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皇宫御宴】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皇宫御宴】

当皇极天皇自后殿缓缓步入正殿,满殿群臣尽皆俯首施礼,口称“陛下”。这种称呼在以前是没有的,倭国天皇照比中原王朝的皇帝就是一个十足的吊丝,平素也是“你你我我”的,只不过自从圣德太子之后开始全方位的学习汉人,汉人的文化、技艺、习俗等方方面面随着一波一波的留学生、留学僧返回传入倭国,几任天皇都觉得还是人家汉人皇帝高大上啊,连自称的“朕”都那么威武霸气,干脆一股脑的都学了去……

这个时期的倭国,心甘情愿给大唐当小弟,大唐的屎都是香的,文化、习俗、衣着、制度、建筑、医疗……但凡是大唐有的而且又是留学僧们可以接触得到的,全部照搬回来。

而且只要是从大唐传回来的东西,立即就能形成风潮,从皇室到贵族再到平民,竞相效仿,引以为豪。

但凡说汉话、写汉字、行汉礼,皆能高人一等,受人尊敬。

而倭国形成独特的民族文化渐渐有别于汉人,正是在皇极天皇让位于孝德天皇,倭国举国实施“大化革新”之后。故此,从历史意义上来说,“大化革新”奠定了倭国的民族底蕴,与千年之后的“明治维新”一举使得倭国成为世界列强不相上下。

而房俊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谋略倭国,就是意欲掐断倭国的历史进程。

就算有些事情因为历史的惯性依旧会发生,但若是能够搅乱倭国的皇位传承、社会结构,那么注定发生的事情也会晚上那么一两百年……

千万别小看这一两百年,历史的河流一旦进入岔道,谁知道最终会奔腾向哪一个方向?

皇极天皇在御阶之上落座,一身盛装高贵威严,美艳的容貌清冷肃穆,少了几分妩媚,多了几分端庄,任谁也看不出这位倭国至高无上的天皇陛下在床榻之间是那般的風流冶荡……

“三韩”使者分别上前觐见天皇。

高句丽的使者是宝藏王的宠臣先道解,百济的使者是百济王扶余璋的王子扶余丰,相比来说,新罗使者金法敏固然是王室子弟,但地位却低了不止一个档次,殿上倭国文武官员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无论站在何种阵营,新罗这种明显轻忽天皇的做法都令人不爽。

金法敏却淡然自若,好似完全看不见倭国官员不满的神色,低眉垂眼,觐见之后便束手立于一侧,一言不发。

苏我石川麻吕起身,宣读天皇法旨……

无非就是一些居高临下的话语,既表达了对于“三韩”臣服恭顺的赞许,又字里行间的隐隐一番威胁敲打,若有不臣之心,说不得倭国大军就会渡海而至,兵戈相向。

其实说起来“三韩”的地方不比倭国小多少,人口还要更多一些,然则从古至今,但凡交战,面对凶悍野蛮的倭人就从来没有占便宜的时候,打一次吃一次亏,打到后来见到倭人就叫爸爸,哪怕有宗主国给其撑腰,也不敢在倭人面前硬气一回……

殿上歌舞升平。

等到苏我石川麻吕宣读完诏书,皇极天皇摆摆手,命令开宴。

这是保留曲目,以示对于“三韩”之重视,只是今日皇极天皇俏脸清冷,显然对于新罗只派来一个金法敏大为不爽,说不得此刻正在心里琢磨着要不要事后言辞申饬一番,对新罗予以警告。

巴结上大唐,就敢不将倭国放在眼内了么?

着实可恶……

金法敏却没什么好怕的。

既然善德女王已经与大唐结盟,自然是要处处向大唐示好,纵然倭国因此而不满,他们又能如何?金法敏亲眼见证了大唐水师之强悍,可谓是睥睨七海纵横不败,就算倭国当真意欲对新罗出兵征伐,恐怕届时在大唐水师封锁之下,他们都未必敢出海……

虽然有些狐假虎威的小可耻,不过金法敏却全不在意。

新罗弱小,周围强敌环伺,那就必然要依附于强者才能生存,难道还能舍了大唐,去巴结倭国?

