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跟定了你】

【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跟定了你】

房俊脚底下一绊,差点摔倒在自家门前台阶上。

娘咧!

这个蠢货该不会铁了心吧?

翌日一早,房俊刚刚醒来,未等梳洗呢,便有家中仆人来报,说是驸马都尉、武安郡公、右卫大将军薛万彻,前来拜访。

房俊:“……”

火急火燎的来到前厅,便见到薛万彻一身官袍,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正跟房玄龄谈笑风生。

“……当年窦建德攻幽州,吾在燕王罗艺麾下,其时窦建德数十万大军压境,吾军寡不敌众,若贸然出击,定然百战百败,当以计取之。吾当时令羸兵弱马阻水背城为阵以诱之,观贼之势,必渡水交兵。故而与吾兄向燕王请精骑百人伏于城侧,待其半渡击之,破贼数万,杀得伏尸塞堵河道,河水都染成红色……”

薛万彻正吹嘘自己往日于燕王罗艺麾下,打破窦建德的丰功伟绩,房玄龄面含微笑,抚须不语,似乎听得津津有味。只是瞥见房俊匆匆忙忙而来,顿时眉梢一挑,那意思:这个夯货大清早来寻你,怎么回事?

房俊以手抚额,轻轻摆手:我哪儿知道?

上前两步,施礼道:“原来是大将军莅临寒舍,遗爱未曾远迎,恕罪恕罪。”

薛万彻回头看了他一眼,浑不在意的摆摆手,道:“这有什么可恕罪的?二郎你且忙,吾与房相相谈甚欢,稍后再去寻你。”

房玄龄笑呵呵道:“武安郡公想必是寻二郎有事?那你们且聊着,老夫整日里闲暇无事,有机会再与武安郡公闲坐饮酒,促膝畅谈。”

即便他城府深沉,但是被薛万彻这个浑人缠着吹嘘那些个陈年旧事,亦觉得脸皮发僵,浑身不自在,此时见到儿子前来,岂能不赶紧脱身?

薛万彻连忙起身,道:“今日却是寻二郎有事,改日转成来拜访房相。”

房玄龄微笑颔首,施施然离去。

他一走,薛万彻好似瘫了骨头一般,跌坐回椅子上,松了口气的模样,道:“令尊是吾极少数佩服的几个人之一,若非他这些年狠狠的压制着长孙无忌那个阴人,还不知道那厮得翻腾出多少浪花儿……这不,就算令尊致仕了,可只要有一口气儿,朝廷下上就没人敢轻忽视之,那长孙无忌纵然有通天的能耐,也得憋着!错非令尊死在他前头,否则,他阴这个阴那个阴了一辈子,也只能活在你爹的阴影底下!”

房俊瞪着他,一脸不爽。

这是恭维的话儿,而且确实有几分见地,事实上房玄龄活着的时候,朝政稳定群臣蛰伏,看似一个老好人,实则哪个不忌惮这位皇帝的肱骨三分?待到房玄龄死后,牛鬼蛇神全都跑了出来,今儿易储,明儿谋逆,直到把李二陛下折腾死,贞观一朝的名臣已然折损大半。

否则何来武周篡位?

没有武周篡位,便不会有李唐宗室、贞观名臣被屠戮殆尽,不会有大唐对外政策由攻转守的改变,不会有边镇节度使的崛起,不会有“安史之乱”,不会有大唐之由盛转衰,最终帝国崩颓、神州板荡……

某种程度上,正是由于长孙无忌的擅权,打破了贞观时期世家门阀、寒门士子之间达成的平衡,导致武媚集团的强势崛起,最终攫取了大唐国祚。武则天固然是一个强势的人物,政治举措亦多有闪光之处,甚至缔造了“开元盛世”的根基,却也给军权旁落、干弱枝强的政治形势埋下了祸根。

若是房玄龄能够多熬几年,长孙无忌先死,或许大唐的历史就将改写。

然而,薛万彻这“你爹但凡由一口气儿就如何如何”的口吻,听上去怎地就那么不舒服呢?

“行了行了,我爹不在,说那些阿谀之词给谁听?”

房俊不耐烦的将其打断,他很烦这人,可总也不能开口撵人吧?

