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嘴上很正义,身体很诚实】

【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嘴上很正义,身体很诚实】

还有人羡慕自己艳福齐天呢?

呵呵,房俊心里有一句mmp,不当讲也要讲!

真当就这么坐享齐人之福了?

拉倒吧!

宝宝心里苦,却又说不出……

房俊头痛欲裂。

看着坐在炕上的那个纤瘦的身形,揉了揉脑袋,叹息一声。

时至今日,木已成舟。萧淑儿嫁入房家,做妾也好,为奴也罢,今生今世,便再也离不得房家。皇族的公主可以恣意妄为,各种偷欢各种作死甚至与丈夫合离,但作为兰陵萧氏的女儿,却是万万不能的。

时代有时代的规则,世家有世家的约束。

以礼相待给予尊重,一根手指头也不碰人家,然后默认联姻,过上几年放还自由?那不是为了这个女孩儿好,而是害了她。当她背负家族之殷望成为交易的筹码,就必须展现她的价值,若是从房家离开,令家族蒙受不可承受之损失,那么她便是家族的罪人。

一个从夫家离去,又背负家族耻辱的少女,在这样的一个年代如何活下去?

所以,若房俊是一个正直的人,是一个怜香惜玉的君子,他就必须让她留下,让她为房家传宗接代,这才是她的人生价值。

有些荒谬,有些无情,但这就是规则……

房俊当然是一个正直的人,也自认在某些方面算是个君子。

所以他只是稍微想了想,便起身上前,伸手将盖头掀了起来……

“啊……”

似乎没料到自己的盖头陡然被掀开,刚刚还因为房俊的霸道而心怀忐忑的萧淑儿下意识的惊呼一声,樱唇微张,抬头向房俊看过去。

“……”

房俊将盖头掀开,便愣在那里。

秾纤得宜,修短合度。肩若刀削,腰如束绢。云髻峨峨,秀眉婉约。明眸皓齿,眉眼如画。

大红色的吉服紧紧裹住纤秀的身姿,衣领下稍稍露出雪白的中衣,愈发衬得秀颈修长宛如天鹅,娇艳无匹美若天仙。

单单以颜值而论,房俊两世为人,哪怕见惯了整容、合成,亦当以萧淑儿为第一。

当真是无一处不美,光润玉颜,气若幽兰。

萧淑儿被一双灼灼目光死死盯着,白腻的脸蛋“腾”的一下便红透,眼眸低垂,粉润的菱唇发抖,轻声道:“郎……郎君……”

低垂的眼眸偷偷瞟了瞟屋子里,一个人都不见,这令她愈发紧张惊惧。

刚刚房俊几句话里展现出来的霸道粗暴,令她心有余悸,唯恐狂性大发,不知会如何凌辱自己……

她是世家之女,对于门阀世家后宅之内的龌蹉肮脏早已见惯,区区一个妾侍,与玩物无异,许多人会买一个弱质纤纤的妾侍回去,纳入卧房之中,尝试那些个不能用在正室身上、甚至见不得人的暴虐手段,在妾侍哭嚎哀求之中寻求施虐的快感……

她自然知道自己的容貌是何等艳绝天下,气质是何等清隽秀丽,这种美艳之中糅合了清纯的气质,最是能够轻易的勾起男人心底暴虐的阴暗。

就在她瑟瑟发抖,心中纠结着万一房俊对她施暴,是要拼死反抗还是咬牙承受之时,房俊拍了拍她刀削也似的香肩,柔声道:“来,喝合卺酒吧。”

“喏……”

萧淑儿战战兢兢的起身,对房俊的话语不敢有一丝违逆,亦步亦趋的随着他来到桌旁。

桌上有一对剖开的水瓢,房俊拿起酒壶,各自注了一些酒水,拿起一个捧在手里,另一个塞进萧淑儿手里。

“某知你心有不甘,名门嫡女,却被犹如货殖一般赠予他人为妾,这是对于你高贵血统的亵渎,亦是对你的侮辱。可是你无法反抗,因为你要依靠家族而活,就必须遵从家族的意志,哪怕家族将你无情的交易出去……不要委屈,谁不是如此呢?相比那些国破之后沦为奴隶的皇族贵胄,你算是幸运得多了。也不要觉得自己如何命途多舛,某不是你想象的那般差,房家,更非你想象那般便是禁锢你的牢笼。”

房俊神情温和,嗓音醇厚。

有一种令人莫名心安的舒缓……

萧淑儿心里稍稍镇定下来,睁大一双明亮的美眸,黑白分明的瞳孔里映着烛火,亮晶晶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不是憧憬之中的丰神如玉,不是希冀之中的容颜俊美,更不是什么“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可以说与她想象之中的郎君天差地别……然而奇怪的是,自己好像并没有多少失落?

