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帝國主义下】

【第一千九百零五章帝國主义下】

李二陛下觉得脑子有些乱,他得捋一捋。

他是个英明的帝王,对于王朝兴替之本源,有着清醒的认知。王朝因土地兼并而走向灭亡,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说什么千秋万载百世千世,纯属枉然。

即便是大唐,也不可能逃脱崩溃的命运……

新的王朝在废墟之上建立,代表着土地新一轮分配的开始,意味着很长一段时间能能够耕者有其田,社会主要矛盾被消弭,只要当政者整肃吏治、勤于政事,太平盛世可期。

就如同眼下一般,明君在位,贤良盈朝,必将开创贞观年间之盛世。

可是李二陛下听着房俊之言,却说新王朝之建立,就已经预示着覆亡之根源已经埋下,而旧王朝灭亡之时,反倒是代表着新一轮土地分配即将到来,孕育了美好的未来……

这令雄心壮志自豪于即将开创一代盛世的李二陛下有些接受不能。

照你这么说,老子现在所做的一切根本就是无用功,再是如何勤于政务,再是如何夙兴夜寐,也改变不了一切终将在历史大潮之中分崩离析、湮灭在尘埃之下的结局?

简直岂有此理!

小王八蛋,你不是佞臣么?

做佞臣就得合格,总要说一些顺耳的谄媚之语才行,大好形势之下说这些难听的话,非得给人添堵,你是想要学魏徵那个老货么?

李二陛下面容阴沉,眼神不善,盯着房俊,道:“依你之见,这大唐纵然再是繁花锦绣,亦逃脱不了终将覆亡之命运?”

房俊沉声道:“忠言逆耳,但微臣不敢蒙蔽圣听。”

李二陛下气笑了,冷笑着杀气显现:“如此说来,纵然你诋毁国朝,危言耸听,朕害得好好奖励你咯?”

房俊沉默了一下,起身,一揖及地,道:“陛下英明神武,自然早有圣裁,若是认为微臣危言耸听,大可治微臣之罪,微臣甘愿受罚,绝无怨言。”

有些事可以顺着皇帝,必将你好我好大家好,将皇帝侍候得开开心心,自己升官发财,何乐而不为?

但有些事,必须要坚持。

尤其是此等关于帝国未来方向之重要国策,他不会妥协。

李二陛下看着神情坚毅的房俊,咬了咬牙,呵斥之言终究没有出口,只是淡然道:“朕岂是不能纳谏之人?朕不敢与古之圣王攀比德行,但论起胸襟之广阔,却自认不输于任何人!忠言也好,逆言也罢,断然不会因言而获罪,你这份诤臣之做派,做给谁看呢?是不是觉得若是能够因此惹来朕的一顿杖责,反而能够混一个诤臣的美名,天下流传?”

房俊大汗:“微臣不敢!”

心说哥们儿这一本正经呢,您怎地还跑偏了……

李二陛下冷哼一声:“不敢?朕还真不知道,这天底下有什么是你房二郎不敢干的事儿!行啦,耷拉着脑袋,让人看着就烦,回去做好。”

房俊道:“微臣有罪,不敢坐。”

李二陛下眼珠子一瞪:“老子让你坐你就坐,假惺惺,跟谁学的?”

房俊无语,只得愁眉苦脸的坐下。

咱是真的不想坐,屁股疼啊,还不如站着听您训斥一顿呢……

外头太阳西坠,阳光从西侧的窗子直直的照射进来,空间里飞舞的尘埃都纤毫毕现。

李二陛下沉默了一会儿,问道:“土地兼并……可有办法解决?”

