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撞死人了】

【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撞死人了】

“吁——”

李元轨赶紧勒住马头,吩咐左右:“上前看看。”

身后的亲卫也一同勒马站住,当即有两人跳下马背,跑上前去查看,先将跌落马背的同僚扶起,见其只是有些擦伤,摔得有点晕,并无大碍,便放了心,再去将他一动不动的人翻过来,查看之下,见其一脸的血,试探一下呼吸,顿时吃了一惊。

“启禀王爷,这人摔死了。”

李元轨愣了愣,骂道:“真特娘的晦气!”

他抬起头看看四周,此刻天色已然全黑,这里过了灞桥已经很远,距离潼关尚且很远,路上并无行人,这里发生的“车祸”自然无人发现。

“本王先行一步,留下几人将人车一起推入灞河,潼关再行汇合。”

他此时留了谨慎,自己先行一步,留下亲卫处理现场,万一被人撞破,那也不过是亲卫意外撞死了行人,只要他不在场,自有转圜之余地,大不了便是以金赎罪,区区一个路人、农夫,值得几个钱?但若是处理尸体牛车的当口被人撞破他在现场,那可就说不清了。

毕竟霍王家奴纵马撞死行人,与霍王纵马撞死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纵然装死人的的确是亲卫,但此时张扬出去,朝廷里头那些个御史言官必然将他拖下水……

“喏!”

亲卫应下,六七人个跃下马背,分出两个去抬起撞死的行人,另外几人到了倾倒的牛车旁,想要将牛车给扶正,推到灞河里去,毁尸灭迹。

李元轨调转马头正欲离开,忽然闻听夜色之中有人大喝一声:“什么人?”

李元轨吓了一跳,心道不会这么倒霉吧?他闷声不语,扬起马鞭就待抽在马臀上,先离开再说。

却听得“吱吱呀呀”一阵弓弦拉满的声响,在静谧的夜色之中分外清晰,紧接着便是一阵脚步响动,有人喝叱道:“立即下马,否则格杀勿论!”

李元轨一脸懵逼……

这什么情况?

趁黑赶路而已,居然就能遇上携带弓弩的军卒?

一言不合就“格杀勿论”……你当这里是皇宫大内呢?

可他终究不敢动。

大唐立国未久,又连年征战,军中纪律严明,令行禁止,万一这些军卒的长官当真下达了“格杀勿论”的命令,那么就算明知他是霍王,照样施放箭弩连眼都不眨一下!

军务之中,军令大过圣旨!

区区一个亲王,算个甚?!

左右亲卫也顾不得毁尸灭迹了,一窝蜂的抽出兵刃,将李元轨紧紧护在中间,紧张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未及,一支二十余人的军伍自夜幕之中显现,穿着盔甲举着横刀,更有五六个兵卒举着强弓劲弩,杀气腾腾的到了近前。

李元轨郁闷得不清,真是倒霉催的,这些兵卒深更半夜的在这里干嘛?

“吾乃霍王李元轨,尔等深夜至此,兵戈齐备,意欲何为?”

那军伍之中走出一人,校尉装束,恭声道:“吾等乃是右屯卫军卒,奉吾家大将军之命,封锁骊山农庄附近的道路,严防闲杂人等如山,毁坏温棚……”

说到这里,发现了倒毙路上的行人以及倾覆的牛车,顿时狐疑问道:“敢问王爷,此处发生何事?”

李元轨哼了一声,隐隐觉得不妙。

右屯卫?

那是房俊的兵啊……

若是换了别的部队,他以霍王的威势定然能够压得住,先一步脱身,而后再处理这一起“交通事故”,但既然是房俊的兵,恐怕不好收场。

他沉着脸,道:“亲卫急着赶路,这人忽然赶车从路旁窜上来,撞在一处,伤了性命,本王自会让亲卫前往京兆府投案自首,任凭国法处置……”说到此处,他口风一转,打算抢占先机,喝叱道:“尔等既然是右屯卫兵卒,当知军法严苛,何以敢深夜携带兵械四处活动,以军国之重器,护卫房俊私人之产业?此等假公济私之行为,便是将尔等尽皆枭首,亦不为过!只是本王有要事在身,暂且放尔等一马,不予追究,速速让开!”

