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衣冠优孟】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衣冠优孟】

对比大唐来说,倭人无论在政治军事文化经济等等方面都全面落后,甚至落后的程度足有几百年,但这并不代表倭人愚蠢。

几百年倭人当真愚蠢,那些携带着最先进的文化漂洋过海而来的“渡来人”也足以给这个愚昧的民族带来智慧的光明……

天朝上国一直是倭人崇拜仰慕的存在,俯首称臣早已成为血液里流淌的基因,汉人再是如何强大,倭人也能够接受,然而现在不仅是高句丽愈发强盛,就连百济与新罗这些以往在倭国面前低眉顺眼的小弟也渐渐强硬起来,这是自大的倭人绝对无法容忍的。

几乎所有倭人中的有识之士,都能够意识到改革的迫切……

任何异常社会改革,都必须有一个主导者,可以是手执日月的帝王,也可是权倾天下的权臣。

当今倭国,皇极天皇高高在上,拥有着至高无上之地位,本应是知道改革的最佳人选,但是这位连续嫁给两位叔叔又抢了儿子皇位的美艳陛下,除了賣弄風騷以自己的身体服侍苏我氏父子以巩固皇权之外,在政治上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苏我氏的权势天下莫及,可他们却是守旧势力的代言人,改革就意味着打乱旧有的利益分配方式,这与苏我氏的利益违背,所以苏我氏非但不会成为改革的主导者,反而会不遗余力的打击改革。

放眼倭国,能够有资格、有能力、有魄力担当改革之主导者的人,唯有葛城皇子……

南渊请安已经点明他所代表的儒者阶层的态度,僧旻大师更是直接了当的看着葛城皇子,沉声道:“皇子殿下拥有天皇正统血脉,且年富力强,能力卓越,当挺身而出,带领吾等破除腐朽之制度,为大和国开创万世不易之基业!老朽固然无能,亦愿意以附骥尾,甘为犬马!”

窗外小雨淅淅沥沥,雨水落在屋顶的瓦当上,一股一股的汇聚起来倾泻而下,滴落在窗沿下的青石板上,“叮叮咚咚”的声响犹如一枚一枚大锤,狠狠的敲在葛城皇子的心头。

葛城皇子呼吸急促,兴奋欲狂!

他着实没有料到,今日前来拜会老师,居然能够得到这等意外之喜……

中臣镰足面色淡然,拈着茶杯缓缓的呷着茶水,却在案几之下轻轻踢了葛城皇子一脚。

葛城皇子浑身一震,从狂喜之中醒来,压抑住激动的心情,正色道:“身为天皇子孙,自当以振兴大和为己任!纵然前途坎坷遍布、荆棘丛生,吾亦当奋勇向前,决不让老师与僧旻大师失望!”

僧旻大师呵呵一笑,神色欣慰。

南渊请安一张威严的脸膛却并未多少喜色,锐利的眼神看着葛城皇子,道:“世间之事,纵然心志坚定百折不挠,却也并不意味着便都可以取得成功。吾等意欲改革朝政,振奋国民之心志,必不可贪功冒进,要循序渐进才行。”

葛城皇子肃然道:“还请老师赐教。”

什么叫循序渐进?

自然是要首先取得可以主导改革之地位,这个地位,只能是天皇之位……

可是意欲从皇极天皇和苏我氏手中夺取天皇之位,又谈何容易?

南渊请安道:“古往今来,但凡成就大功绩者,莫不是乾纲独断、心智坚韧之辈,皇子欲成就大事,当效仿大唐之皇帝。”

葛城皇子颓然道:“大唐皇帝英明神武,吾岂敢与之相提并论?”

僧旻大师摇头道:“不然!你可知大唐皇帝是如何登基上位?”

中臣镰足道:“听闻乃是谋逆篡位?”

关于李二陛下之事迹,固然早已天下流传,却并非谁人都能知之甚详,大多只是添油加醋以讹传讹,早已丢失了真相。

僧旻大师道:“如今之大唐皇帝,当年尚是秦王殿下,因才能卓越功高震主,深受其兄太子建成之忌惮,屡次打压数次陷害,直至最终意欲将其除掉。秦王命在旦夕,不得不奋力一搏。他先是向其父皇高密,言及太子诸般罪状,其父皇将信将疑,下诏几位皇子前往皇宫,当面对质。秦王早已买通皇宫北门玄武门之守将,翌日入宫之时埋伏重兵于此,待到太子到达此处,便群起而杀之!而后更逼迫其父皇退位,成就帝王霸业!”

