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宝宝心里苦,却又说不出】

【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宝宝心里苦,却又说不出】

只要想想从外头听到的“脾气暴躁”“杀人如麻”这等字眼,小侍女便冷不丁的打个寒颤,替小姐憋屈之余,也深感恐惧。

这等人视人命如草芥,傻大黑粗的样子,折磨起人来根本不管旁人死活,且说不得便会以虐待人为乐,而自己身为陪嫁侍女,那是注定了要做通房丫头的,那下场……

两个小侍女互视一眼,皆看到对方战战兢兢的模样,差一点就流下眼泪来。

萧淑儿蒙着盖头,哪里看得到两人的神情?

只是听得她们话语之中的惧意,便轻笑一声,安慰道:“何至于此?好歹亦是名门子弟,即便不是知书达理,亦不会暴虐成狂。房相温润君子,世皆称颂,乃是当世之楷模,焉能教导出那般不堪的子弟?不要听风便是雨,信了那些传言。就算……就算这位姑爷不似那等风流倜傥的世家子弟,想必亦是敦诚憨厚,能力卓越。即便相貌……难看了一些,也不当事,咱们女人这一辈子,是好是坏都得看运气,何敢祈求更多呢?”

话是安慰人,但是说到后来,却自己带上了哀怨的情绪。

哪一个少女对于自己心目中的伴侣不是希翼着乃是人中之龙凤呢?

她出身名门,自幼琴棋书画精通,长大之后容颜绝世,聪慧伶俐,最是心高气傲,曾一心憧憬着能有一个潘安、卫玠、曹子建那般既有绝世美颜又有倾世才华的翩翩公子相伴一生,却不成想,沦落至今日这般。

那房俊之诗词,她多有拜读,认为足可传唱百世,然则却是个王粲、左思一般的人物……

而且自己还是个妾……

难免美中不足,与她的理想差距甚大。

然而事已至此,家族的意志不可违背,也只能将那一份少女的心思深深埋在心里。

房门外脚步声响。

萧淑儿一颗心瞬间提了起来……

身边的连个小侍女也赶紧起身,恭谨的素手立于两侧,看着房门打开,一大群侍女、嬷嬷,簇拥着多位女眷一起涌了进来。

两个小侍女低眉垂眼,万福施礼,眼尾的余光却“嗖嗖”的搜寻着,然后便见到由侍女搀扶着的喝醉了的新郎官……

咦?

看着好似没有身高八尺,亦没有黑面獠牙,醉眼惺忪憨态可掬的样子,倒是显得憨厚了一些……

两个小侍女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齐齐松了口气。

还不算太糟啊好像……

韩王妃与高阳公主、武媚娘进得屋子,环视了一下屋内摆设,见到红烛摇曳、一派富贵荣华之气,便满意的颔首,说道:“行啦,洞房花烛夜,我们也别再这儿耽误事儿,几位嬷嬷,你们便留下来,服侍二郎与新妇履行礼节,不得怠慢。”

“喏。”

几位王府嬷嬷平素便在王府之中教导世子、郡主,最是精通礼仪,留下来指导洞房之流程,最是合适不过。

韩王妃颔首,而后转身,轻声道:“我们走吧。”

说着,眼眸瞪了一眼高阳公主,隐含警告。

高阳公主撇撇嘴,又瞪了歪在椅子上的房俊一眼,这才扭头随着韩王妃走出门去。

武媚娘微微一笑,瞥了一眼炕上蒙着盖头的新媳妇,旋即转身追着出去了。

房门关上,屋内静谧,灯芯的哔剥声清晰可闻。

气氛有些凝重……

两个嬷嬷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轻咳一声,迈步走到醉眼惺忪的房俊面前,开口道:“二郎……”

“出去吧。”

“……”

嬷嬷愣住。

房俊揉揉头,喘了口气,道:“让人再上来一碗解救汤,然后就都出去吧。”

“喏。”

嬷嬷应了一声,先吩咐人出去取解救汤,而后嗫嚅了一下,道:“二郎,王妃叮嘱吾等留下,所以……”

房俊眯着眼,觉得浑身无力,随意摆摆手,道:“又不是头一回成亲,用得着你们在这儿碍事儿?赶紧滚蛋!”

“……”

两个嬷嬷无奈,不敢斑驳,赶紧施礼退下。

她们皆是韩王府的老人,自然晓得韩王妃如何受到韩王的宠爱,更知道这位韩王的小舅子,可素来不将韩王放在眼内,惹毛了他,马踏韩王府吓得韩王不敢回家的事儿都有过,何况是他们两个嬷嬷?

