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各方反应,瞠目结舌】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各方反应,瞠目结舌】

房俊兴奋得差点蹦起来!

若是在后世有人得到了这几件被倭国人视为神赐之物的神器,应当会被国人视为民族英雄大加歌颂吧?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引发又一场中日战争……

“可是如何鉴别这三件破烂儿到底是不是所谓的‘三神器’?”一个校尉在一边站着插话,他不知道什么神器鬼器,但他知道凡是珍贵之物大多都是有真有假,甚至有时候还会故意制造几件赝品出来以假乱真,保护真正的宝贝。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见到“三神器”真容的人极少,号称“万世一系”的天皇一脉甚至都死绝了,别说真伪难辨,就连这仨破烂儿跟“三神器”到底一不一样都无法证实……

正巧这时,王玄策风风火火的走进来,手里扬着一封信笺,大呼小叫道:“侯爷,虾夷人打到飞鸟京了!”

房俊精神一振:“虾夷人果然不负某之期望,干得漂亮!”

虾夷岛的冰天雪地虽然带给虾夷人艰苦的生活,却也磨炼了他们的体魄,较之身材矮小气短力虚的倭人,只要给予他们更好的后勤辎重,完全可以碾压倭人。只可惜这个民族的繁殖能力太差,人口太少,不过这也正是可以让房俊安心“培养”的优点……

金法敏虽然不知房俊早已暗中支持虾夷人跟倭人对着干,私底下赠送给虾夷人不少唐军淘汰的武器装备,甚至东大唐商号一直用稻米跟虾夷人换取毛皮,但是唐人早已跟虾夷人联合起来,他却是早已看出端倪。

唐人也从未在这点上防备他……

对于金法敏这个人,房俊其实非常看好,有能力、有眼界、没有野心,做事讲究原则,若是新罗能够由他执政,定然会与大唐保持长期的友好关系。只可惜眼下新罗做主的是那位善德女王,据房俊所知,善德女王死后继位的是真德女王,依旧没有金法敏以及其父金春秋什么事儿……

不过只要大唐能够略加扶持,金法敏的父亲金春秋能否战胜那位真德女王继位新罗王之位,那还真说不准。

所以房俊一直将金法敏当做大唐的盟友来培养。

“咦?你们这是……”王玄策将手中虾夷人吉士驹送来的信笺交给房俊,看着一群人围着几件破烂儿围观,不由甚感好奇,上前询问。

金法敏便与他说了怀疑是“三神器”却苦于无法验证一事。

王玄策当即说道:“这有何难?现在虾夷人达到了飞鸟京,苏我家一干人已经损兵折将士气低迷,抵挡不了几天的。届时苏我氏肯定派出族中有身份之人前来求援,不是苏我摩理势就是他儿子苏我明太,到时候只需稍作试探,便可看出‘三神器’是否遗失。若是确实遗失,那么这三件……破烂儿,就必然是‘三神器’无疑。”

飞鸟京虽然再一次形势险峻,不过虾夷人也没能力一举攻占飞鸟京,其余封国固然意图剿灭苏我家给天皇报仇,但是更在乎倭国的根基万万不能落入虾夷人之手,是以定会出兵打击虾夷人,双方必然是个势均力敌的结果。但苏我氏哪里能够放心?无论最后获胜的是虾夷人亦或是各个封国,只怕都没他们苏我氏好果子吃,所以前来向咱们求援是铁板钉钉。

这本就在房俊的预想之中……

倭国越乱越好,楚汉争霸有什么看头?三国鼎立才是最棒哒。

苏我家为了生存下去,必须抱紧唐人的大腿,出卖做多的国家利益也在所不惜;各个封国为了所谓的正统和巨大的政治利益,也定然会团结起来抱成团:再加上被唐人一手扶持起来的虾夷人……

恐怕几百年之内,倭国这片岛屿上也再难有安宁之所,各国混战在所难免,如此局势才好让大唐左右逢源、从中渔利。

房俊抚掌赞道:“好主意!”

又问未曾跟去飞鸟京而留守在难波津的校尉:“那木楼建好没有?”

