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姜谷子弟】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姜谷子弟】

姜谷,这是房俊自聿明氏听来的姓氏。

其渊源或许没有聿明氏那般长久,却也差不了许多。上古之时,聿明氏作为君王供奉的与上天沟通的神职人员,不事生产、不予劳作,君王便赐予其几个部族作为仆从,精心伺奉。

后来,聿明氏便为这几个部族赐予姓氏,其中便有姜谷、东里、子桑……

及至周氏分封天下,神职渐渐衰落,追求天人合一,战胜自然、融合自然的聿明氏逐步流荡与草莽群山之间,离世而索居,愈来愈像是哲学家与数学家、物理学家的合体,继承了聿明氏诸多传承的姜谷氏则渐渐兴起,钻研占卜、玄学、五行之学说,受到世人尊敬,于诸侯之中左右逢源,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都拜求门下,希望得到姜谷氏的一支灵签。

只是其行踪飘忽,族人低调,含有载于史册典籍之上……

房俊有些挠头。

不过他与聿明氏关系亲密,而聿明氏又与姜谷氏关系亲密,换而言之,就等于他与姜谷氏关系也亲密……

“把他叫来,某见上一见。”

房俊吩咐道。

一则算是朋友,再则,自己怎么就对这个素未蒙面之人横刀夺爱了?

横刀夺爱呀!

这么有成就感的事情,两世为人,还真就干过……

“喏!”

裴行俭起身,出去喊人。

似他这等年纪,并未听闻过姜谷氏之威名,只是觉得这个姓氏蛮稀罕的,不多见……然而这个时代讲究传承,除非绝嗣,绝不会更改姓氏,似以后动辄君王赐姓这等事甚少发生,以避讳之由改名换姓者,更是绝无仅有。故而,多么稀奇的姓氏都存在,不足为奇。

少倾,裴行俭便带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这人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级,比房俊略大,但是唇红齿白相貌俊秀,乃是时下最流行的小鲜肉类型,予人一种比皮肤微黑的房俊显得年轻的感觉,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混杂一处,倒是颇为耐看。

只可惜鼻梁高肿,脸颊处尚有几处淤青,神情不忿,模样有些狼狈……

这年轻人一进屋,亦在打量房俊。

心中不禁腹诽……

听闻这房俊未及弱冠,然而其肤色发黑,虽然两眼神光内敛整个人精神奕奕,但是颇为老成,算不得什么出类拔萃的人物。对于自身相貌极度自信的年轻人难免不忿,就这模样的,天底下一划拉一大把,凭什么就能让表妹芳心暗许、私定终身,甚至至死不渝?

哦!

定然是这小子嘴甜舌滑,满口甜言蜜语,既然能够成为朝廷高官,见识、阅历肯定是不少的,忽悠其吾那年幼单纯的表妹,定然是手拿把攥,无往而不利……

简直可恶!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难道似自己这般纯洁善良之君子,就比不过一个官场之上沆瀣一气、浑身腌臜的官油子?

定然要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才行,不仅仅让他学会为人要本分,不能耍嘴皮子,更要让表妹看看,你相中的这个小白脸……好吧,这家伙脸一点都不白……就是个绣花枕头……好吧,好像也看不出哪里有什么花儿来……总之,是个不中用的!

于是,他昂首挺胸,斜睨着房俊:“汝便是房俊?”

房俊倒也并未因为他的态度生气,起身,和气的一抱拳,微笑道:“正是在下,未请教尊驾名讳?”

年轻人一脸倨傲,敷衍的抱拳还礼,道:“吾乃姜谷虎……咦?!”

说着话,便于房俊正面对视,待到看清了房俊的武官面容,忽然心里“咯噔”一下,惊呼出声!

旋即,两眼睁大,死死的盯着房俊的脸!

房俊被他看得心里发虚……

这什么情况?!

难不成这个看上去粉粉嫩嫩的小鲜肉,有什么断袖分桃之癖好?

