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敌一千八百四十一章冬日】

【敌一千八百四十一章冬日】

入冬以来连降大雪,整个关中道路阻塞大雪漫山,就连渭水河道都冰封了好些个日子,进出关中难如登天,八百里秦川仿佛成了世外桃源一般,与世隔绝。

所幸百姓连年结余,日子过得渐渐好起来,平素亦能请来泥瓦工匠修葺一下房屋,故而雪虽然下得大,却甚少有房屋倾颓坍塌,无家可归者少之又少。再者京兆府的底子打得好,房俊卸任之时留下大笔钱财,马周又是个精于实务铁面无私的干吏,第一场雪下得打起来的时候,整个京兆府的官吏衙役便全体出动,帮助维修加固房舍,给受灾百姓安置住处饮食。

关中百姓扶额称庆,走了一个“房青天”,又来一个“马青天”,一样的勤政廉洁,一样的爱民如子,逢此盛世,得此官员,幸何如之?

往年每遇大雪必然饿殍遍地、横尸处处的情况没有出现,百姓安居乐业,反倒是那些文人骚客乘着大雪纷纷组团出城,或往终南山上著座寺庙打尖,或往骊山之上农庄客舍暂住,吟咏冬雪,赞颂盛世,一时间倒是有不少佳作问世,使得关中文坛极是活跃。

只是每当此时,总会有人抬出房俊当年之诗词佳句,品评嗟叹之余,往往令那些刚刚做出佳作之文士满腔郁闷。

没得比啊……

长安,房府。

书斋之内,房玄龄穿着厚厚的棉衣,坐在椅子上细细阅读房俊的书信。

足足二十几张信纸,房玄龄反反复复看了足有两个时辰,而后才将书信叠好塞回信封之内,搁在书案上,拿起一旁已然温热的茶水,浅浅的呷了一口,缓缓闭上眼睛养神。

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信笺之上,房俊详细说了倭国之布局,其中“文化侵略”之观点固然拿不到书面上,朝中那些个满口仁义道德的大儒必然会以“不仁”来弹劾攻歼,但是其背后所蕴含之巨大能量,以及成功之后给中原王朝带来的巨大收益,尽皆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亦难有来者。

灭一国难不难?

说难也难,天下诸国林立,彼此之间尽皆有天堑所隔阻,若非国力强盛彼国,征伐不易。说不难也当真不难,大唐立国以来国力渐趋鼎盛,尤其是武力强横无出其右,即便是突厥那般控弦几十万,地域辽阔几千里,不还是被大唐长驱直入杀得落花流水尸横遍野,仓惶西遁?

然而覆灭突厥容易,欲将之征服,却难如登天。

首先,便是生活习惯、文化习俗之迥异,使得两个民族难以融合。突厥降者被朝廷规制在河套之南,生活繁衍已由多年,却始终与唐人格格不入,抵触之情绪极深,时不时的便会搞出一些事情来,若非镇守其地的乃是前突厥可汗阿史那思摩,在突厥部众之内素有威望,恐怕早就暴亂四起,永无宁日。

而房俊提出“文化侵略”之策略,相比覆灭其国、强掳其百姓归附大唐而引起的强势反弹,则显得温和得多,效果却一点都不会差。

假若以后倭人说汉话、写汉字、读汉家典籍、着汉家衣冠,所信仰之神明与汉人无异,必然天生亲近汉人,本就是与大唐一衣带水之国度,民众之间甚至有血脉相连,如今又有文化同源,其国是否覆灭纳入大唐之版图,又有何关系?

若大唐周边之番邦尽皆如此,必然少却诸多战乱,人口可以繁衍生息,一代多过一代,而文化的同源也必然导致交流的加剧、民族的融合,假以时日,天下人身体内尽皆流着汉人的血脉……

那是何等之壮阔?!

奇思妙想,宰辅之才啊!

即便是房玄龄这般城府深沉之人,此刻也难掩得意。

还有什么是比孩子有出息更让人感到快慰的呢?

美滋滋的喝着茶水,待到一壶茶水饮尽,房玄龄才将茶杯放在桌上,起身喊来府中管事:“备车,去皇宫。”

“喏!”

管事赶紧出去备车,房玄龄拢了拢袖子,迈步走出正堂。

一出大门,一股凛冽的北风夹着雪沫子迎面而来,吹得房玄龄胡须飞扬面如刀割,但身上厚厚的棉衣却未被寒风侵透。这棉衣虽然不如裘皮华丽,但轻便贴身,穿起来更加暖和,最终要是价钱便宜,两普通老百姓人家紧吧一些,亦能添置个三两件。

今冬大雪,关中未如以往那般冻死无数,这棉衣可以说立下一功。

有谁能够想到,这等产自西域毫无用处之“白叠子”经过脱壳去籽之后,居然会是这等保暖之物?