是因为虽然远远称不上丰神俊朗,但健硕匀称的身材英姿挺拔的气度较之最坏的情形已然好了许多?

亦或是阳光般温煦的笑容和憨厚温和的气质,令她涌起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心里乱糟糟的,不知如何是好……

见到房俊仰头喝干了水瓢里的合卺酒,便下意识的也举起了手里的水瓢凑到唇边,一口气喝下去。

“咳咳咳……”

一股辛辣直冲鼻腔肺腑,呛得萧淑儿一阵猛咳,小脸儿犹如染了胭脂一般红润透亮,把房俊给吓了一跳。

合卺酒啊,准备点桃子酒葡萄酿就好了,是谁居然罐了一壶房府佳酿……

赶紧上前轻拍萧淑儿消瘦单薄的背脊,好一阵等到萧淑儿顺过气儿来,抬起头,委委屈屈的看向自己,那晶莹的美眸泪光盈盈,就连长而翘的睫毛都沾染了泪花儿,模样儿柔弱委屈,看着让人我见犹怜,怦然心跳。

房俊眼睛有些发直,使劲儿咽了一口吐沫,扶在萧淑儿背脊上的那只手下意识的婆娑着,舔了舔嘴唇,道:“要不……那啥……春宵一刻值千金,咱们安寝吧?”

感受到后背那只打手缓缓的抚摸着自己,男子炽热的眼神盯着自己的脸和脖颈,萧淑儿紧张得说不出话,一股燥热瞬间袭满全身。

良久,才死死的垂着头,浑身僵硬,嗫嚅道:“那个……让侍女进来服侍吧……”

世家大族,女儿嫁出去之前,都会对房中事做一些教导,而且会对陪嫁的侍女培训,关键时刻要服侍引导自家小姐,莫要弄伤了身子才好。

那种事多羞人啊?萧淑儿此刻脑子里晕晕乎乎,完全被羞涩恐惧所填满,一丁点儿事前的教导都记不起来……那种事要如何进行?没有侍女在这里的话,她完全不知如何去做……

房俊犹如一只大灰狼,大手一紧,握着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便将轻盈的身子揽入怀中,低笑着怂恿:“叫她们干什么?这是你我二人的洞房花烛,一生一世,仅此一次,何必让旁人参与进来?来,为夫为娘子宽衣……”

既然木已成舟,无可更改,房俊便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避免有可能发生的摩擦与斗争,而不是将这个身世可怜的少女晾在一旁,任其自生自灭,成为武媚娘磨刀的石头。

更何况,如此秀色可餐艳丽动人,他也忍不住……

别看嘴上如何仁义道德正人君子,身体其实很诚实。

“啊……”萧淑儿惊叫一声,纤腰已然被搂住,整个身子都被带进房俊的怀里,一股温热浓郁的男儿气息扑面而来,羞得她面色酡红鲜艳欲滴,紧紧的闭上眼睛,纤弱的身子如同拉满的弓弦一般僵硬。

房俊随即将其懒腰抱起,回头吹熄了蜡烛,借着月光走到炕前,将轻盈的身子轻轻放下,自己踢掉鞋子,翻身覆盖上去。

大手顺着衣领婆娑着细腻紧致的肌肤,惹来一阵急促的喘息,羊脂一般温润,陡然紧绷。

黑暗之中热浪滚滚,急促的喘息愈来愈烈,终化作一声软嚅的惊叫……

门口。

两个陪嫁侍女连带着房家的婢女垂着头站在门口两侧,腊月的寒风不停的吹在身上,却似乎并未感觉到有多么寒冷,屋子里头一声一声如泣如诉的轻吟,挑拨着她们心里的弦,就连血热都流动得加速起来。(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6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