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苏我入鹿之死】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苏我入鹿之死】

听到外面传来的潮水一般的喊杀声、惨嚎声,无论中臣镰足亦或是佐伯子麻吕,甚至就连本已面色惨白的葛城皇子,都脸色一变再变!

皇宫正门居然这么快就被攻破了……

中臣镰足气得不知说什么好,那么多的禁军,皆是倭国军中精锐,怎地居然连一群苏我氏的部民战兵都挡不住?

他又气又急,跺脚大喝道:“大家一起上,先斩杀苏我入鹿!”

危机关头,即便是皇极天皇的性命也顾不得了!

皇极天皇死在这里固然会使得葛城皇子处于不利之境地,可是若不能斩杀苏我入鹿然后击溃苏我氏的战兵扭转乾坤,他与葛城皇子便只有身死族灭之下场,还谈什么形势有利无利?

总得有命在,才能去谋略天皇之位吧……

葛城皇子亦是个枭雄人物,此刻也一咬牙,管不了母亲皇极天皇的死活了,忍着剧痛大声道:“谁斩杀苏我奸贼,官升三级,赐金万两!”

他以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可是殿上这些人都是精明得过分,谁都会权衡形势,纵然这等重赏能够让人心动,但是你首先得剿灭苏我氏攫取天皇的权力才行,现在苏我氏的战兵已经攻入宫内,谁胜谁败可说不好,若是现在杀了苏我入鹿,待会儿苏我氏反而大获全胜,那可就悲剧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心有谋算,忠心死士还是有几个的。

跟随葛城皇子入宫的几个,便是他豢养的死士,眼里根本没有什么功名利禄权衡利弊,只要是葛城皇子的命令,那就必须不惜性命的执行!

包括刚刚砍了苏我入鹿一刀的佐伯子麻吕……

那几个死士与佐伯子麻吕闻言,当即一提兵刃,就扑上前去杀向苏我入鹿。

皇极天皇惊骇欲绝,尖声叫道:“都退下,都退下,你们想要谋害朕的性命不成?你们这些乱臣贼子,啊啊啊……不要过来,他会杀掉我的……”

然而佐伯子麻吕等人哪里听他说话?

他们都只是认准了葛城皇子,现在唯有杀掉苏我入鹿然后击退苏我氏的战兵,才能保得住葛城皇子,他们这些人才能活命!

至于皇极天皇?

反正用不了多久这个表子也得退位让贤将皇位让给葛城皇子,早死一步,反倒是省事……

佐伯子麻吕发了狠,浑然不顾皇极天皇的威胁哀求,冲上前去不仅没有先杀苏我入鹿,反而一刀狠狠的扎进皇极天皇饱满的胸膛,长刀透体而出,余势未歇,刀尖自皇极天皇后背透出,再次扎进猝不及防的苏我入鹿左胸。

苏我入鹿发出一声狂吼,一脚将皇极天皇踹得飞出去撞在佐伯子麻吕身上,将佐伯子麻吕撞得踉跄后退,差点跌倒在地,长刀也顺势从苏我入鹿左胸抽出,带出一蓬鲜血……

这一刀正中苏我入鹿的心脏部位,纵然苏我入鹿豪勇剽悍神力惊人,浑身力气也随着喷涌的鲜血瞬间倾泻而出,缓缓歪倒在地,两只眼睛不甘的瞪着远处的佐伯子麻吕,慢慢的没了生气。

佐伯子麻吕这一刀,杀死了两个倭国权力最大之人……

不远处的苏我石川麻吕眼睁睁的看着苏我入鹿毙命当场,眼皮子跳了跳,死死闭着嘴,将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一言不发。

只不过先前是苏我虾夷这一支试图以自掘坟墓来保住苏我氏的延续,现在则便成很可能是他苏我石川麻吕这一支要陪着葛城皇子陪葬……

但无论如何,他都必须站在葛城皇子这边,因为谁也不知道最终的胜利者会是谁,苏我家必须保证有一个人是站在胜利者的一方!

对于家族传承来说,一丝风险都不能承担……

在这一刻,苏我石川麻吕心里居然升起哪怕自己这一支全部身死都心甘情愿是的愿望,因为那就意味着苏我虾夷将会对大获全胜,甚至有可能更进一步,成为从古至今第一个不属于天皇血脉的倭国皇帝!