“用过早膳没有?”

薛万彻抹了一把脸,笑道:“这不爬起来就前来府上了嘛,昨夜有些过量,胡话说了不少,但那一句跟二郎你混,却是实打实的。”

房俊叹气道:“行了,先用早膳吧。”

言罢,请薛万彻来到偏厅,吩咐侍女端来早膳。

房俊一向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但早餐大多是以清淡为主,今日事先亦不知薛万彻前来拜访,故而并未提前做准备,俱是以往寻常的餐点,厨子换着花样的做出来,可口易消化。

娇俏的侍女将餐点端上来,一碟青翠的醋芹,来自西域经由农庄培植成功的莴苣,两盘煎蛋,另有其余几样小菜,主食则是一篓雪白的馒头(这年代叫做蒸饼),顺滑的豆腐脑。

薛万彻也不客气,伸手拿起一个馒头塞嘴里,夹了一筷子脆生生的醋芹,赞道:“味道不错。”

吃香甚是粗豪,哪里有半分世家子弟、皇亲国戚的模样?

还真没拿自己当外人……

一碗豆腐脑稀里呼噜进了肚子,薛万彻摸一把嘴巴,将瓷碗放在桌面上,冲侍女道:“再添一碗!”

那侍女连忙再去盛,却又被薛万彻制止,问道:“可有糖霜?”

侍女一愣,道:“自然是有的。”

薛万彻道:“拿一些来,素闻豆腐脑加糖,乃是闽粤之地新近兴起的吃法,味道不错,今日试一试。”

“喏!”

侍女赶紧起身,欲回厨房去拿糖霜。

房俊大吃一惊,喝道:“且慢!”

喝止了侍女,蹙着眉瞪着薛万彻,道:“好好的豆腐脑,加一点卤酱便是无上之美味,为何要加糖?”

甜党都是异端啊!

只是这异端发展也太快了吧,前两天还制止了姜谷虎那小子吃甜豆腐脑,本以为只是一两个人偶然为之,却不成想居然已经流行开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薛万彻愕然:“甜的咸的,有什么关系?”

房俊断然道:“某看不见也就罢了,只要见到吃甜豆腐脑,乱棍打出去!”

薛万彻完全不可理解,气道:“你这个棒槌!管天管地,还管人豆腐脑吃甜的还是咸的?”

“吾家就只有咸的,吃不吃?爱吃吃,不爱吃亲走不送!”

“吾……娘咧!”

薛万彻气不过,却也无奈,只得添了一碗豆腐脑,浇上咸的卤酱。

房俊顿时神清气爽……

用完早膳,房俊换上一身甲胄,出了府门。

薛万彻紧随其后……

走到大门口,房俊无奈,道:“某要前去右屯卫视察,大将军军务在身,难道就没事可做?”

薛万彻大大咧咧道:“说什么浑话呢?吾虽然读书脑子不灵光,但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还是懂的,说了跟你混,就是跟你混,你去哪儿吾就去哪儿!”

房俊:“……”

撵还撵不走了?!

得咧,不走就不走吧,拿着个浑人没办法。

房俊只得飞身跃上马背,带着一群亲兵部曲浩浩荡荡出了府门,在长街上纵马疾驰。薛万彻亦混杂其中,不断催升马速,因为担心被皇帝反攻倒算,最近这些年薛万彻夹着尾巴做人,这等长街纵马的快感已然许久未曾领会,此刻快意非常,觉得跟房俊混当真是个顶不错的主意。

这房二位高权重,一个实权的兵部左侍郎也比他这个空头将军管用得多,兼且其靠山硬扎、名声在外,京兆府上下又尽皆是他的旧部,即便是街上迎头碰上,那些衙役巡捕亦是纷纷扭头,对这等明显违背律法的嚣张行径视而不见……

沿着天街向东,在崇仁坊西侧长街一路向北,由皇城东北角的兴安门出城,便是西内苑,纵马疾驰没一会儿,便到了宫城北门玄武门之外的右屯卫驻地。

刚刚到得营门之外,便见到营门处吵吵嚷嚷,诸多军卒围拢一处,争执不休,甚至有人推推搡搡,极为混乱。

房俊顿时脸色便沉下来。(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5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