高句丽固然与汉人积怨甚深不可调和,可百济却也非是一心想要联合高句丽对抗大唐,只是因为他们与倭国走得太近,实在是无法改弦易辙而已……

御宴琼浆,但是在金法敏看来,却实在有些寒酸。

不由想起与房俊一同前来的那一段时间,于战船之上每日里各式各样的海鲜煎炒烹炸蒸煮,任意一样都远胜过眼前这一桌如同嚼蜡的所谓御宴……

不过来者是客,总得给倭人几分颜面吧?

金法敏挑挑拣拣,随意夹了几样看似不错的菜肴,放在嘴里尝了尝,味道一般,又端起肃立一旁的侍女斟满的美酒,饮了一口,口感还不错,却是大唐传来的葡萄酿……

倭国早在汉朝之时便从华夏引入了筷子,与华夏一样称其为“箸”,至于三韩,已然不可考据,实在是与华夏文明源远流长纠葛甚深,怕是自从有这个民族诞生起,便已经有筷子的存在。

筷子可以称之为一种艺术品,不仅代表了源远流长的华夏文化,更衍生出许多讲究和规矩,死板的倭人更是偏执狂,据说使用筷子的禁忌多达二十几项……

至于此时尚在茹毛饮血的欧洲人,还只是随身带着刀子,走到哪里生一堆火将肉烤熟便割了来吃……叉子更是十五世纪之后才出现的东西,原因是因为烤熟的肉类用刀子割完之后依旧很热,难免烫手。

没错,这些野人抓着烫手的肉吃了一千多年,然后终于发现可以用叉子解决这个难题,却反过来要嘲笑筷子不如刀叉……

世界各国的菜肴各有优劣,单纯的评价谁更好,其实是一件并不严谨的事情。公认的法国菜高档,但是他高档在哪里呢?并不是味道独步天下,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它原材料的贵重。可若是说起用最普通的材料做出来的菜肴,谁特么能比中国菜更好吃?

中国人从来不在乎吃的是什么,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有毒的没毒的生的熟的软的硬的,只要是能吃的,中国人都可以吃,乞丐可以吃,皇帝照样吃,咱们从来不在乎吃的是什么,只在乎怎么吃。

动辄鹅肝松露鱼子酱,菜单上都是这些玩意,可谁听说中国人吹嘘只有象拔熊掌龙虾鲍鱼才能做出最好的菜?

“满汉全席”一百零八道菜,有几道菜是依靠食物的珍贵才能位列其中的?

用最普通的食材,通过不同的搭配用不同的烹制方法得到不同的口味,却依然尽得食物之真味,这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题,更是一个哲学题。

老外并不懂……

呃,扯远了。

酒宴上虽然因为皇极天皇的冷脸使得气氛有些稍稍凝肃,不过大臣们相互之间却依旧时不时的低于几句,还算是没有冷场。

中臣镰足出去一趟,不一会儿返回,他的位置距离苏我入鹿不远,频频举杯向苏我入鹿劝酒,苏我入鹿酒量颇深且性情豪爽,纵然明知中臣镰足乃是葛城皇子之心腹,极有可能对自己不利,却依旧酒到杯干。

金法敏胃口不太好,食物不是太合口味,便心不在焉的用膳,不停的打量宴席上的诸人。

然后不经意间,就见到一副有些奇怪的场景……

海犬养胜麻吕手里捏着酒杯,不停的对坐在他对面的佐伯子麻吕与葛城稚犬养网田两人使眼色,只可惜对面这两人只是低着头一个劲儿的吃饭,大概是吃得太急噎着了,不停的喝水,额头甚至能够看见明显的汗渍。

海犬养胜麻吕不停的使眼色,神情甚是焦急,眼珠子都快撇出来了,那两人却依旧只是低着头,面色难看,一脸冷汗……

这什么情况?

金法敏一头雾水。(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1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