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苏我摩理势稍作沉吟,问道:“既然老家主已然拒绝,老朽恐怕亦是无能为力,足下怕是要枉费心机了。”

王玄策并不气馁,道:“在下多说一句,现在倭国大便在即,苏我家身处漩涡之中心,无论愿不愿意,都必将成为众矢之的。这个时候,正是需要朋友帮助的时候,老先生何以拒绝得这般轻率呢?”

苏我摩理势手里拿起茶杯,却没有喝,而是斟酌半晌,道:“那足下不妨说说,那位华亭侯能够给予苏我家何等帮助?”

王玄策见到有戏,根本不跟他兜圈子,直接开门见山,道:“吾家侯爷掌管大唐华亭镇市舶司,所有大唐海外贸易尽在手中,若是苏我家与侯爷合作,其中的利益,想必不用在下赘述吧?”

倭国贫穷,商业落后,但正是如此,所有的家族反而更加注重商业,因为相比于耕田种地收取租赋来说,商业货殖之利远胜其十倍百倍!

可以说,谁攀上了房俊这棵大树,谁就掌握了财富的钥匙……

而财富,恰恰的权力与武力的基石。

说到这里,苏我摩理势的确已经心动了,不过他依然摇头拒绝道:“老朽行将就木,族中大权早已放置多年,这些话尔等应当去跟老家主说才是,与我说却是无用。”

王玄策轻笑一声,坐在苏我摩理势对面,目光炯炯与其对视,轻声道:“人活一世,所谓何来?有些人仗剑江湖一生浪荡,有些人刻苦读书研习大义,有些人笙歌燕舞纵情享乐……然而归根究底,不还是一辈留一辈,谋一个封妻荫子?为儿孙后代打下一片江山、留下一片家业,待到逢年过节,后辈们享受着祖先余泽,能够恭恭敬敬在坟前磕个头上柱香,记得今日之富庶安乐皆是拜这位祖宗所赐……”

说到此处,他顿了一顿,上身微微前倾,看着苏我摩理势,道:“若是苏我家就这般延续下去,后代子孙记得荡清环宇振兴家业的苏我马子,记得手执朝纲力挽狂澜的苏我虾夷,甚至记得勇猛无俦慨然赴死的苏我入鹿……可是谁记得您呢?”

苏我摩理势慢慢的饮着茶水,面上毫无表情,就放佛王玄策的话语一个字也未听入耳中,更未放在心上。

然而其凝滞的动作,却显露了内心的震荡……

王玄策趁热打铁:“足下淡泊清宁,可是您的儿孙亦是如此么?即便现在如此,一辈子亦要如此么?”

苏我摩理势将茶杯放到桌上。

这几句话,深深的扎进他心里……

他从不认为自己无能,只不过时运不济,先是兄长苏我马子光芒四射,接着是侄子苏我虾夷砥柱中流,一前一后,将他的才华尽数遮掩,世间无人再去将目光放在他身上。

然而他从来未曾妄自菲薄,若非有苏我马子与苏我虾夷竟相辉映,他自信亦可带领苏我家达到今时今日之地步!

命运如此,却也只能慨然长叹……

但正如王玄策所言,人死留名、豹死留皮,自己百年之后能够留下什么?

什么也没有。

世人只知苏我家有苏我马子专美于前,有苏我虾夷承继于后,何人知道尚有他苏我摩理势此人?

他想要青石留名,更想流芳百世,让后世子孙都记得曾有他这样一个祖宗……

尤为重要的是,苏我入鹿、苏我石川麻吕命丧大极殿,苏我虾夷子嗣断绝,所以不愿更进一步冒险攫取至高无上之权力,可他苏我摩理势这一支却是子孙成群、人丁兴旺!

就算自己这辈子平淡的度过,可是如此天赐良机放在面前,为何不能给自己的子孙争一争呢?

想想一旦自己能够将天皇之位攥在手里,百年之后,儿孙后代尽皆称皇,将自己的灵位端放与宗庙之内,百年千年承受香火血祀……

苏我摩理势心情震荡,有些压制不住。

“你们要什么?”

他看着王玄策,反问道。

无利不起早,唐人若是得不到好处,何苦来帮助自己?

