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你房玄龄就是个溜须拍马的】

【第一千九百零七章你房玄龄就是个溜须拍马的】

李元景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怀疑有可能是真的,越想越是惊恐……

万一房俊当真知晓了自己的图谋,怎么办?

仔细想想,房俊是不可能有什么证据的,但是没证据并不代表就可以高枕无忧,眼下房俊乃是皇帝面前的红人,红得发紫的那种,皇帝对其可谓信重有加,一旦在皇帝面前嘀咕些什么东西……

皇帝是信自己这个兄弟,还是信女婿?

若是旁的女婿,李元景或许还有自信比一比圣眷,可是房俊……

李元景一颗心越来越乱。

怎么办?

柴令武看着李元景苍白的脸色和慌乱的神情,心里纳闷儿,便问道:“皇叔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情发生?若是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但说无妨,在下愿意为皇叔效力。”

柴绍活着的时候,自幼与李元景亲厚,及至后来平阳公主病逝,高祖皇帝迁怒于柴绍,对其投闲置散不予理睬,使得柴绍心中苦闷,整日里吃喝玩乐不问正事,愈发与李元景玩到一处。

有这一层关系在,柴绍去世之后,李元景对柴令武兄弟颇为关照,关系亲密,柴令武对于李元景亦是言听计从。

李元景自然是信任柴令武的,想到其与房俊之间的仇怨眼睛眯了眯,心中一个想法浮现出来。

房府。

原本家中上至房玄龄夫妇、下至高阳公主、武媚娘已然在骊山农庄住了两个月,不过今早听闻了房俊已然返回长安之消息,便齐齐动身,从农庄搬回了府中。

随行的奴仆足有数十人,摇车大辆的鱼贯入城,将整个崇仁坊的街道闹得车马粼粼,甚是热闹。

待到房玄龄夫妇回了卧房,高阳公主与武媚娘也带着两个儿子在后院安顿好,房俊正巧从宫中回来……

房俊刚进家门,家仆婢女们便纷纷出迎,站在两侧施礼。

现如今,房家的顶梁柱已然从房玄龄平稳的交接到房俊身上,房家在朝中的影响力并未因为房玄龄的致仕而有丝毫的减弱,反倒是因为父子两个截然不同的性格,导致房家愈发显赫。

房玄龄是温润君子,行事低调,不擅专营,“裙子欺之以方”,很多时候,其实是吃了不少暗亏的,只是性格使然,从不去计较这些得失。

但是房俊完全不同。

这位犹如彗星一般在长安官场崛起的少郎君,行事嚣张性格跋扈,谁惹了我,必定十倍报之,睚眦必报的性格使得整个关中人人忌惮,谁敢让他吃亏?兼且经济之道独步天下,短短几年功夫,所赚取的财富足可敌国,随着年岁渐渐增长,权柄日重,威望剧增。

以往,房俊亦能受到家中奴仆婢女的崇敬,那是因为他“诗词圣手”之文名所带来的,家中出了这么一位冠绝大唐的才子,哪一个不是与有荣焉?

然而,在实打实的权势面前,再高的文名,亦是不值一提!

文名所带来的是荣耀,而权势带来的,才是实打实的好处……

现如今,府中的老人或许在房玄龄面前可以随意一些,说些玩笑,房玄龄亦往往一笑置之,和蔼亲切。

但是谁敢在房俊面前疏忽失礼?

房俊倒没去想那么多,微笑着对家仆婢女们颔首示意,便径直到了正堂,房玄龄夫妇早已端然上座,房俊到了近前,伏地叩首,口中道:“孩儿奉皇命远行,如今安然归来,给父亲、母亲请安,唯愿二老身康体健,诸事顺遂。”

房玄龄随和道:“起来吧。”

“喏!”

房俊应了一声,刚刚站起,便被母亲卢氏一把拽了过去,上上下下的查看,口中埋怨道:“你这孩子,当真是作死,陛下派你去那个什么流鬼国,你就好好的办好差事就行了,偏偏跑去倭国折腾个什么劲儿?这还不算,还把新罗弄了个底朝天,把人家女王都给拐带回来了……你这个混小子,不将你老娘吓死不肯罢休是不是?”

