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年年当新郎】

【第一千九百八十章年年当新郎】

一旁的薛万彻洗了手脚,一件袍子随意的穿在身上,袒着怀,一个大海碗捧着,几大口就将一碗面条吃光,舔了舔嘴唇,意犹未尽的身手去抢禄东赞手里的碗,嚷嚷道:“你这人,吃白食还恁地话多!来来来,你是大相,身份高贵,吃不得这等粗鄙之食,速速给某,某不嫌弃!”

老子出身河东薛氏,妥妥的簪缨世家,还比不得你个穷搜搜的吐蕃蛮子?老子都吃得,偏偏你吃不得?

禄东赞赶紧将碗往后一收,怒道:“谁说面条了?就你们吃过山珍海味啊?瞧不起谁呢!这面条筋道爽口,实乃不可多得之美味,最是适合吾这等老人家食用,休要来抢!”

言罢,手里筷子舞得飞起,吃得稀里呼噜……

用罢午膳,侍女沏好了茶水端上来,三个人就坐在门前的回廊下边,暖洋洋的晒着太阳,喝着茶水。

禄东赞眯缝着眼睛,看着阳光下反射着耀眼光芒的温棚,手里的茶盏放到嘴边呷了一口,慢悠悠的品着滋味儿,犹豫了一下后,问道:“还望二郎告知,这等作物当真有那么高的产量,可以解百姓之饥饿?”

房俊躺在一张躺椅上,脚尖点地,躺椅便慢悠悠的晃起来,他在上面很是自在,闻言道:“开什么玩笑?百姓是否吃得饱饭,从来都不是粮食的问题,甚至与天时的关系亦不大,更多的还得看人,看官吏是否清廉。风调雨顺的年景,汝认为就饿不死人了?”

禄东赞默然。

天底下最大的灾难是什么?

不是六月飞雪,不是河川决堤,甚至不是旱蝗并灾,乃是人祸……

人祸甚于天灾,苛政猛于虎!

孔子过泰山侧,有妇人在坟墓前哭泣,孔子命子路上前询问:“子之哭也,壹似重有忧者。”妇人哭着说:“然。昔者吾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孔子感到很惊奇:“何为不去也?”既然有猛虎为患,何不离开呢?妇人怆然垂泪:“无苛政。”

犹可见,苛政猛于虎也!

真正让百姓粮食绝收、地无产出的年份,其实绝无仅有,即便一地有灾,大可调拨临县之钱粮以之赈济,以全国而赈地方,岂能出现易子而食、骨肉相烹之惨祸?

关键还是在于人,在于吏治。

各种苛捐杂税使得百姓苦受盘剥,十室九空,世家豪族更是不断兼并土地,使得百姓流离失所,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如何能够活得下去?别说什么盛世不盛世,在任何年代,总归会有那么一些鱼肉乡里的酷吏存在,总归会有那么一些尸位素餐的官员与其沆瀣一气。

无论大唐,亦或是吐蕃,土地之上产出的粮食当真不够百姓们裹腹么?

自然不可能。

然而正是官吏无穷无尽的盘剥,豪族无休无止的兼并,再辅以天灾,导致一幕一幕人间惨剧。

禄东赞身为吐蕃大相,智慧过人,焉能不知其中道理?

纵然你将全天下的土地都种上粮食,吏治不清、苛政不除、豪族不仁,这天底下的百姓,该吃不饱饭的依旧吃不饱……

话题有些沉重,房俊于禄东赞尽皆无言,呷着茶水,晒着太阳出神。

薛万彻干脆将茶盏丢到一旁,四仰八叉的躺在躺椅上,几个呼吸之间,呼噜震天响……

房家的仆役匆匆而来,打断了这午后的宁静。

“二郎,家主有命,让您即刻返回府中,宾客已然陆续抵达,您却不在家中,有些失礼了……”

家仆叙述着房玄龄的话儿,抬头瞄了一眼自家这位二郎,心中着实无语。

哪里有晚上就成亲的人,白天却还跑到田里种植作物,老神在在的晒太阳喝茶水?

真想不明白,那萧氏女人皆说端庄美貌,有什么不乐意的?