他必须弄明白唐人的要求,看看是不是自己承受得起,不然哪怕眼下这个时机足以令他改朝换代,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放弃。

王玄策极力压制着心中狂喜,淡然竖起两根手指,道:“第一,我们要佐渡岛,第二,我们要倭国的海贸垄断!”

苏我摩理势缓缓颔首,这两个要求并不过分。

佐渡岛已然被唐军水师占据,无论自己答不答应,唐人都不会轻易撤走,而若是唐军自己不走,倭国是没有能力驱逐的。至于垄断倭国海贸更不是问题,现如今天下最大的海贸国家便是大唐,与之相比,新罗、百济、高句丽等国根本不堪一提,就算倭国的海贸被大唐垄断,也没什么关系。

至于唐人将货物的价格大幅度提升以便获取暴利……大不了倭国不买唐人的东西便是了,倭国九成九都是农民,即便完全断绝海贸亦可自给自足,不可能受在商业上到唐人的挟制。

不过此事委实重大,他固然心动,却一时难以决断。

苏我摩理势慎重道:“且让老朽想一想,足下不妨在府中暂住两日,再给你一个答复。”

王玄策道:“正当如此,在下倒是不急,只是前辈亦知道,此等机缘千载难遇,若是平白错过,怕是要抱憾终生……只需前辈做了决定,在下位于难波津的船队上尚有数百精兵,足以扶保前辈登上那个位置。那在下先行告辞,前辈仔细思量便是。”

言罢,他颔首示意,起身与金法敏走出房间。

欲速则不达,不能给予苏我摩理势太大的压迫,否则极易起到反效果。

不过他相信苏我摩理势会做出聪明的决定,没有人能够对那个位置无动于衷,苏我虾夷若非子嗣断绝,恐怕也不会拒绝自己的提议……

挥手让仆人跟上去安排王玄策两人的住处,叮嘱切切不可慢待,然后苏我摩理势便跪坐在屋内,皱着眉毛,权衡利弊。

天色已然渐渐暗下去,大雨如注一刻未停,屋内湿气凝重。

片刻之后,其子苏我明太匆匆赶来,因雨势太大走得又急,衣衫下摆已然湿透,他却顾不得这些,径自来到苏我摩理势面前跪坐,上身前倾,疾声问道:“父亲,眼下实乃吾家更进一步之良机,何不谏言大兄逆而篡取,创下苏我家千古不易之基业?”

他口中之“大兄”,自然是苏我虾夷……

苏我摩理势蹙眉不语。

苏我明太心急火燎,不停劝说,在他看来只要心狠一些,苏我家完全有可能坐上天皇之位,如此一来所有苏我家子弟就都成了天潢贵胄,诺大的倭国尽由自家支配,何其爽哉?

苏我摩理势沉默良久,方才抬头,道:“去看看门外有没有人,安排两个心腹,禁止闲杂人等靠近。”

“是。”

苏我明太知道这是有重要的事情,赶紧起身到了门口,将自己带来的两个仆人安排在门外,不许任何人靠近。

回到屋内,苏我摩理势这才将事情一一讲述……

听到苏我虾夷断然拒绝父亲更进一步逆而篡取的谏言,苏我明太扼腕叹息,郁闷不已,等到听见唐人找上门来意欲结盟,襄助苏我家谋朝篡位执掌倭国之天宪,苏我明太兴奋得差点跳起来!

我只是想当一个混吃等死的天潢贵胄啊,老天居然给了我一个当天皇的机会……

“父亲,何须迟疑?以唐人之武力配合咱家之势力,放眼倭国,谁人可敌?如此天赐良机,可万万不能放走!”

苏我摩理势看着神情激动眼珠子都泛红的儿子,迟疑一下,道:“可就算如此,如何能够说服你那位大兄?那是老家主,威望在族内不作第二人想,为父与之相比差得太远,恐怕没人应和我……”

苏我明太一拍大腿,道:“父亲谬也!若是平常,父亲自然无法与大兄抗衡,然而如此逆而篡取奠定家族皇图霸业之良机,族中哪一个不是脸红耳热,谁不想苏我家取皇族而代之?说到底,谁能给大家带来更大的利益,大家就都听谁的!”(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2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