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削国降爵】

【第一千九百七十章削国降爵】

李二陛下干脆站起来,戟指怒叱:“朕就是要修仙问道,就是要长生不老!朕自即位以来,夙兴夜寐勤政爱民,自问勤勉之处,不下于史上任何一位君王,更未因一念之私而增加百姓负担,吏治清明,国泰民安!朕自在深宫之内炼丹寻仙,碍着你们什么事儿了?如今居然私下串联,胁迫帝王,乃人臣之道乎?”

这位皇帝怒火冲天,站在御座之后怒目圆睁,王霸之气四溢!

群臣被他这番怒叱吓得战战兢兢,纷纷拜服于地,口中大呼:“微臣知罪,还请陛下宽宥……”

李二陛下昂首挺胸,睥睨四顾!

指着刘洎道:“刘洎,汝给朕站出来,说说,到底是谁在背后串联汝等胁迫于朕?”

刘洎咽了一口唾沫,颤声道:“陛下明鉴,绝无背后串联之事!”

他说的是实话,刚刚朝堂上的这股风潮,实乃顺势而为,大家都对皇帝服食丹药寻求长生之事深表忧虑,故而都不介意推一把,希望能够让皇帝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却不想皇帝的意志居然如此之坚定……

况且就算当真有人暗中串联,这又如何敢承认?

大臣劝谏,再是忠言逆耳,那也是为了皇帝、为了帝国着想,可若是串通一气,即便出发点是好的,那也是君王之大忌!

今日你们能串联起来胁迫皇帝不要再修仙,明日是否就能串联起来胁迫皇帝退位?

此乃大不敬……

搞不好,那就是朝堂之上爆发一场整肃风潮,无数人头落地!

他刘洎岂敢当这个责任?!

李二陛下怒极而笑,横了一旁一言不吭的立即一眼,冷然道:“很好,诸位爱卿辅佐朝政,彼此之间颇为默契,同进同退,贞观一朝,怕是要名垂千古,以为后世敬仰了!”

言语之中的讥讽之意,毫不遮掩。

然而满朝文武,尽皆默不作声,这件事可轻可重,皆在陛下一念之间,还不要硬怼为好……

李元轨依旧跪在地上,听了半天,这会儿也回过味儿来。

感情咱这是被当做筏子,被这些个大臣拎出来当做典型,以此劝谏皇帝?

这倒霉催的……

心底逆火愈发旺盛,你们劝谏就劝谏,何必把我拎出来?

这特娘的谁受得了!

天坑啊这帮混蛋……

心里有火,就得发作出来,霍王殿下虽然这些年在徐州修身养性,但骨子里依旧是那个睚眦必报的皇家纨绔,这会儿便大声嚷嚷道:“刘洎,陛下富有四海、君临天下,乃是万国之主、万乘之君,口含天宪、手执日月!自然是言出法随、金科玉律,谁敢干预陛下之心思?汝乃陛下之臣,却存不敬之心,妄图串联朝臣胁迫君王,简直死罪!”

嚷嚷完,又转向皇帝,大呼道:“陛下明鉴,刘洎此獠狼子野心,实乃千古罕有之奸佞,望陛下将其绳之以法,惩前毖后!”

刘洎依旧保持躬身作揖的姿势,闻言,嘴角一抽。

这位霍王,怕是在徐州待傻了……

果不其然,李二陛下一腔怒火正无处宣泄,瞪眼怒喝道:“放屁!汝自己胡作非为,丢尽了皇家颜面,还有脸在这里说别人?纵马撞人致死,意欲毁尸灭迹,汝真是有出息!来人,拟诏!”

侍立在朝堂一侧的中书舍人褚遂良赶紧上前,道:“聆听陛下口谕!”

李二陛下沉着脸,道:“霍王李元轨,品行不端,凉薄无德,降爵一等,削除封国,着令宗正寺严加教导,行迹禁于四门,无旨不得出城!”

“喏!”

褚遂良赶紧应下,稍后将会以中书省的名义拟诏。按照法度,这等皇家内部之事务,毋须门下省审查诏令、签署章奏,更毋须政事堂过问,皇帝可以一言而决之。

李元轨面色苍白,浑身剧颤,悲呼道:“陛下……”

李二陛下怒喝道:“拉出去!”

娘咧!

你个混账牵扯到朕的名誉受损不说,还被人家当做筏子来胁迫于朕,简直罪无可恕!

