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恶人自有恶人磨】

【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恶人自有恶人磨】

军营之中,最重军纪,寻常只是即便些许争执亦不能容,何况是眼下出操之时,围在此处吵嚷推搡?

当即一夹马腹,战马飙前,抵达营门之外方才站定。薛万彻紧随其后,在房俊身侧勒马,啧啧赞道:“右屯卫果然不同凡响,这大唐军令,形如虚设么?房二郎当真调教得一支强军啊……”

房俊顿时面红耳赤,恼羞成怒,居然被这个浑人给鄙视了?

大喝道:“营门之外,啸聚殴斗,都不要命了吗?”

混乱的人群瞬间一滞,兵卒看清是房俊亲临,顿时吓了一跳,赶紧散开。

人群之中,一身甲胄的薛仁贵与习君买、程务挺、高侃纷纷走上前,单膝跪地,施行军礼,齐声道:“末将见过大帅!”

房俊黑着脸,手里捏着马鞭,厉声道:“给某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薛仁贵正欲开口,后边人群里忽然有一人口齿不清的说道:“娘咧!你算哪根葱,在爷爷面前装蒜?”

周围空气瞬间一滞……

薛仁贵、习君买、程务挺、高侃几人纷纷起身,转过身怒目相向,就待冲上前去,将这个出言不逊之人拿下!

右屯卫中,胆敢对房俊这等无礼,若是不予以严惩,他们这些自诩房俊鹰犬之辈,何以有面目见人?

只是未等他们迈开脚步,便听到一声马嘶,接着薛万彻已然纵马向前,在马背上大喝道:“小兔崽子,活腻歪了是吧?今日,你薛爷爷就拿你的人头做一个投名状!”

战马如龙,他在马背上抽出腰刀,一手握缰,上身伏在马背上,狠狠的一刀斩下去!

“啊!”

一声尖锐的惊叫刺破云霄,一条身影在薛万彻马前滚了几个滚,堪堪避过雪亮的腰刀,这才大呼道:“大将军饶命……”

薛万彻勒住马缰,端坐马背,居高临下的瞪着那人,哼了一声,道:“吾道是何人敢再军营重地撒泼打诨,却原来是裴公子,怎地,仗着你家先祖的名声,就认为这关中搁不下了?”

那人从地上打个滚爬起来,却是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腆着脸陪笑道:“侄儿纵然谁都不服,焉敢在薛叔叔面前拿大?”

薛万彻不理他,回首对着房俊道:“此乃河东裴宣机之子,其祖父乃是闻喜县公、民部尚书裴公。”

房俊一愣。

闻喜县公、民部尚书,那不就是裴矩么……

这位牛人的孙子,几时进了右屯卫?

怪不得以薛仁贵之勇武刚烈,亦不敢轻易将此人拿下,以正军纪,而是与其在此地推搡不休。

实在是裴矩的名声太过响亮,遗泽太过深厚……

裴矩出身河东裴氏。

裴氏其先,自周汉命氏,自古为三晋望族,爰及晋、魏,衣冠炜盛,八裴之称,为冠族欤。历六朝而盛,至于隋、唐,蕴而不竭,与韦、柳、薛,关中之四姓焉。裴行俭亦是出身河东裴氏,虽然其出身中眷房,与出身西眷房的裴矩非是一支,却是同宗同族。

裴矩其人,堪称传奇,历经六朝八帝却仍能左右逢源,古往今来,无人能出其右。

其在隋,谗言媚上深受隋炀帝之信任,举世称其为“奸佞”。

其在唐,却又清廉职守、敢于诤谏。

曾一生最重要的功绩,乃是经略西域,致力于中西商贸和文化交流,使西域四十国臣服朝贡于隋朝,拓疆数千里,史称“交通中西,功比张骞“。?后来更是使用离间计分裂突厥,借内耗削弱其实力,从而减轻对中原的威胁,为日后大唐战胜突厥打下坚实之基础。

然而,司马光称其攻略西域,乃是“西域诸胡往来相继,所经郡县,疲于送迎,糜费以万万计,卒令中国疲弊以至于亡,皆矩之唱导也”,认定此举乃是亡国之道,这种观点在当世堪称主流,但是后世之学者却多认为此是司马光食古不化、不知变通之佐证,争议纷纭……

最重要的是,裴矩与高祖李渊相交莫逆。

高祖李渊生时,曾有“惟愿卿之一门,与国同休”之语,故而裴矩之亲族素来受到李二陛下之优待,纵然偶有错漏之处,亦不忍责罚,屡屡宽恕。

裴宣机更是能够直入大内的几个外臣之一……

房俊眼睛在这个裴氏后人脸上停留一会儿,看向薛仁贵,问道:“发生何事?”

