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商税施行】

【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商税施行】

众卿可有异议?

这话问得霸气!

我知道天下豪商的背后都是你们世家门阀,征收商税就等同在你们身上剜肉,你们肯定抵死不从。

但这又如何?

现在摆明了告诉你们,同意征收商税,那么倭国庞大的市场人人有份,大家发财,闽越之地新增市舶司也会向你们倾斜,甚至主事的人选亦可商量。若是不同意,不仅倭国没你们的份儿,南洋也都别想!

况且身为皇帝都拿出内帑修建学社、贴补学子,满天低下各县一级的学社有多少?大唐一千五百五十一县,除去一些偏远山区以及边疆之外,大半县城都设立过学社,这笔钱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

然而皇帝眉头都不皱一下,这笔钱就拿出来。

以皇室供养天下学子,这是何等气魄?

让你们交个商税便唧唧歪歪,你好意思?

这是以道德胁迫。

而在权力威逼方面,那就更容易了。一旦皇帝打定主意,令华亭镇市舶司重新厘定商税、甄别商贾,颁发执照才有资格出海行商,那就等于死死的掐住了世家门阀的脖子。

那个时候,留给世家门阀的唯有两条路,要么缩起来当乌龟,眼睁睁的看着海水一样的财富流入别人家,要么咬紧牙关造反……

谁敢造反?

若是大唐初立那会儿,狠狠心或许当真有人铤而走险,然而现在大唐国力强盛吏治清明,历经隋末以及唐初的乱世,民心思定,这时候谁若是扯大旗造反,恐怕用不着十六卫大军前去平叛,当地的老百姓就把你给剁碎了喂狗……

当乌龟也不是不行,世家门阀最拿手的便是逆风之时当孙子、顺风之时当祖宗,不知多少帝王都得管世家门阀叫一声爸爸,浮浮沉沉潮涨潮落,世家门阀从未放在眼里。

但眼睁睁看着钱进了别家口袋,这却是世家门阀绝对不能容忍的……

所以,说来说去,其实路只有一条。

张行成坐直腰杆,沉声道:“陛下英明神武,乃千古难觅之圣君明主,胸襟广阔气魄盖世,臣等能够追随于后,实乃无上荣耀!微臣出身于山东小族,却也幼读典籍聆听圣人教诲,不敢说通晓大义,倒也懂得道理。陛下以内帑兴学,毕将万民传颂,天下商贾亦是大唐子民,岂能不深受感召?微臣敢言,若是陛下下诏征收商税,所得之税款用以兴修道路、水利、医馆等等国计民生,天下商贾定会望风景从!”

没有言明,但是这等话语已经表明了山东世家的态度。

只是这番吹捧阿谀之词有些太过,连李二陛下自己听了都一身鸡皮疙瘩,没看出来这个张行成平素老实巴交闷葫芦一般,却也有与房俊一般的佞臣潜质……不过既然态度很好,那么李二陛下也就不打算追究了。

嗯,没事儿的时候若是听一听这等言辞,心情还是极度愉悦的,幸好魏徵那个老家伙死了,不然不仅张行成落不下好,皇帝也得挨喷……

李二陛下又将目光看向长孙无忌与萧瑀,等着两人的回复。

长孙无忌心底哀叹一声,见识到了皇帝征收商税的决心,最厉害还是这一手刀子一手甜枣的手段,顺着皇帝吃枣,不从就挨刀,哪里还有选择的余地?世家门阀从商贾货殖攫取暴利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

况且张行成这个不要脸的实在过分,你们山东世家不是一贯孑然于世、标榜清高么?

脸呢?

