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家族的延续】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家族的延续】

权臣与帝王之间总会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这是由双方各自的利益决定的,权臣的影响力越大,彼此之间的嫌隙便会越深,这是必然的。

当夜在飞鸟寺的各方之中安置下来的王玄策并不知道,他只是奉房俊之命前来与苏我氏搭上线,使得在之后关于佐渡岛的争夺之中能够有一个“奥援”,若是能够因此使得苏我氏与天皇离心离德那就更好,却浑然不知意外的正巧赶上苏我氏面临巨大危机,他的二十副重装甲具以及他的承诺,居然给苏我氏增添了一份濒临绝境破釜沉舟的勇气……

苏我虾夷想的很简单,房俊为何向他示好?

无非是追求利益而已。

无论作为大唐皇家水师的统帅,亦或是掌握大唐江南商贾货殖的市舶司创立者,有一个苏我氏这样的盟友,必将使得利益能够最大化。

苏我氏破釜沉舟背水一战,若是在这飞鸟京中被皇室与儒者集团联手剿杀也就罢了,自然万事皆休,可只要能够占据皇宫攫取到倭国最高只权利,房俊的皇家水师必然会帮他对抗接踵而至的天下封国之联合讨伐。

说到底,无非是出让利益而已,只要价码足够,一切绝无意外……

苏我虾夷年岁不小,却绝非一个墨守成规之人,否则当年也不会因为推崇佛教废黜倭人祖先信奉之神祗,而与物部氏展开旷日持久的“信仰之争”,并一举将世代显宦实力雄厚之物部氏彻底击溃。

外边的天色越来越暗,挺拔的松柏在夜色之中渐渐变得树影婆娑,苏我虾夷的心也渐渐平复下来。

一生历经无数的大风大浪,早已养成了每遇大事愈发冷静的习惯。

冲动是魔鬼,只有平心静气方能思虑周详,他坐回茶几之后,一边慢慢的饮着茶水,一边在脑子里详细推算每一步的成败得失……

直至夜半更深,苏我虾夷才起身,精神抖擞的走出禅室。

包括苏我入鹿在内,无数苏我家的忠心部曲早已候在门外,这些人一言不发,静悄悄的肃立在门前树下,见到苏我虾夷走出,顿时神情振奋!

这些人俱是苏我虾夷父子的心腹,早已从苏我入鹿出得知目前之处境,对于苏我氏父子的抉择万分拥戴。

要么含辱受屈而死,身死族灭,要么拼洒热血而死,死得其所!

若侥幸不死,那便是扶保苏我氏替代天皇成就霸业之功勋,苏我氏执掌天宪登峰造极,他们这些部民家将,一个一个都是从龙之功,子子孙孙便是世袭罔替之贵族!

既然已是身临死地,拼死一搏,死则死矣!

苏我虾夷虽然垂垂老矣,但是气势却未曾渐褪半分,在这些部民家将心中之影响力亦未曾降低,他的每一句话,都是比之天皇法旨更为重要的存在。

他便站在禅房门口发号施令,一道道命令下达,便有人当即领命,而后迅速离去准备办理……

最后,苏我虾夷看向苏我入鹿,沉声道:“吾家不能率先对天皇发难,所以明日纵然宫内是刀山火海龙潭虎穴,吾儿亦要走上一遭。若是……”

“父亲放心!”

苏我入鹿身躯雄壮,双目炯炯,霸气侧漏:“葛城小儿,不过是豚犬耳!若是毫无防范,或许尚会被龌蹉鼠辈阴谋暗害,现在万事俱备,只要那些人稍有异动,孩儿必将手起刀落,一个不留!届时杀透宫阙手刃天皇,于板盖宫迎接父亲,成就吾苏我氏之千秋大业!”

苏我虾夷缓缓点头,心情却略微复杂。

想起板盖宫内那个未及及笄便委身于他,视他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甘愿自荐枕席奉献處子之身,并且其后数年一直保持鱼水之欢直至被他一手扶持成为皇极天皇的宝皇女,现在却要以其之鲜血成就苏我氏的千秋伟业,也不只是个什么滋味……

见到父亲迟迟不语,苏我入鹿又问道:“近几年叔父与葛城皇子一系走得很近,双方关系亲厚,恐怕有不测之祸……”

苏我虾夷顿时瞪眼,喝叱道:“放屁!就算我死了,也绝不许动你叔父一根毫毛!”

