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论佛法的扩展性】

【第一千九百五十二章论佛法的扩展性】

房秀珠哪里敢让他跑去父亲面前说道这件事?

羞也羞死人了……

她不敢阻止二哥,只好摇晃着母亲的胳膊,哀求道:“娘,你快叫住他,根本没影儿的事儿,到处瞎说什么呀?还得父亲定然责罚我。”

卢氏最是吃不得小女儿的撒娇,而且也确实是这个道理,便冲着房俊叫道:“二郎,你回来!”

房俊不得不顿住脚步,苦笑道:“母亲怎能这般宠溺小妹?这件事着实重要,那蜀王平素性情顽劣、恣意妄为,已然惹得陛下恼火了不止一次两次,就是个没出息的,小妹跟着这种人,岂不是要一辈子受气?”

“你懂个甚?那蜀王虽然是是皇子,但离着太子的位置八条街呢,攀扯都攀扯不着,没出息才是最能有个好结果,当真如吴王那般才华卓越,你认为是好事儿?皇家子弟,越是没出息,便越是能长久,只消好好的享受荣华富贵就行了,非得志存高远英明果敢,不是自找罪受么?依我看呐,那蜀王殿下挺好。”

听着母亲振振有词,房俊瞠目结舌,一时间居然无言以对。

很有道理啊……

倒也怪不得母亲有些“势利眼”,郑坤常的孙子自己是提过的,以前母亲并未有什么反对的意见,是因为相信他的眼光,然而现在于蜀王放在一处比较,母亲明显倾向于后者。

也是,一个是凭手艺进入仕途的官吏人家,一个是堂堂皇子,这哪里有可比性?

任谁也得选蜀王……

然而作为穿越者,他自信可以改变李承乾、李恪的生命轨迹,却没把握将一个顽劣至极的李愔领上正路,安安分分的当一个皇子,做一辈子的富贵闲王,到头来寿终正寝。

那小子太能作死……

可母亲不让他去父亲面前提及此事,他便不敢前去,只是心里暗暗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得让蜀王打消了这个主意不可。

怏怏不乐的坐回母亲对面,见到小妹正眨巴着一双明媚的眼眸偷偷瞥着自己,便一瞪眼,将她吓得一抖,缩脖子便躲在母亲身后……

卢氏瞪眼嗔道:“吓唬自家妹妹,你可真有能耐!”

房俊不答,看着自家妹妹,问道:“跟二哥说说,当真相中蜀王那个败类了?”

房秀珠躲在母亲身后,伸出头来,蹙眉不悦道:“哪里有这样问人的?才没有什么相中不相中的,只是幼时便在一处玩耍,彼此熟悉,今日遇上了说了几句话儿而已,偏得你小题大做,真是烦人!还有啊,别张口浑球闭口败类的,人家蜀王虽然算不得规规矩矩的皇子,可也没有什么劣迹啊?你这是污蔑人!”

房俊哼了一声,懒得理她。

没什么劣迹?

呵呵,等着瞧吧,那混小子有一颗作死的心,以后能给你作出个花儿来……

……

前几日大雪,长安城中依然尽皆融化,但是这终南山沟壑纵横山岭交织,却依旧存有大量积雪。太阳升到头顶,照耀着山岭间的积雪耀目生花,山脊上林木森森,似乎也少了几分冬日寒冷,多了几分暖意。

寺门前的几株苍松挺拔虬结,气势万千。

大雄宝殿内檀香缭绕,待到房玄龄带着家人入内,寺中僧侣已然将闲杂的人等请出殿外。香客本是怨言纷纷,口中质疑着“佛祖面前,还能分个高低贵贱否”这等话,但是在僧侣客客气气的告知乃是致仕的尚书左仆射、梁国公房玄龄带着家眷前来进香,香客们便纷纷闭上嘴,老老实实的将大殿让出来。

这位曾经的大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固然致仕,但余威犹在,寻常人家谁敢去这位面前叫嚣什么“众生平等”?另则,房玄龄一生清廉,处事秉直,官声甚好,深得百姓之爱戴,闻听是他领着家眷前来进香祈福,都愿意行个方便……