堂堂亲王之尊,坐在马上连声喝叱,这等威势非是一般人可以抵挡。

然而他面前的不是一般人……

为首那个校尉丝毫不惧,肃容道:“好教王爷知晓,吾等乃是奉命在此警戒巡逻,农庄温棚之中有来自海外的高产粮食,正在培育,为防有居心叵测之人予以破坏,故而不得不加倍小心。王爷若是认为吾等违反军法,自然可以去卫尉卿投诉,不过……”

他目光扫过地上躺着的尸体,冷声道:“末将怀疑此人乃是被殿下纵马撞死,还请殿下随吾一道,前去京兆府解释清楚为好。”

李元轨怒喝道:“大胆!吾乃堂堂亲王,尔是何人,谁给你的胆子,敢这般诬陷本王?不要命了么?”

那校尉淡淡道:“末将右屯卫都尉高侃,王爷若是要末将的性命,一刀斩来便是,末将绝不避退。不过既然眼下出了人命,末将奉劝王爷一句,还是一同前往京兆府,解释清楚为好。否则难免有不明真相之人,认为王爷性情暴虐、残害百姓,甚至意欲将尸体推入灞河,毁尸灭迹,怕是对王爷的清誉有损……”

“放肆!”

“区区一个校尉,亦敢在王爷面前嚣张?”

“速速退去,否则要你项上人头!”

……

左右霍王府亲卫纷纷出言呵斥,怒火沸腾。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这些人尽皆是李元轨的贴身亲卫,如何能任由这些兵卒对自家王爷这般说话?

纷纷摩拳擦掌,只待王爷一声令下,便冲上去大开杀戒!

拿着几张强弓劲弩,就以为天下无敌了?

幼稚!

李元轨坐在马上,面深似水,闭口不言。

他知道,今日之事,怕是无法善了,去京兆府他不怕,撞死人的的确是他的亲卫,京兆尹马周素来刚正无私秉公直断,断然不会冤枉了他。但此事一旦张扬开,怕是那些御史言官们必然蜂拥而上,弹劾他的奏疏一封一封飞进大内……

可眼下他知道,他走不了。

眼前这个校尉如此强势,必然有所依仗,一瞬间他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一个局……

是房俊要搞他?

李元轨心里惊疑不定,抬手制止亲卫们叫嚣,盯着高侃,缓缓道:“清者自清,本王便随同尔等前往京兆府。”

“王爷!”

“王爷!不能啊!”

“您乃是天潢贵胄,即便有错,那也应当由宗人府处置,他京兆府算个屁,焉敢审讯王爷?”

亲兵们纷纷惊呼,愤怒的劝阻李元轨。

平素他们这些人在徐州耀武扬威横行无忌,何曾受到这等羞辱?

李元轨抬手,亲卫们顿时一静,他环顾左右,说道:“稍安勿躁,此地非是徐州,天子脚下焉能任凭尔等聒噪?左右不过是前往京兆府,说明情况即可,毋须担忧。”

高侃亦道:“王爷说得是,不过一个农夫而已,有什么大不了?又非是王爷肆意杀戮,意外这种事总是难以避免,顶了天也不过是罚些金银,只是要耽搁一天行程。王爷,咱们这就去京兆府吧?”

他顺着霍王的话,说得很轻松。

不顺着不行,万一霍王李元轨当真发作起来,纵马离去,难不成他还真敢将其射杀?

一旦李元轨离了现场,那这个局可就白费了,似这等要钱不要命的地痞混混可不好找……当然,原本只是设想能够重伤,给李元轨添添堵,现在居然意外摔死了,看来能够狠狠的咬下来李元轨的一块肉,比房俊交待的更加完美。

只是人既然意外死了,回头多多赔偿一些银钱才是……

李元轨知道今日是不可能走脱的,如果这是一个局,房俊必然是想让自己背负一个“纵马撞死农夫”的罪名,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不过就算如此,除了恶心自己之外,又能如何呢?

堂堂大唐亲王,撞死一个农夫值当什么?大不了就是多赔点钱而已。

当下便颔首道:“那就速速前去京兆府,请京兆尹裁决吧,本王封地之中事务繁忙,早早解决此事,早早返回封地。”

他显然将事情想简单了……(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6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