苏我入鹿吓了一跳,连忙闭嘴,心中却难免不忿。

叔父苏我石川麻吕与葛城皇子的心腹中臣镰足交情莫逆,这几年更是彼此亲厚,很多时候出则同车、入则同寝,早有“苏我氏内部分裂”这等谣言传出,外界纷纷猜测苏我石川麻吕意欲在苏我虾夷死后取苏我入鹿而代之,然则每一次苏我入鹿提及此事,都被父亲狠狠训斥,让他不要多管闲事,更不许动叔父的歪脑筋……

只是苏我入鹿对父亲又敬又怕,不敢有丝毫忤逆,即便心中再是不忿,也只能垂眉低眼,转身离去。

看向儿子苏我入鹿的背影,苏我虾夷眼神愈发深邃难明,他自然知道继他之后儿子也成为宝皇女的入幕之宾,然而看着儿子这副兴奋难抑磨刀霍霍的模样,完全没心没肺,现在连自己的叔父亦是毫无骨肉之情,不禁暗暗唏嘘。

无情纵然可以少了牵挂,乃是成就霸业之先决条件,却也难免太过没有人情味儿。

也不知是该骂一顿,还是该夸两句……

自入秋以来,飞鸟京淫雨霏霏,久未放晴。

苏我石川麻吕早早起床之后用过早膳,然后再侍女服侍之下更换了雪白了中衣,穿上朝服,坐在堂中饮着清茶,等候上朝之时到来。

今日是“三韩”入贡之日,身为朝廷主官外交的大臣,苏我石川麻吕是必须要到场的。

屋外小雨淅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紧接着房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一母同胞的弟弟苏我赤兄疾步入内,神色仓惶,低声呼道:“大兄,大事不好!”

苏我石川麻吕微微蹙眉,放下茶杯,训斥道:“毛毛躁躁,成何体统?”

苏我赤兄全当没听到,上前两步来到兄长面前,压低声音道:“我收到消息,昨夜族中部民死士尽皆收拢在甘樫丘山城,就连飞鸟寺中的僧人也严阵以待,定然是有大事发生!”

苏我石川麻吕暗暗蹙眉,并未言语。

苏我赤兄环顾左右,见到无人近前,这才低声问道:“大兄,你说伯父是不是知道了我们今日意欲行刺堂兄,所以要先下手为强,将吾等兄弟铲除掉……”

“闭嘴!”

苏我石川麻吕沉喝一声,瞪着兄弟,断然道:“此事不可再提,心中有数就好,无论时局如何变动,一切按照计划行事!”

苏我赤兄大急,道:“若是伯父有了防备,吾等还要对堂兄动手,岂不是自寻死路……”

“砰!”

苏我石川麻吕将桌上的茶杯狠狠投掷在苏我赤兄的额头上,顿时茶杯碎裂,鲜血流下,眨眼便染红了苏我赤兄半边脸。

“再敢言及此事,信不信吾一剑斩了你?”

看着兄长双目圆瞪,神色狠厉,苏我赤兄吓得心里一颤,纵然有些委屈,不觉得自己有何处不对,却也不敢反驳,只得捂着伤口道:“是弟弟的错,再不敢妄言……”

苏我石川麻吕叱道:“出去!好生处理一下伤口,按照原计划行事,绝不可自作主张,擅自行动!”

“是!”

苏我赤兄一脸郁闷,捂着额头急忙溜走……

苏我石川麻吕看着兄弟的背影,眼中怒火渐褪,代之而起的是一片迷惑。

古之世家门阀之所以能传承千年屹立不倒,最重要的便是从来不会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每遇到天下板荡朝局变幻的危机之时,往往子孙分别站到不同之阵营。

无论结果如何,总有一支会延续辉煌,传承家业……

苏我氏风光百年,近几十年更是手执天宪连天皇都在掌控之中,已然是盛极必衰之局面。

苏我虾夷父子权倾朝野,同时亦是仇家遍地,一旦苏我氏倾倒,势必惹得群起而攻之,亡族灭种之日不远矣。

所以,苏我石川麻吕才会违背苏我虾夷之意志,与苏我入鹿对立,站到葛城皇子的阵营之中。

只是早已认命的伯父苏我虾夷,却又为何做出这番大动作呢?

难不成是想要奋力一搏,与天争一争?(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1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