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少女情怀】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少女情怀】

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房俊奇道:“是谁如此昏聩?难道培育高产作物就不是大事?没有比这个更大的事儿了!”

李二陛下呵呵一笑,意味深长道:“是宋国公,他愁眉苦脸的进谏数次,说是他们家的闺女嫁妆都备好了,却迟迟不见迎亲的上门,萧家的脸面都丢尽啦,没脸见人……”

房俊:“……”

提起这个,他就心塞。

弄一个武媚娘在家里,咱就已经冒了天大的风险您可知道?若是再将萧氏女娶回去,这两人可是前世的冤家啊,一个将对方迫害致死,一个诅咒对方投生为鼠被猫吃掉……

谁知道武媚娘那娘们儿会不会哪一天心血来潮,直接将萧氏女给干掉?

他苦着脸,哀求道:“要不,陛下您下一道旨意,不准微臣娶那萧氏女?”

李二陛下奇道:“朕素问那萧氏女国色天姿,兼且琴棋书画尽皆精通,乃是不可多得之才女,更性情温顺端庄贤惠,何以汝竟然这般嫌弃?”

房俊一脸肃穆,正气凛然:“微臣岂是那等贪图美色之辈?萧氏女纵然是九天玄女下凡尘,洛水之神降人间,微臣也绝无半分觊觎之心!高阳殿下大气爽朗,秀外慧中,武媚娘贤惠端庄,心智卓越,这一妻一妾乃是微臣的贤内助,更为微臣诞下两个聪慧伶俐的儿子,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微臣已然知足了。”

“呵呵……”

李二陛下玩味的看着一脸正气的房俊,不屑的冷笑一声,忽然道:“近日,曾有人建议,让朕将长乐公主下嫁于你……”

“砰!”

“啪啦!”

酒樽掉在地上,连忙去接,却伸手打翻了桌上的碗碟,汤汤水水洒了一地,沾得衣袍上到处都是,一塌糊涂……

房俊脸色煞白,支支吾吾道:“这个……那个……哈哈,陛下莫要玩笑了。”

“混账!”

李二陛下一拍桌子,怒道:“满口大义凛然,实则满肚子隐私龌龊!竖子若再敢招惹长乐,信不信老子就成全你,干脆一刀剁了你,让你入宫一生一世侍候在长乐身旁?”

房俊满头大汗……

“微臣不敢!”

“哼!”

李二陛下怒哼一声,喝酒吃肉的心情荡然无存,当即站起身便向外走去,到了房俊身边,心中恼怒难以遏制,一脚将这个觊觎自己闺女的混账踹翻在地,一甩袍袖,怒气冲冲的大步离去。

堂内,晋阳公主瞪大一双清亮的眸子,不可思议的瞪着地上狼狈不堪的房俊,讶然问道:“姐夫……居然喜欢长乐姐姐?”

房俊从地上爬起,心里郁闷,这皇帝是不是隔两天不踹咱两脚,就没法过日子?

闻听晋阳公主的质问,他老脸一红,否认道:“哪里有?别听那些个乱七八糟的,这定然是有人与微臣有仇,故而在陛下面前搬弄是非,指鹿为马……”

晋阳公主追问:“那姐夫就是一丁点儿喜欢长乐姐姐的意思也没有咯?”

房俊:“……”

这话如何回答?

说有,你刚才自己急于辩解的话语岂不是口不对心,纯属放屁?

若说没有,这丫头一回头跟长乐说了,岂不是往后再也别指望能有一分一毫的进展……咳咳。

房俊一本正经道:“殿下这是说得哪里话?长乐殿下钟灵毓秀,有若芝兰玉树,气质脱俗,世上之男人哪一个能够不被其风姿所慑服呢?正如在微臣心中,殿下亦是聪慧可人,独享万千宠爱一般。”

晋阳公主固然远比一般同龄孩童聪慧,可到底单纯一些,哪里比得上房俊老奸巨猾?这一番看似诚恳实则避重就轻的言语,将小丫头忽悠得晕晕乎乎,只是听得姐夫说自己漂亮可人,心里边吃了蜜一般,美滋滋道:“哪有姐夫说得这么好?”

