这倭国是何形势?天皇是哪一位?先前张老哥以及吉士驹都提及什么越国、国守、阿什么罗夫的,都是怎么回事?”

他懂得不少历史,但是对于倭国古代历史却茫然无头绪。

不仅是他,就算是倭国的学者也所知不详,原因很简单,倭国古代没有文字……只有发音而无文字,所有的事迹都不可能详实的记载下来,只能通过口口传诵,而人的嘴巴最是不牢靠,很多事情说着说着就走了样,这便造成了倭国在汉子传入之前的历史一塌糊涂,根本没人能捋得清那笔糊涂账,只能秉承“伟光正”的原则,一概胡吹大气。

其实也说不上倭人不要脸,反正都是查无实据的事情,自然要挑好的说,难不成还要承认那些丑陋不堪之传说?

张志德被关押在这佐渡岛几十年,对此地之情形知之甚详,开口说道:“倭国诸岛名义上尊崇天皇,实则各自为政,天皇除去自己的领土之外,也管不了太多事情。不过这佐渡对岸之土地尽在越国掌控之下,越国国守阿倍比罗夫乃是天皇远亲,一向忠于天皇。”

吉士驹接口道:“正是如此,这阿倍比罗夫骠勇善战,性情暴戾,倭人屠杀我族人,此人当为第一,实乃我虾夷人不共戴天之仇人!”(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1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