房俊摇头,道:“无法。自古以来,成家置业,便是汉人传承不辍之习俗,但凡有了钱,第一样事情便是买房、买地。钱财乃是身外之物,一旦时局溃烂,这些黄白之物却填不饱肚子,唯有土地,才是恒产。穷人希望多买几亩地,以便灾荒的年月能够有一口粮食,富人希望多买几亩地,作为祖产传承给儿孙……故而,土地之兼并乃是汉人各个阶层之述求,土地之多寡,乃是人生价值之体现,这等情形之下,谁能够遏制土地兼并?秦皇汉武不行,陛下,亦不行。”

李二陛下沉吟不语。

他并未因为房俊说自己不行而气恼,因为这是事实,就算他当真手持天下万民之生死,也不可能阻止土地之买卖囤积,不能阻止有数的土地,越来越聚集在一部分人的手中。

当土地越来越集中,失去土地从而失去生活来源的百姓越来越多,矛盾迟早会爆发,那就意味着新一轮的土地分配,即将到来,再是如何强盛之帝国,在这股对于土地的述求之中,亦会如冰山到了夏日一般消融崩解……

如此恶果,循环往复。

故而,永远不可能有大一统之帝国,可以做到千秋万载……

李二陛下明白这个道理,却心如垒石,堵的难受。

朕自命上天之子,却也不过是诸多皇帝之中的一个,本质之上,并无太大区别。纵然可以横扫八荒威震寰宇,纵然可以一统天下千古一帝,解决不了土地兼并之问题,终究,亦不过是转眼间功勋消散,帝国倾颓,繁盛中落幕,锦绣中凋谢,重归尘土……

忽然之间,李二陛下觉得有些泄气。

就算自己做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天道循环,周而复始,这个帝国终究会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也注定会有另一个帝国在大唐的废墟之上崛起。

所有的一切,在天道面前,都变得毫无意义……

就在李二陛下暗自神伤、迷惘在不可逆转之天道的时候,忽然听到房俊说道:“解决是不可能解决的,这是华夏文化之底蕴所决定,纵然是古之圣王,亦是束手无策,但遏制、缓解,却并非不能做到……”

“嗯?!”

李二陛下眼珠子陡然睁大,胡子翘了翘,劈手就将桌上的茶碗盖儿丢了过去,骂道:“混账!这大喘气的毛病跟谁学得,想要消遣于朕不成?”

房俊手忙脚乱的接住茶碗盖儿,没让它掉地上摔碎,连忙道:“微臣这不是组织言辞呢么,哪里敢消遣陛下……”

李二陛下摆了摆手:“废话休说,赶紧跟朕说说,如何遏制、缓解土地兼并?”

“喏!”

房俊趁机起身,将茶碗盖儿放到皇帝面前的书案上,退了两步,站着回话道:“很简单,让人们的目光,从土地上移开,别总是盯着那一亩三分地就行了。”

“……”

李二陛下又想打人。

你这不是放屁么?

土地乃是汉人祖祖辈辈最是珍惜的东西,有了钱买地,升了官买地,土地就是汉人的命根子,谁能让他们将目光从土地之上移开?

见到皇帝又将茶碗盖儿拿起来,房俊吓了一跳,连忙说道:“陛下明鉴,实则不难,只需大力发展商业、鼓励商业,令商业之收入远远的超过土地之产出,人们自然不会只盯着脚下的土地。”

逐利,是人的天性。

当商业发展一定程度,的确能够大大缓解对于土地的需求,当然,若想要汉人对土地不屑一顾,习惯于商贾在风险之中谋求利润的生活方式,那是绝无可能的。

但如果只是缓解、遏制,却绝非不可能。

不待李二陛下发问,房俊已然续道:“朝廷大力发展商业,尤其是手工业,必将造就一大批富豪,使得财富集中,而财富的集中,则会造就各个行业的垄断,对于遏制土地兼并来说,这并非坏事。大量的垄断阶级,会使得商业蓬勃发展,与之相对应的,便是人工的需求愈发扩大,越来越多的失去土地的百姓,会被吸引到商业之中,沦为雇工,获得生活下去的机会。当垄断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会使得寻常百姓在租种土地之时的收入远远不及雇工的收入,会有大量的百姓涌入商业领域,但是百姓的数量是固定的,雇工多了,种地的就少了,可是世家门阀手里的土地总不能撂荒,难道让他们这些肩不能挑、手不能抗的世家子弟们亲自去种地?所以,佃户、庄客们的受益将会大大增加,地主在土地之上的受益渐渐减少,对于土地的热情,自然而然的就会转到商业上来,土地兼并之情况,理所应当的得到遏制与缓解……”

事实上,房俊这番话只说了一半。

另外一半,则是当垄断经济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国内趋于饱和,必然会开始向外扩张,而到这个时候,帝國主义便出现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4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