顿了一顿,他目光灼灼的盯着葛城皇子,道:“皇子眼下之处境虽然与秦王当年不尽相同,却同是遭受迫害,苏我氏意欲立古人大兄皇子为下任天皇早已朝野尽知,皇子若安坐不动,结局已定,唯有死路一条!秦王面对其兄太子建成,皇子面对权臣苏我入鹿,简直就是历史的复制。”

未等葛城皇子说话,南渊请安面容肃穆,饮着茶水,说道:“春秋时候,楚庄王宫廷有位艺人优孟,《史记·滑稽列传》形容他长八尺,多辩,常以谈笑讽谏。优孟滑稽多智,常以调笑戏谑讽谏,他曾经劝谏楚庄王以大夫的礼仪厚葬爱马的不当之行。楚相孙叔敖深知优孟是位贤人,对其十分礼遇。孙叔敖死后,儿子很穷,优孟就穿戴了孙叔敖的衣冠去见楚庄王,神态和孙叔敖一模一样。庄王以为孙叔敖复生,让他做宰相。优孟以孙叔敖的儿子很穷为辞,并趁机对楚王进行规劝,庄王终于封了孙叔敖的儿子……后来,人们便用‘优孟衣冠’比喻擅于模仿他人。”

此言一出,就算是在愚蠢的人,也明白了南渊请安的意思。

既有珠玉在前,何不效仿之?

这回不仅葛城皇子目瞪口呆,连素来胆大的中臣镰足都吓到了……

这岂止是兵变?

这简直就是要血溅板盖宫,来一场家族大屠杀……

葛城皇子心中巨震!

老师是让他效仿大唐皇帝,血溅宫廷、逆而篡取?!

太刺激了,小心肝有点受不了……

中臣镰足沉吟道:“天皇陛下乃是正统,若皇子逆而夺取,岂非背负不忠不孝之恶名?”

僧旻大师含笑摇头,道:“青史之功罪,民间之善恶,又岂是那般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大唐皇帝逆而篡位,杀兄弑弟迫父退位,可是现如今大唐朝野上下可有几人对此非议?隋炀帝修建运河,功在千秋,可是他三征高句丽弄得民不聊生哀怨沸腾,所以他是昏君,大唐皇帝杀兄弑弟,可他励精图治勤勉政务,赏罚分明整肃吏治,国势蒸蒸日上,百姓安居乐业,所以他是明主……皇子,难道还不明白么?”

天下百姓也好,朝廷群臣也罢,大家并非十分在意帝王的个人品德,哪怕你是个十恶不赦之凶徒,干过数不尽的坏事,但只要能够对大臣们赏罚分明,能够让百姓们安居乐业,那么你就是一个好皇帝。

反之,纵然你是千古人杰道德典范,却疏于政务将国家治理得民不聊生,大家又岂会拥戴你呢?

葛城皇子乃是聪明灵透之人,听到此处,已是豁然开朗!

世间所有的一切,追根究底,都是攸关自己的利益。

赏罚分明,就能够保证大多数文武群臣的利益,所以他们会死心塌地的拥戴你;勤于政务、整肃吏治,就能够让天下百姓不被苛政所害,不被税赋所累,都能吃饱饭,自然都会歌颂你……

中臣镰足却忧心忡忡,觉得南渊请安与僧旻大师有些冒进,出言提醒道:“可是苏我入鹿权倾天下,家中部民死士数千,不仅甘樫丘上苏我氏的山城易守难攻,更在飞鸟寺内囤积了数千僧兵,尽皆装备精良骁勇善战,万一失手,非但皇子难求活命,恐怕皇室亦将遭受其屠戮,吾等成为千古罪人矣!”

圣德太子的《十七条宪法》犹如绳子一般紧紧将苏我氏的野心绑缚,使之不敢升起谋朝篡位之心。可一旦效仿大唐皇帝那般刺杀苏我入鹿,谁敢保证不会使之彻底发狂,再也不顾后果悍然纵兵入京,将天皇一脉杀个干净?

苏我入鹿平素最是豪横残暴,诛灭天皇血脉这等事看似疯狂,但那个魔王却绝对做得出来……(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1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