跪坐在哪里,脸蛋儿上挂着甜甜的笑容,为房俊斟酒布菜,浑然不在意皇帝已经离去,一丁点儿跟着走的意思都没有……

房俊也喜欢跟这个小姨子亲近,想想自己穿越之后头一次见到这丫头时的场景,再看看眼前犹如春天的柳枝一般开始抽条的身段儿,脸上的婴儿肥也渐渐消去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越来越尖俏的下颌,越来越明秀的眼眸……

颇有一些養成的美好感觉。

只是眼下小丫头年近渐渐长大,对于男女之防也渐渐注重,平素身边跟着好几位嬷嬷教导礼仪,即便是房俊想要亲近,却也没有多少机会,再不能如以往那般坐在一个炕头,甚至将一双白玉也似冰冰凉凉的小脚丫放在怀里焐热……

现在若是房俊敢这么做,李二陛下定然二话不说,直接将他“去势”之后送入晋阳公主的寝宫之内,你小子不是觊觎我闺女么?来来来,朕给你机会,一辈子都陪着吧……

两人对坐,言谈甚欢。

晋阳公主耐不住房俊教唆,饮了一点点酒,一张莹白如玉的小脸儿便飞起两朵红云,霞生双颊,倍添秀美。

小丫头薄薄的嘴唇愈发红润,微微开启着,呼着热气,露出内里扁贝也似的牙齿,还时不时能够见到粉润的舌尖,明秀的眼眸也有些迷茫,像是蒙了一层水雾,替房俊斟了一樽酒,而后秀眸抬起,注视着房俊,轻声道:“前几天,兕子与父皇前往鹤林寺游玩,河东郡夫人觐见,说及兕子已然年长,应当在朝中择取年青之俊彦,定下婚事,待到过得两年,便即完婚……”

说着,一双秀眸盈盈秋水,目不转睛的盯着房俊。

河东郡夫人,便是高祖皇帝李渊的妃子薛婕妤,出身河东薛氏,其父乃是隋末大儒薛道衡,被誉为“一代文章宗师”,历仕北齐、北周和隋三朝,不仅善于作文,而且善于谋事,只可惜性格“迂诞“,不知变通。隋炀帝时,出为番州刺史,改任司隶大夫。大业五年,逼令自尽,时年七十,天下冤之。

薛婕妤出身名门,自然妙通经史,兼善文才,晋王李治幼时便曾于其门下受教。

高祖李渊驾崩之后,便出家为尼,潜居于禁中鹤林寺,平素少与人来往,算是後宮之中的一个另类……

“完婚?”

房俊诧异的呢喃一句,心潮起伏。

当年初见之时,这个钟灵毓秀却又上天妒之的小公主就像是一根瘦瘦弱弱的豆芽菜,纵然有着远超一般人的智慧与善良,却像是一簇随时都能湮灭的烛火,待到天寿已尽,便是一缕青烟,香踪杳杳。

然而现在,小丫头的身子越来越是硬朗,这半年来几乎再未发病,气血以肉眼可见的程度渐渐旺盛,发质越来越乌黑亮泽,肌肤越来越莹白粉润,眼眸越来越晶亮剔透……

昔日那随时都会夭折的小人儿,已然蜕变成了一只美丽健康的天鹅。

房俊只觉得心中甚是欣慰,似乎看着晋阳公主在自己的护理之下重拾健康,并未如历史上那般香消玉殒,比之远征四海似乎更加有成就感。

晋阳公主憧憬的看着房俊,见到他似乎并未有什么失落的神情,便渐渐的有些失望,眼眸里的光彩渐渐黯淡下来。

想了想,微微垂着头,起身道:“父皇饮了酒,怕是那些侍女服侍不好,兕子暂且告退,去服侍父皇安寝。”

房俊今日饮酒有些过量,脑子晕晕忽忽的,尚且沉浸在改变历史的奇妙境界中不可自拔,闻言便颔首道:“应当如此,殿下去吧。”

“哦……”

晋阳公主咬了咬下唇,柔声道:“喝酒伤身,姐夫还是少喝一点,早早歇息吧。”

房俊随意的点点头,并未在意。

晋阳公主幽幽叹了口气,而后脚步轻盈的走了出去。

在房俊看来,小公主固然渐渐长大,却依旧是那个那曾经背在身上出宫去看花灯、抱在怀里焐热取暖的小丫头,却未曾察觉这个年代的女孩儿十三四岁出嫁的比比皆是,晋阳公主虽然还要过上两年才能婚嫁,但自古以来,女孩儿总是懂事早一些……

他更未曾领悟到,在晋阳公主心里,他这个对其呵护备至的姐夫,是与别的男子完全不同的……(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6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