更别说用棉花纺织出来的棉布,更是柔软轻便价格低廉。

只此一项,不知有多少百姓对发现棉花、种植棉花、纺织棉布的房俊顶礼膜拜。

身为人父,与有荣焉。

与以往十几年因为这个棒槌丢了颜面相比,房玄龄现在当真是老怀大慰,志得意满。

登上马车,向着皇宫行去。

路上的积雪早已被京兆府的官差清扫的干干净净,天气虽然寒冷,但街上的行人已经渐渐多了起来,连日大雪封门,现在好不容易得个晴天,百姓们总归是要出门置办一些柴米油盐。

到了皇宫门口,房玄龄下了马车,早有守门的兵卒通知门内的内侍迎了出来,先是见礼,而后接过房玄龄递来的腰牌文书,恭敬的请其在承天门内的门房内稍后,便小跑着前去请示皇帝。

不过是应有的程序而已,房玄龄求见,皇帝就算再忙,又怎么可能不见呢……

未几,那内侍呼哧带喘的跑回来,嘴里呵着白气,陪着笑道:“房相久候了,陛下请您去神龙殿淑景殿见驾。”

淑景殿?

房玄龄微微一愣,那里是长乐公主的寝宫啊,身为外臣直抵公主凤闺,难免有些失礼……

不过也仅仅是稍微犹豫一下,便微笑着跟随内侍走入皇宫。

皇帝既然在淑景殿召见自己,想必亦是有寓意的……

淑景殿。

阁楼上的窗子都早已更换了玻璃,亮亮堂堂,北侧的窗子正对着皇宫内的一方小湖,湖内有泉眼,温泉水咕嘟咕嘟的翻滚冒出,与冰冷的空气交汇,一片雾气氤氲,远远望之云雾缥缈,湖畔白雪皑皑、红廊回转,胜似蓬莱仙境,一派温馨婉约。

房玄龄抵达之时,李二陛下正一身常服盘腿坐在案几之后,案几上一壶香茶热气腾腾,几片书柬搁置于上,房玄龄眼尖,瞥了一眼便正好见到落款,正是自家儿子自倭国呈递给皇帝的奏疏……

长乐公主今日少见的没有穿着道袍,而是一袭绛色宫装,发髻整齐的盘在脑后,容颜清丽神情恬淡,盈盈下拜道:“丽质见过房相。”

房玄龄连忙还礼,道:“老朽已然致仕,哪里还当得起殿下一句‘房相’之称呼?殿下折煞老臣了。”

长乐公主温婉道:“纵然致仕,房相亦永远都是帝国宰相,若无您的呕心沥血辛苦运筹,又何来大唐盛世煌煌煊赫?大唐百姓,永不会忘房相所作之一切,亦会永远爱戴于您。”

世人皆知长乐公主性格清冷,这几句夸赞之语放在平时极其罕见,是以即便是早已荣宠不惊的房玄龄,闻言亦难免有些欣喜。

李二陛下招招手,让房玄龄自行坐在自己面前,笑道:“丽质最是崇拜玄龄,若非是女儿身,当初某都想让她投入你的门下,以她的聪明才智细腻心思,只要能够学得到玄龄的一半本事,就足以胜任一个宰辅之位了。”

“陛下谬赞,老臣如何敢当?”

房玄龄心生警惕,这两父女一见面便送高帽子,该不是有何企图吧?

看来今日入宫没选好时辰啊,感觉一脚踩进坑里……

李二陛下笑吟吟的看着房玄龄,这位肱骨之臣陪伴他多年,彼此之间的了解较之夫妻更甚,自然明白以房玄龄的阅历智慧定然看出端倪,是以亦不矫情,开门见山道:“房俊于奏疏之内言及已然租借倭国两处土地,租期为五百年……呵呵,这小子当真胡闹,哪里有租地租五百年的?偏偏倭国还就答允了,亦不知到底使了什么手段……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地当真落入了大唐之手,一个盛产金银之岛屿,一个直通倭京之口岸,不仅意义重大,而且其中蕴含之利益,简直无法估量!这可是一件盖世奇功,只凭此功绩,给一个国公都不为过。只不过这小子年纪尚幼,行事作风有些毛躁,若是晋升太过,反而不好,所以这个国公的位置,就让他几年吧,总归少不了他就是……只是眼下,某倒是有一事让玄龄您拿出个章程,帮着参详一二……”(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2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