怕是就算将她们宰了,韩王都不敢大声说一句……

须臾,有侍女端来了解救汤。

房俊一口气喝了,将碗放在面前桌上,“砰”的一声轻响,吓得两个陪嫁的侍女浑身一哆嗦。

没办法,这位姑爷气场太强,尤其是听闻了许多“暴虐狂悖”“蛮横无理”的传说,先入为主的认为这就是一个脾气暴躁的二世祖,连韩王府的嬷嬷都叱责得好似自家奴才一般,万一她们两个小侍女招惹得这位小爷生气……

会不会被剁碎了喂狗狗?

太吓人了……

房俊实在是喝得太多,脑子里晕沉沉的,喝了醒酒汤,略微情形一些,抬头去看坐在炕沿的新媳妇,结果现看到了两个瑟瑟发抖的小侍女……

“屋子里很冷么?”房俊嘀咕一声,摆了摆手,道:“多加两个火盆,然后就都出去吧。”

“喏。”

房家的侍女很快拿来火盆,然后躬身退了出去。

房俊瞅着瑟瑟发抖的两个小侍女,蹙眉道:“听不懂话?”

两个小侍女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一起万福,而后奓着胆子道:“小的是姑娘的陪嫁丫头,按理,是要留在洞房里伺候的……”

“出去!”

房俊淡然又说了一句,语气并未见得有多么狠厉,但其中不容亵渎之威严,却是在屋里瞬间弥漫开来。

这回不仅是两个小侍女,连蒙着盖头穿着吉服的新娘子都娇躯轻轻一颤……

“喏!”

两个小侍女眼泪汪汪,偷偷瞥了一眼一旁的自家小姐,哪里敢说出半个不字?乖乖的起身,垂着头,踩着小碎步出了屋子,还回手关好了房门。只是一转身,站在门前的两个小侍女眼泪唰的就下来了,相对无言,却尽是看清了彼此眼中的担忧和悲哀。

这哪里是一个憨厚温和之人?

分明就是一个大魔王啊!

自家小姐命好苦,给人做妾轻贱了自己不说,还遇上这么一个暴躁残虐的家伙……

……

房俊的确有些暴躁。

他自认算不得君子,也会爱慕美色,否则也不至于对长乐公主念念不忘,心怀觊觎。甚至于哪怕与谁家的妇人看对了眼儿,天为幕地为席的来一场事后了无纠葛的野炮,亦会喜闻乐见来者不拒。

这是前生附带的思维,上辈子他是个公仆,却也算不得什么清如风廉如水的好人……

甚至对于政治联姻,身处大唐,也只能接受。

这就是这个社会的法则,是地位达到一定层次之后的规则,你不想玩可以,那就得从这个社会跳出去。

怎么跳?

要么避居隐世去一处荒岛,与红尘隔绝,自然由得他逍遥快活无拘无束,要么便是被这个俗世所消灭……

人活在世,总是要妥协与这样那样的规则,一千年前也好,一千年后也罢,哪怕是再过五千年,也不可能真正有无拘无束的人存在。

人是群居动物,只要是生活与群体之中,就必然有规矩。

若是没了规矩,人类也将不复存在……

他之所以暴躁郁闷,只因为萧淑儿这个人。眼下看来,这位十有八九便是前世的那位萧淑妃,与武媚娘妥妥的死对头!别说什么历史改编的鬼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环境,性格自小生成,不是那么容易便更改的。

房家固然不是皇宫,但生活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为了自己的述求去争取、去奋斗,道理都是一样的。武媚娘可以接受高阳公主成为正室大妇,是因为她明白高阳公主的地位不足以撼动,而且双方的冲突并不强烈,在相互妥协的情况下可以做到互补。

但是她能安然接受萧淑儿么?

房俊觉得很难。

因为从历史来看,这位出身兰陵萧氏的大家闺秀,完全不是个省油的灯啊!在武媚娘得到关陇贵族的支持,即将一统後宮的时候依旧寸步不让的跟武媚娘对着干,在被武媚娘软禁生死操之于手的时候,依旧连一句求饶的软话都不说,临死亦要说出“愿我来世投胎成猫,而让阿武变成老鼠,要生生扼其喉”这等狠毒的诅咒,可见其心性是如何刚烈!

这样的萧淑儿,与同样心比天高的妩媚年,如何能够和平共存呢?

房俊摁了摁太阳穴,一个头两个大.(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6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