若是自己有这么一个不着调的儿子……咳咳。

房家叹了口气,只得起身日内更衣,踹了薛万彻一脚,看这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这才对他和禄东赞说道:“都沐浴一下更衣吧,去府上吃某的喜酒。”

成亲当日跑出府去,钻进田里耕作,这只是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而已,是在向老爹房玄龄以及萧瑀发出抗议,凭什么你们之间的龌蹉交易,就得把我牵连进去?然而事情已成定局,总不能这个时候悔婚,让天下人耻笑房玄龄吧?

原以为自己也算是年轻俊彦、朝堂大员,结果特么就是个联姻的筹码……

恶心归恶心,但是生在这大唐,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置身事外的。

禄东赞不知此事,闻言瞪着眼睛:“晚上便成亲,现在你与吾这个老头子在这里喝茶晒太阳?呵呵,二郎真乃奇人也!”

房俊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冷哼道:“休要说风凉话,把贺仪备好吧,若是某不满意,哼哼,说不得待到大相返回吐蕃之时,派人假扮山匪,在半路上将你的家底儿都给劫了去。”

禄东赞:“……”

讨要贺仪也能这般理直气壮?

不过想想房俊的棒槌德行,说不得还真有可能在自己回吐蕃的时候找一个山清水秀月黑风高的时候将自己给打劫一番。

自己前来大唐朝贺,送上了不少奇珍异宝,待到回国之时,大唐皇帝必然也会赐予两倍于此的回礼,万一这小子胡闹一番,真一半假一半的将自己给劫了,自己连翻脸都为难……

“二郎放心,咱俩乃是忘年之交,情深莫逆,必然备上一份厚重的贺仪,恭贺二郎娶得如花美眷。”

薛万彻在一旁呵呵笑道:“某的贺仪早已呈送府上,为兄祝愿二郎乘鹤有青云,年年做新郎!”

房俊啧啧嘴,这祝愿,真好。

只是往后这等联姻之事,还是少点为妙,否则娶回去一个个别有用心的女子,后宅之中整日里斗心斗角,日子还过不过了?

最大的担忧还是武媚娘,这就是一个宅斗的大杀器啊!

谁晓得会否有哪个不开眼的将这位隐藏着大帝属性的娘们儿惹急了,干脆给你削成人棍?

细思极恐……

婚礼,原为“昏礼“,?“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

纵然是纳妾,但由于萧氏女身份特殊,乃是兰陵萧氏的嫡支,故而三书六礼一项也不能少。只是房俊心中有些抵触,懒得去管这些事情,都是母亲卢氏一手操办。

当然六礼的最后一项“亲迎”却是省略不得,你房俊牛高马大身强力壮,若是将自己的弟弟或者是谁弄去代替,信不信萧瑀当场就能拿着宝剑出来砍人?

回到房府,命人将禄东赞安顿好,送去前厅与那些个官员们聊天打屁,薛万彻却不走:“不行,今日二郎的傧相,吾当仁不让!”

不让就不让吧,弄一个郡公、十六卫大将军当傧相,档次也蛮高的。

房俊颔首同意,自有侍女上前,为他更换吉服。

因是纳妾,不如成亲那般重要,所以李思文、程处弼、屈突诠等一干好友尽皆按时去右武卫当值,临近下午才纷纷告假出来,齐聚于房府。

房俊欢好吉服,在卢氏耳提面命要乖巧听话不许耍脾气搞事情之后,对着神色有些意味深长的高阳公主、武媚娘作揖施礼,这才转身出去,骑上高头大马,在一众好友簇拥之下,敲锣打鼓的前往宋国公府。

路上行人纷纷侧目。

“咦?那不是房二郎么,怎地穿着吉服骑着骏马,这是要成亲?”

“你傻呀?人家早都成亲了,正室大妇乃是陛下之女高阳公主,这回是纳妾!”

“某自然知道房二郎的正室大妇乃是高阳公主,可是你瞅瞅这番气派,太招摇了吧?纳个妾不就是弄一顶轿子抬进侧门就行了?”

“嘿嘿,孤陋寡闻了吧?若是纳的寻常人家女子,自然是一顶轿子抬进侧门就行了的,可是兰陵萧氏的嫡女……你敢这么敷衍?”

“哈!原来如此!”

“话说那萧氏女美名搏于江南,不知多少江南世家的公子对其爱慕贪恋,如今却入了房府,这房二郎有福气啊!”(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6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