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大功告成】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大功告成】

在房俊面前,吉士驹就显得随意得多。

翌日吉士驹抵达春帆楼的时候,房俊照样设宴款待,吉士驹简单洗了一把脸上的灰尘泥垢,便放开了吃喝。

房俊颇为惊奇,以往的吉士驹在他看来固然丑陋了一些,但是举止知礼不卑不亢,可眼前却好似卸去了一身甲壳,再无半分隐忍顾忌。

“侯爷何以这等目光看我?”吉士驹嚼着来自大唐的美味菜肴,一杯一杯的喝着房府佳酿,见到房俊神情古怪的看着自己,不由甚是奇怪。

房俊道:“是不是有一种从灵魂深处透出来的畅快,余生再不用在肮脏阴暗的沟渠里与那些虫鼠为伍,感觉太阳特别温暖,天空特么湛蓝,就连刮过去的风的都带着香味儿?”

吉士驹琢磨片刻,赞叹道:“不愧是冠绝大唐之才子,这番话简直说到了鄙人的心坎里……鄙人身为虾夷人,与倭人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却又不得不与之虚于委蛇,侯爷可知鄙人心中是何等恶心苦闷?现在得侯爷之襄助,虾夷人终于能够夺取一块温暖的土地生存繁衍,虽然祖先的土地依旧在倭人手中,但虾夷人已经很知足了。”

说到此处,他放下碗筷,站起身,走到房俊面前跪伏下去,五体投地。

“您是虾夷人的恩人,虾夷人将会为您刻碑立庙,生生世世子子孙孙牢记您的恩德,自今而后,只要还有一个虾夷人存活于世,面对您和您的子孙,都将奉为恩主,无论任何要求,即便粉身碎骨亦在所不辞。”

这番誓言,郑重到了极点。

只要虾夷人还记着今日之事,哪怕粉身碎骨之类的说辞用不了几十年便会渐渐淡忘,但即便是百世之后,房俊的子孙在虾夷人的地盘上都必然会被奉为上宾,尊敬有加。

房俊伸手将其扶起,笑道:“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某固然从未贪图虾夷人的报答,但是见到困苦的虾夷人能够有一个安稳温暖的家园,亦是深感快慰。快快起来说话。”

虽然没听过“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这句话,但是并不妨碍吉士驹明白其中的意思,他顺势站起,衷心敬服道:“来此之前,所有虾夷人都拜托鄙人将他们最衷心的谢意表达给您,并且大家都取得了一致的意见,此次调停,将完全交给侯爷您主导,侯爷您说是什么条件,那就是什么条件,哪怕要我们虾夷人刀山火海闯一遭,亦是绝无怨言,以此来表达对您的感激和信任。”

瞧瞧人家这话说的,这事儿办的,什么叫贴心?

这就叫贴心!

房俊这人就是个顺毛驴,你跟他拧着干,他比你还拧巴!可如同吉士驹这般完全将自己和虾夷人摆在一个“受恩者”的地位,表示您随便弄,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就算让我将族中所有女子都给您送来暖传,我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如此大气,反倒让房俊有些不好意思。

说到底,他也并非一个合格的外交官,做不到所有的事情都以利益为先,总归还是碍于脸面的……

翌日,冬阳明媚,海风徐徐。

春帆楼顶层关着窗户,阳光从玻璃窗子照射进来,一片亮堂。

厅堂正中摆放了一张长条木桌,虽然是从附近山里砍伐的大树就地取材,但平素维修战船没地方显摆手艺的工匠们手痒难耐,将这张桌子弄得花纹繁复华贵异常,就连一圈儿摆放的椅子都雕刻了镂空的图案,显得精致华美。

四个角落燃了炭炉,窗外寒风萧萧,楼内温暖如春。

房俊大马金刀的坐在长桌尽头的主位,身旁靠后的地方另外放置了一张书桌,王玄策以及几名水师军中的官吏坐在那里负责记录会议过程。

谈判的双方分左右落座。

倭人方面自然是苏我摩理势为主,以及几位文职官员,虾夷人则简单得多,只有吉士驹带着一个面容冷峻的高大青年,正是他的弟弟吉士骏。

除此之外,尚有新罗、百济、林邑等国之代表出席,以为见证。

当然,对于倭国即将开设通商口岸一事,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持欢迎态度,这意味着倭国庞大的市场将会向诸国商贾开放,从此之后,在倭国行商只需遵守商业秩序即可,毋须担忧会被官吏从中渔利盘剥。