房家一家人便在房玄龄夫妇的带领下进了大雄宝殿,跪在蒲团之上,焚香祷告。

房遗直夫妇、房俊、高阳公主、武媚娘,以及房遗则、房遗义、房秀珠兄弟姊妹皆在,唯独为了大姐韩王妃。

却是前不久御医诊断出韩王妃已然怀有数月身孕……

房俊回到关中得知此事,强烈表示不应当留下这个孩子。当初大姐韩王妃难产之时的情景历历在目,这回再生一个,怕是凶险甚大。

然而在这个子嗣第一的年代,他的建议被群体压制,即便是身为母亲的卢氏,亦不赞同房俊打掉孩子的建议……

除去深深担忧之外,房俊也就只能求神拜佛保佑大姐吉人天相了。

故而,这一次与以往不同,房俊进香之时分外虔诚,且不管佛祖他老人家忙不忙、听不听得到自己的祈祷,亦要做到心诚。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

进完香,祈祷一番,房俊便抬起头,打量着大雄宝殿内的情景。

正前方是一方丈八高的栴檀佛像巍然屹立,佛像左手下垂,正中间结“施愿印”,表示能满众生愿,右手屈臂上伸,结“施无畏印”,表示能除众生苦。在其两侧,则是几个身披袈裟的老和尚低眉顺目,一边敲着木鱼,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房俊看到了为首的那个三德大师,更看到了旁边一张长条形的香案之上,那一盏莲花瓣形状的长明灯。

那是他的本命灯……

“小施主山根耸峙,印堂明亮,往昔那小小的厄劫已然尽祛,往后福泽深厚,贵不可言呐。只望安守本心,持身守正,方可得大自在。切勿心浮气躁,急功近利,否则一步踏错,便舍身成魔,万劫不复,善哉,善哉。”

一声苍老的语音在耳畔响起,惊醒了神思恍惚的房俊。

侧头看去,正是那三德大师正合十冲着自己微笑,刚刚这两句话,正是对自己而言。

卢氏一脸喜色,推了一把房俊,道:“还不赶紧谢谢大师指点?这关中多少王侯贵戚欲求大师指点迷津而不可得,你这小子倒是好运道,偏偏傻愣愣的走神,真是个瓜怂!”

房俊忙跪在蒲团上还礼,道:“多谢大师指点……”

待到直起腰,却又问道:“晚辈有一个疑问请教大师,您说安守本心,方可得大自在,更不会舍身成魔万劫不复,却不知这个‘心’,所指何以,更往何处去寻?”

“所以者何,须菩提,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所谓缘起性空,性空缘起,不要执着心在哪里,心也是因缘生,无自性。无自性是刹那生灭,并没有一个生,一个灭,心在上一个刹那,亦在下一个刹那,或许是五百年前,亦或许,是五百年后……”

老和尚白眉掀动,慈祥的脸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缓缓道:“你自己的心,唯有你自己知道在哪儿,旁人又如何得知你上一刹那的心,下一刹那的心?更如何得知,你在五百年前的心,亦或五百年后的心?”

对于别人来说,这番话有些莫名其妙,有些“不明觉厉”,但偏偏对于从未真正涉及过佛学的房俊来说,却明明白白。

何谓“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

人心善变,随着时间、空间的转换,前一刻的心在下一刻便会截然不同,上一个刹那的想法在下一个刹那,很可能便是南辕北辙,更何况若是五百年前的想法、领悟,怎么可能与五百年后一样呢?

这个“心”,唯有你自己懂,也唯有你自己找得到。

而在房俊听来,这话似乎还有另外一层解读:你这一颗来自于五百年后的心,让我这个五百年前的老和尚,如何能够找得到呢?

甚至于还可以这样理解:我这个五百年前的老和尚,如何能够体悟你这一颗五百年后的心?你的心已然超出我的认知,只要你能够找得到你自己的心,并且认为他正确,那么一直坚持下去就好了,切不可迷了本心,因为急功近利而误入歧途。

有冷汗顺着后脊梁渗出……

直到离开清源寺,老和尚那放佛能够洞悉世间一切的眼睛,以及那一番话,依旧令房俊如坠云雾。

因为他想来想去,这番话好似都是两头堵,甭管你是王侯将相还是贩夫走卒,似乎都能够找得到自己的定位,尤为可恶的是,你将这番话扩展开来,甭管你怎么理解,似乎都能说得通……

娘咧!

这到底是一个拥有无边智慧的智者,还是一个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5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