薛仁贵拱手道:“兵曹参军裴子肇,昨夜外出饮酒,彻夜不归,已然触犯军纪,今晨宿醉而归,守门兵卒不准其入内,并且通知军中司马,依律对其惩戒,然此人冥顽不灵,非但不予认罪,反而大吵大嚷,视军纪如无物……末将无能,未能肃正军级,甘愿受罚。”

一旁的习君买亦道:“末将亦愿受罚。”

房俊蹙起眉头,有些为难。

裴矩乃是先帝宠臣,其子嗣一直受到李二陛下优待,依照李二陛下护短的性子,自己若是以军纪处置这个裴子肇,怕是要惹得皇帝不高兴。这倒罢了,维护军纪乃是首要之事,不能因为害怕惹得皇帝不爽而有所宽宥。

关键是此子乃是出身河东裴氏,与裴行俭同宗。

裴行俭之父裴仁基与其长兄裴行俨被王世充所杀,河东裴氏中眷房遭受重创,正是因为裴矩之维护,方才渐渐重新振作,故而,裴行俭兄弟一直对裴矩非常尊重。

若裴子肇犯了寻常军法也就罢了,整肃军纪,即便是裴行俭也说不出什么。但裴子肇擅自出营,彻夜酗酒,而后又依仗家世,藐视军纪,按照军法,不但要重责三十军棍,而且要流配岭南……

眼下裴行俭坐镇华亭镇,掌握着房俊的家底命脉,若是因此而使得裴行俭心生不满,得不偿失。

这年代士人心中,宗族第一。

纵然是裴行俭,亦会对族人百般维护,更何况是其恩人裴矩之后人?而且在世家门阀的子弟看来,若房俊未能对裴子肇放一马,而是斤斤计较不徇私情,那就是不给裴行俭面子,哪怕裴行俭实际上心里恨不得一刀将其亲手砍死……

该死的亲亲相隐!

孔子所言“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这在房俊看来,简直就是对法治的无情践踏!

有法而不依,立法又有何用?

不过当房俊看到薛万彻,心中顿时一动。

看上去薛万彻与这个裴子肇乃是旧识,想想也对,一个出身河东薛氏,一个出身河东裴氏,世家门阀之间联姻、结盟,乃是最常见之事,说不得两人之间就有什么瓜葛牵扯。

而且这个裴子肇对着薛仁贵等人时桀骜不驯,毫不在意军纪之严惩,但是面对薛万彻,却乖巧得很……

心念及此,他看向薛万彻,问道:“大将军戎马半生,开疆拓土冲锋陷阵,乃是吾等之榜样,军伍之事,吾等多有不足。依大将军之见,此子之行径,该当何罪?”

当着如此之多的兵将面前,薛万彻被房俊这番话夸赞得洋洋得意,他自知智谋不及旁人许多,生平最得意之事,便是战阵之上勇猛无双。

此刻被挠到痒处,薛万彻意气风发,扬着下巴道:“军伍之中,最重军纪,若不能令出法随,即便是面对衰弱之敌,崩溃亦是顷刻之间耳!此事若是在吾军中,任他是天王老子,杖责三十,流配岭南,绝无二话!”

那裴子肇吓得脸都白了。他依仗既有皇帝的维护,又有族兄裴行俭的面子,他不信房俊这个假棒槌敢把自己怎么样。

然而薛万彻与裴家世代相交,他深知此人乃是真棒槌,万一……

未等他出言求情,房俊已经微微颔首,冲裴行俭道:“既然如此,还请大将军客串一番右屯卫的军中司马,不知大将军意下如何?”

薛万彻想当然的就想拒绝。

老子凭什么帮你得罪人?

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不得不咽了回去,因为他想起来了,自己可是红后白牙的说是要跟着房俊混,结果话说了没多久,这就不听指挥了?

而且,他隐隐感觉得出,或许这正是一个向外界宣示自己往房俊全面靠拢的好机会。

想到这里,他目光不善的看向裴子肇,对于这个故人之后,他其实已经不满很久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5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