这么想想,即便是死,也死得其所。

心中顿时释然,那一丝丝的悲壮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反而充满了无限期待……

大雨越下越大,雨水将飞鸟寺内的松柏洗刷一新,看上去青翠碧绿,没有半分秋意萧瑟之感。

雨水顺着檐瓦流下,倾泻成线。

王玄策站在窗口,望着寺内往来奔波的僧兵,神情凝重。

自昨夜半夜起,寺内便人影幢幢声势吵杂,一队一队的僧兵开始集结,把守住寺庙的各处门户要地,更有外人时不时的往来穿梭,似是不断的传递着什么消息……

发生了何事?

王玄策一无所知。

固然苏我虾夷并未派人限制他的行动,可是瞅着如此热火朝天的情形,王玄策自觉还是不要插手的好,毕竟他的身份有些敏感,水师此刻尚霸占着佐渡岛,他却跑来苏我虾夷栖身的寺庙内,若是被忠于皇室的人看到,难免横生波折。

他的任务是离间苏我氏与天皇的关系,最好能够将其策反,并不是在形势尚未成熟的时候便使其遭受到天皇的猜忌和打压……

然而越来越凝重的气氛,却让王玄策暗暗焦急。

门口有脚步声响。

一人自门外快步入内,脱掉身上披着的蓑衣,来到王玄策面前,低声道:“阁下,你让我打听的事情,打听到了……”

这人语调生硬,发音不准,不是汉人。

而是金法敏留下来的一个精通汉语、倭语的外交官员,而且熟悉倭国形势,以便帮助王玄策处理紧急事务。

眼下却是正好得其所用……

王玄策将目光从窗外收回,问道:“寺内发生了何事?”

那人道:“不仅仅是飞鸟寺内如临大敌,尚有一队队苏我氏的战兵部民从各处的田地庄园撤回甘樫丘,声势浩大。”

王玄策蹙眉:“甘樫丘又是何地?”

对于倭国情形,他的确是知之甚少……

那人道:“甘樫丘乃是苏我氏的府邸,整个府邸都修筑成山城模样,易守难攻。”

王玄策心里“砰”的一跳!

今日是三韩向倭国之王朝贡之日,此刻满朝大臣尽在板盖宫,整个飞鸟京也必然会守备森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苏我氏开始老巢布置重兵扼守山城,飞鸟寺僧兵集结严阵以待……

背后发生了何事?

王玄策无从猜测,但是他知道,苏我氏必然与某一方产生了冲突!

或者是朝中的老牌贵族,比如隐忍蛰伏的物部氏;或者是掌握着权力的受到汉人影响甚深的中层阶级,比如以葛城皇子为首的中臣镰足等人;甚至,有可能是拥有至高无上地位的天皇……

无论是哪一个,都意味着冲突的规模小不了,否则何以使得权倾朝野的苏我氏这般大张旗鼓、兴师动众?

王玄策舔了舔嘴唇,觉得自己似乎摸到了一个天赐的良机……

房俊交给他的任务是交好苏我氏,尽量让苏我氏感受到唐军的支持,使得他们在作出任何决定的时候都能够更有底气,更大胆,更疯狂!当然,按照房俊的设想,是当北方的虾夷人蝗虫过境一般攻城掠地之后直抵飞鸟京,对于倭国朝廷展开无与伦比的压迫力度之后,现在在苏我氏心里埋下的这颗钉子才会凸显作用。

可是现在,王玄策忽然觉得或许可以将这个时间提前一点……

不管苏我氏与谁发生了冲突,必然是不相伯仲的对手,如果双方不仅仅只是拉开车马唇枪舌剑一番然后偃旗息鼓,而是摆开阵势真刀真枪的干一场,必然会对倭国朝政造成极大的动荡。

倭国的制度本就松懈散乱,做不到如同大唐那般从中枢到地方如臂使指,一旦政局动荡,整个倭国都势不可免的陷入动荡。

房俊要的不就是这样的机会么?

现在虾夷人还未曾掀起风浪,倭人自己就把局势搞得乱起来,真真是天助我也……

若是这个时候不做点什么,而是傻乎乎的呆在房间里看戏,王玄策觉得自己以后定然会因为错失了这么天赐良机而后悔,他当机立断,让人备好蓑衣,打开门走进大雨之中,径自前往苏我虾夷所在的禅房。(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