校尉连忙答道:“已然建了大半,难波津水道密布,交通甚是便利,自附近山上砍伐树木顺水便能运抵此处,省时省力。随船队出海的修船工匠足有几十人,常年出海的兵卒亦有诸多稍懂木工之人,几百人日夜劳作,再有三两天便可竣工。”

房俊满意道:“做得好,所有参与建造的工匠每人赏钱两贯,兵卒一贯,不得有误。”

“喏!”

房俊又对王玄策说道:“若是苏我氏来人求见,便说某不在,等到木楼竣工之后,再行会见。”

王玄策应下,心头却难免狐疑:兴师动众的在此地兴建一座木楼,难道就只是为了接见倭人之用?

这位侯爷年岁渐长地位愈高,却依旧还是任性啊……

命兵卒将黄金以及疑似“三神器”的三件破烂儿归置好,房俊便和衣卧在中军大帐的床铺之上,酣然入睡。

只不过他所不知的是,他这边事事顺遂,大海另一边的大唐却被他搅合得一片闹腾……

最早得到房俊攻占佐渡岛消息的是正在华亭镇“渡假”的房玄龄与李靖,看着房俊遣人送回来的书信,两位大佬一脸懵逼。

不是说好的出海打击高句丽人的水师,使其短时间内难以恢复战力,不会对明年开春的东征造成困扰么?

这怎地拐了个弯跑去倭国强占人家的岛屿,还要大规模的招募开矿工匠?

不干正事儿啊……

李靖看着信笺,啧啧嘴,赞道:“二郎这还真是英武勇猛啊,旁人攻城掠地便已足可名垂青史,二郎这开疆拓土却是犹如探囊取物……啧啧,厉害厉害。”

房玄龄以手捂脸,羞愧难当。

佐渡岛那是个什么地方?若非房俊的这封信笺,大唐宰辅连这个名字都未听过,而且信上房俊只是说佐渡岛有银矿……银矿有什么用?白银这东西固然珍贵,可不是流通货币,价值是比不上黄金与铜的,这等岛屿也没几个人,大唐周边类似的土地有的是,何必跨越重洋去抢占下来?

这孩子有点不着调儿了……

不过房玄龄对于这个此子一向诸多支持,也知道这孩子有时候固然棒槌了一些,但是关键时刻从不妄为,心里极有分寸。所以一方面将消息传递给长安,一方面找到萧瑀,利用萧家的影响力在江南招募工匠。

萧瑀自然毫不推迟,虽然觉得房俊不干正事儿有些扯淡,但是碍于一心想将族中女儿嫁给房俊为妾紧密联合两家的关系,当即满口应承下来。

兰陵萧氏在江南的领袖地位毋庸置疑,再加上作为梁朝皇族,对于以前收到朝廷管制的工匠更是比别家更为熟悉,而这年头所有的工匠几乎都是世袭,铁匠的儿子是铁匠,木匠的儿子还是木匠,开矿的儿子也照样开矿……没几天的功夫便招募了几百工匠,送上大船。

然后又过了没几天,房俊又派人来向房玄龄要工匠。

房玄龄就纳闷儿了,那佐渡岛就算遍地银矿,也犯不着这般兴师动众吧?白银那玩意有则更好,没有也无所谓,你这般一副要将整个岛挖空的架势有些过分了啊。

便将负责运输工匠的水师校尉训斥了一顿,让他回去告诉房俊别瞎胡搞……

那水师校尉一脸纠结,似欲反驳却没敢,犹犹豫豫的模样让房玄龄起了疑心,一通追问,那校尉不敢隐瞒,便将佐渡岛发现大金矿的事情说了,并告诉房玄龄,房俊已然直接派人将消息送去长安,呈递李二陛下知晓。

金矿……

还是大金矿!

房玄龄自然晓得自家儿子眼界多高、捞钱的能耐有多大,家中库房里的铜钱都快堆不下了,各种产业每日里的进项连他这个宰辅都无法计数统计,能让富可敌国的儿子说上一句“大金矿”,毫无疑问,必然是惊世骇俗的大金矿!

房玄龄琢磨一番,觉得这件事或许还有操作的余地,便将这消息跟萧瑀和李靖说了。

然后,这两位便不淡定了……

这棒槌瞎胡搞不干正事儿,不去打击高句丽水师反而跑去倭国强占人家的岛屿,反倒阴差阳错的发现了大金矿?

没天理了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2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