当即便有殿门外的禁卫大步入殿,如狼似虎的将霍王架起,无视他挣扎哀求,拖了出去……

大殿之上,群臣噤若寒蝉。

这位一路鲜血拼杀逆而篡取帝位的皇帝,在殿上文武大臣们心目之中,威望太盛,衷心敬服。

李二陛下立于御座之后,环视眼前群臣,冷声道:“不要以为今日之事就这么算了,幕后串联之人,朕绝不宽恕!诸位好自为之!”

一甩袍袖,转身走下御座,在内侍拱卫之下,自后殿而去。

大殿之上,刘洎胆战心惊之余,却陡然升起一个无法遏制的念头——难不成,今日一早送来书信之人,其真实之目的并非扳倒霍王,而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算准了只要自己弹劾霍王欲求长生,便定然会引起群臣响应,进而矛头直指陛下服食丹药一事?

这么一想,愈发觉得有可能。

只是可惜呀,陛下威望太盛,任性起来王霸之气谁也无法抵挡,如此之多的大臣联合觐见,最终亦是不了了之……

神龙殿。

自两仪殿退朝之后,李二陛下返回此处,喝了两口茶水,便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窗外阳光明媚,乃是腊月里难得的好天气,他心里却一片阴郁。

该死!

不过是弄来一个天竺番僧炼丹而已,这帮子混账至于反应那么大,居然敢联合起来胁迫?此事定然有人背后串联,稍后便严令李君羡发动“百骑司”将其揪出来,亲手捏死……

正自生气,殿外响起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继而环佩叮当,一声悦耳清脆的嗓音响起:“父皇!”

李二陛下心中一松,抬头看去,却是晋阳公主迈着欢快的步子前来。

“咦?父皇的脸色好难看,是谁惹您生气了?”

晋阳公主来到皇帝近前,觉得皇帝的脸色不好看,便伏低身子,一双秋水盈盈的眸子盯着皇帝的脸,语气担忧。

李二陛下放心心事,展颜一笑,伸手轻抚晋阳公主的螓首,温言道:“几个混账臣子吃饱了撑的管闲事,无妨。”

“哦。”

晋阳公主乖巧的应了一声,这才直起身子,素手斟了一杯茶,递到皇帝手上,柔声道:“父皇,女儿想跟长乐姐姐去骊山别苑住上几日,泡泡温泉,散散心。”

李二陛下正欲答允,想起一事,便又蹙眉道:“去九成宫吧,要不洛阳宫、翠微宫皆可,骊山别苑就不要去了。”

晋阳公主一愣,问道:“为何?九成宫太高,洛阳宫太远,翠微宫眼下又未曾完工,到处都是石料工匠,有些闹腾……”

李二陛下接过茶水,轻轻呷了一口,便道:“房俊那厮最近在骊山庄子里鼓捣培育什么高产粮食,乃是海外的作物种子,唯恐有人破坏了温棚,导致培育失败,故而调去了右屯卫几营兵马,将整个骊山都给封锁起来,严禁闲杂人等入山游玩,且时不时的操练兵马,比翠微宫还要闹腾。”

呷着茶水,心中却想,许是那混账存着怨怼,故意大张旗鼓使劲儿折腾。

不过话说回来,自己似乎的确轻视了那些海外来的种子,房俊这棒槌平素固然嚣张跋扈恣意妄为,但是攸关帝国大业,却从不胡来,且每一次皆是有的放矢,从未令他这个皇帝失望。

或许……那些粮食当真如房俊所言,一旦推广,便能够养活大唐九成以上的人口?

晋阳公主闻听房俊正在骊山农庄,清亮的眸子转了转,便扯着皇帝的衣袖,哀求道:“有大军在那里,虽然闹了一点,可到底安全无虞,随意的在山上走走亦不会被闲杂人等冲撞……要不,父皇也去别苑里住上几天,修养一番?”

李二陛下闻言,顿时心动。

修仙问长生,固然是心中之所愿,但到底乃是虚无缥缈之事,如何比得上粮谷满仓、五世同堂的盛世美景?

这么一想,心中便有些亟不可待。

要不,去看看?

都在一座山头上,兕子自幼与房俊亲厚,不可能不去拜访,届时自己自然可以名正言顺的去那些温棚里头看看那些海外的种子是何等模样,不虞被那个棒槌以为自己这个皇帝后悔当日之冷落……

便颔首道:“如此也好,整日里被政务缠身,也应当好好歇上几日,就让太子暂且处理朝政吧,为父陪着兕子游玩几日。”

晋阳公主顿时甜甜的笑起来,一颗心噗噗跳……(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6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