只好尴尬一笑:“原来是姜谷兄,失敬,失敬,远来是客,还请上座。”

“客气客气……”

姜谷虎随口敷衍着,坐到椅子上,眼睛却不离房俊那张英气勃勃的脸容,问道:“平素,诸多陌生人第一次打招呼之时,大多会称呼吾为‘姜’姓,眼下能够知晓天下尚有‘姜谷’之姓氏,若不是阅览过上古典籍学究天人,便是与吾姜谷氏有着什么渊源……不知足下是哪一种?”

房俊便道:“在下与聿明氏颇有交往,乃是从聿明雷吾兄之处,听闻过姜谷氏之传奇,一直欲求一见,心向往之,不想今日心愿达成,实在是幸会。”

姜谷虎冷笑:“这就称呼上‘吾兄’了?呵呵,脸皮可真厚……”

房俊不明所以:“某与聿明兄肝胆相照,交情甚笃,称呼一声兄长,没有什么不妥吧?”

这人什么毛病?

看人的时候眼睛里都带着刺儿,戾气太盛、怨念太重!

好像哥哥强了你的老婆似的……

哦!对了,这人怨自己“横道夺爱”来着!

关键是,自己到底夺了谁呀?

便直言问道:“刚刚听裴长史言及,兄台对某可能有什么误会……横刀夺爱之说,到底何意?”

一提这个,姜谷虎顿时犹如踩了尾巴的猫儿一般,“腾”地一下站起,怒目圆瞪,怒道:“岂有此理!士可杀不可辱,汝夺吾所爱,现在还要以此来羞辱于吾,实在过分!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当心惹毛了吾,捏断你的脖子!”

房俊无语。

这人怎么一惊一乍的?

幼稚啊!

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这人的小身板儿,相貌固然帅的掉渣,但是体型跟后世那些小鲜肉没啥区别,大头钉似的,没几两肉……就你这样的,还敢大言不惭捏断我的脖子?

一旁的裴行俭已然愠怒道:“放肆!汝可知自己在跟谁说话?”

房俊忙道:“无妨,无妨,吾俩虽然初次相见,但是渊源颇深,汝稍安勿躁。”

这姜谷虎既然能够找上门来,想必是于聿明氏脱不开干系,以自己同聿明氏的交情,这人必不会为难自己,再者说……就这小胳膊小腿儿的,又手无寸铁,真敢放肆,自己能收拾一沓!

似乎被房俊轻视的目光激怒了,姜谷虎满脸涨红,怒道:“汝不知天高地厚!”

左右看了看,便上前一步将桌案上的茶杯拿在手里,握在掌心,微微用力,“啪”的一声轻响之后,慢慢松开手掌。

房俊与裴行俭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睛都瞪直了!

只见这位姜谷虎白皙修长的手掌缓缓空开,那只茶杯已然变成一堆齑粉,轻飘飘的缓缓飘落……

那可是茶杯啊!

打碎它容易,可是要捏碎它,那得多大的力气?

想要捏碎成齑粉,而且手掌毫发无伤……

娘咧!

这小子该不会是练过铁砂掌吧?!

眼看着那茶杯化作的粉末悄然滑落,房俊咽了口唾沫,如梦方醒。

聿明氏那是什么样的家族?

与神只差一步的存在!

小说里头的武林高手,在聿明氏传人面前,也只有跪着的份儿!

而能够继承聿明氏的衣钵,姜谷氏又怎们可能不学会其独步天下的修身之术?

这小子没吹牛,真能捏断自己的脖子……

见到房俊与裴行俭被自己这一手给镇住了,姜谷虎洋洋得意,下巴翘起,道:“怎么样,就问你怕不怕?”

房俊觉得脖子一阵阵发凉。

怕肯定是怕的,但是绝不能承认……

嘴硬道:“纵然兄台神力无双,那又如何?若是当真伤了某一分一毫,这华亭镇数万兵卒,定然将你斩成肉泥!你就算是能上天入地,还能躲得过数千强弓劲弩?”

冷兵器时代,劲弩就是最大杀伤性的武器,没有之一!

在大黄弩这等大杀器面前,任你武功盖世桐皮铁骨,也能给你射个透心凉!

熟料姜谷虎毫不争辩,一股理所当然的模样,说道:“所以啊,吾只是捏碎了茶杯,而不是汝的脖子。”

房俊:“……”

特娘的好有道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4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