听着母亲絮絮叨叨的埋怨叱责,房俊心中非但没有半点不耐,反而一片温暖。

儿行千里母担忧,然而在儿子的心里,能够有这么一个母亲时时的挂念着,何尝不是人世间最大的幸福?

房俊便低眉顺眼,一改在外界眼中嚣张跋扈之形象,兔子一般乖巧,唯唯诺诺:“是是是,母亲教训得是,儿子再也不敢这般肆意妄为了,母亲说什么,儿子就做什么……”

儿子乖巧,卢氏自然满意得不行,拍了拍房俊的手臂,叮嘱道:“你现在的功勋已然不少了,可是年纪放在这里,即便陛下再是如何重用,难不成还能让你入阁拜相,宰执天下不成?所以啊,你就老老实实稳稳当当的混一混日子就好了,等年岁上去了,这资历自然也就上去了,等朝中这些老不死的都完蛋了,到时候论资排辈,谁还敢排在你前头不成?太子殿下也不答应啊!”

不得不说,卢氏纵然只是一介妇人,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是出身范阳卢氏,家学渊源,再加上在房玄龄身边耳濡目染多年,对于朝中那点规矩,自然心知肚明。

正如他所言,以房俊现在的年龄,这个官职、爵位已然到头了,哪怕再有天大的功勋,也不可能继续升官进爵,反而会给皇帝一种“封无可封、赏无可赏”的困扰,大大不妥。

只需混混日子,熬熬资历,待到太子登基,一切水到渠成……

房俊赶紧点头应允。

房玄龄却在一旁蹙了蹙眉头,不悦道:“妇道人家,懂得什么道理?这等朝中之事,往后切记不可妄议!”

却是卢氏的这话,有些唐突了。

天子在位,春秋鼎盛,你却说什么等到将来太子如何如何……若是换了一个小肚鸡肠性情刻薄的皇帝,或者再过个几百年,单单这么一句,就能治一个“大不敬”的罪过,全家遭殃。

道理的确是这么个道理,闲事在家,就不要妄议朝政,以免祸从口出,哪怕当今天子舒朗大度,不会因为私底下的几句议论便大发雷霆,可终究是要避讳一些不是?

亦算是对于皇帝的尊重。

但卢氏几时跟房玄龄讲过道理?

全天下都视男人纳妾乃是天经地义之事,偏偏卢氏就不准房玄龄纳妾!

在这方面,卢氏完美契合“帝国主义”信封的准则,谁强势,谁就是道理!

“怎么着,难道我说的不对?咱家有你的余荫,二郎自己又有才华功勋,好生生的混日子就行了,为何非得漂洋过海的征战厮杀?再大的功勋,也没有太太平平的过日子强!”

卢氏气势汹汹,义正辞严。

偏偏作为母亲,说出这话来完全没毛病,将房玄龄噎了个够呛……

房玄龄气道:“大丈夫志在四方,岂能汝如蠹虫一般混吃等死?吾辈大好男儿所不齿也!”

论起吵架,卢氏还真没怕过谁,当即反唇相讥:“说得好听,你这一辈子还不就是在皇帝面前溜须拍马,将皇帝侍候的舒舒服服,便一路加官进爵?你志在四方,怎地不统兵域外,去跟卫公并肩作战,横扫突厥?你大好男儿,怎地不率军南下,与河间郡王一通平定萧铣、收服山僚?”

房玄龄怒道:“吾乃一国之宰辅,自然要坐镇中枢,从容调度,难不成你以为卫公与河间郡王之功绩,便没有吾之一份么?不然,汝以为吾这个梁国公的爵位从何而来?”

卢氏冷笑:“呵呵,自然是溜须拍马得来的,否则,为何卫公不得不困居府中自剪羽翼,河间郡王不得不吃喝玩乐自污名声,反倒是你,陛下连心爱的姬妾都舍得赐给你?”

在外人面前,卢氏自然会维护房玄龄的面子,但是在自家儿子面前,又是在教训自家儿子要懂得养精蓄锐混日子的当口,房玄龄的面子……那是个啥?

房玄龄:“……”(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4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