在大唐的引领之下,一个稳定的、和谐的、繁荣的商业圈,将会在囊括诸多东亚、南洋等国之后,逐渐成型。

而在此之中,即将与大唐展开一场大战的高句丽却被排除在外……

这等于是在外交层面上将其孤立,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给予支持。即便是素来与高句丽穿一条裤子的百济,都在其中摇摆不定,一方面是高句丽迫在眉睫的高压,一方面是巨大的经济利益,委实难以取舍。

不过只要他们不搞好跟新罗的关系,是很难登上大唐这条大船的……

吉士骏上前给房俊施礼,眼眸之中满是崇拜敬服的光芒:“大兄素来仰慕侯爷,无数次在鄙人面前言及侯爷文采绝顶、武略盖世,使得鄙人一直心生向往。今日见面,方知是一位如此英姿勃发之少年英雄!侯爷能够出面调停虾夷人与倭人之战争,实乃虾夷人之恩主,自今而后,吉士骏愿意牵马坠镫,但有吩咐,万死不辞!”

这一套说辞说出来语调怪异音调不准,显然平素并不怎么说汉话,此番想必是有人打稿,又背了很长时间……

不过即便如此,也说得房俊有些脸红。

自己人吹捧的时候不可怕,歪果仁吹捧你的时候,那才是真的可怕……

不过好在房俊脸黑,稍微红一些,也并不显。

房俊客气几句,邀请吉士骏无事之时可以去大唐做客,亦可以跟随水师船队去南洋走一走开开眼界,然后请吉士骏两兄弟入座。

不过谈判会议并不友好。

一上来,吉士驹便直言道:“倭人占我家园、杀我族人,血海深仇,罄竹难书。每一个虾夷人都将这份仇恨刻在心上,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杀敌复仇、重返家园,不死不休!大唐极是天朝上国,又是礼仪之邦,华亭侯更是忠肝义胆、义薄云天之英雄,现在华亭侯为了本州岛之安宁,出面调停,希望双方停止战争,虾夷人愿意遵从大唐的意志,从此罢休刀兵,安守本分。至于本次谈判,虾夷人完全遵从大唐的意愿,无论任何要求皆可无条件接受,只求能够速速达成协议,鄙人实在不愿与残虐之倭人同桌而坐。”

苏我摩理势气得老脸涨红。

你吹捧房俊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捎带上倭人?

倭人是杀了不少虾夷人,可虾夷人杀得倭人难道就少了?

呃,确实少了一些……

可你们杀的少是因为你们孱弱不堪,若是易而处之,想必你们的屠刀砍到倭人头上之时亦不会有半丝怜悯。

他嘲讽道:“阁下身为虾夷人,却能够委身倭国中枢多年,平素低三下四摇尾乞怜,豚犬一般的人物,一朝得势却又这般趾高气扬,真是可笑。”

吉士驹并不着恼,只是淡然道:“吾不与谋朝篡位弑杀旧主之老狗说话。”

苏我摩理势大怒:“竖子,大胆!”

“砰!”

房俊将茶杯重重搁在桌面上,沉声道:“本官出现在此地,乃是为了调停你们双方的战争,免得平民百姓遭受屠戮,生灵涂炭。谁若是不服,可以立刻出去,整兵待战,看看谁的刀子更快,谁的嘴巴更利!”

苏我摩理势气得白胡子乱颤。

刚刚吉士驹言语无礼之时你视若无睹,现在我说两句你就撂狠话,太偏了吧?

可即便心中愤怒,却也不敢多言。

他明白唐人玩的就是一手“平衡”,并非是亲近虾夷人厌恶倭人,只不过是大势所趋,扶弱锄强而已。反过来若是弱的一方是倭国,唐人也必定会大力支持倭人对抗虾夷人。

说到底,这与情感无关,实乃帝国战略的取舍博弈而已。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打击迫害倭国乃是房俊一手策划,说是跟帝国政策相符实在是有些牵强,完全是出自于个人情感。(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