深深吸了口气,长孙无忌无奈道:“陛下圣明,微臣并无异议。”

李二陛下心里陡然一松,他的皇位来自于关陇贵族的支持,所以天下世家当中唯独不能对其太过,否则难免予人“卸磨杀驴”之嫌,况且说到底现在关陇贵族在朝中的势力依旧庞大,远非江南士族、山东世家可以比拟,若是太过苛待,难保不会横生波澜,动摇帝国根基。

只要长孙无忌点头,征收商税的最大阻力就算是祛除了最大一块……

他看向萧瑀,这是个聪明人,也没有太大野心,受到市舶司限制最大的便是货殖之道精通的江南士族。

果然,萧瑀面无表情,淡然道:“陛下圣裁,微臣鼎力支持。”

他看到的不仅仅是商税征税不可阻挡,更看到皇帝一言一行背后都有着房俊深深的影子。

能够将皇帝、太子影响到这种程度,甚至可谓是“言听计从”,这个什么样的影响力?

李二陛下性格刚硬尚且如此,等到未来太子,以这位殿下温润绵软的性子,几乎可以肯定房俊必将呼风唤雨,一手遮天……

脸上云淡风轻,实则萧瑀心底却琢磨着是不是别等房俊从倭国回来了,干脆今晚就将淑儿洗吧洗吧送去房府,造成既定事实算了……

“哈哈哈!”

李二陛下仰首一阵大笑,状极欢畅。

不由得他不欢畅,自古以来,商税虽然早已有之,但从来都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大多是指关税,却从未有过在全国范围内按照售价厘定税金之举措,不是统治者不想收,实在是阻碍重重,有心无力。

商税的施行不仅意味着国库将会日益丰盈,更重要的还代表着朝廷对于天下的掌控。

若无高度的中央集权,何谈收取商税?

当皇帝的,哪一个不想着一言九鼎,自己放个屁全天下没人敢说臭呢……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古之皇帝不知凡几,可是又有谁真正做到这一点?

所以,与其说李二陛下的欢畅来自于未来国库的充足,还不如说是因为四海竟从而带来的肯定。

“诸位爱卿深明大义,朕心甚慰。不日中枢即将发布圣旨,颁行天下,诸位还需多多提醒各地州县,要严防谣言,向商贾做好解释开导之义务,使其明白商税取之于商、用之于民,乃是每一个商贾的责任。若有商贾因为征收商税之事不满而闹事,严惩不贷!”

最后四个字说的杀气腾腾,诸人心中顿时一凛。

皇帝这是在警告几人呢,千万别阳奉阴违,在朕面前说的好好的,回头就鼓捣自家的商贾搞事情……

“微臣遵旨!”

几人连忙起身,躬身领旨。

心里却是暗暗叫苦,琢磨着回去之后跟家中族老要如何解释劝说,让他们能够看清时势,而非是还抱着以往的执念,往外掏一个铜板都跟割了肉死的要死要活……

不过可以确定的,一旦商税施行,这等千古罕见之变故,毕将令天下震荡。

走出神龙殿的时候,长孙无忌、萧瑀、张行成三人甚有默契的一齐在台阶之下驻足,扭头看了一眼远处太极殿巍峨雄阔的屋脊。

眼下之时局,变幻莫测。

以前即便是朝代更迭,换了一家皇帝之后大家臣子照做、日子照过,一切墨守成规,数十年如一日,不曾有任何变动。每当朝廷出台一项新政,无论好坏,定然使得天下慌乱,人人翘首。

然而现在之大唐,政令施行简直犹如家常便饭,一切一切,都变化得太快……

比如货殖之道,以往大家都做生意,几百年来的大宗贸易都是贩卖陶瓷、丝绸,国内还好说,若是销往国外,一年一次远航,赚回钱来喜笑颜开,然后等着明年再次出海。

现在呢?

海边停着无数商船,来自全国各地的货殖通过水路、陆路汇聚,日夜不息的不停装船,这一艘刚刚装满驶离码头,另一艘便已经停靠过来。以往受到季风限制,每年出海一次,每一次都冒着巨大的风险,十次总有个两三次人货两空,现在只要你有货有船,天天出海都行,而且新式的帆船又稳又快,令商贾闻之色变的海盗早已被赶到阇婆国……

每年获利,乃是以往数十倍。(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2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