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摸书城首页 > 天唐锦绣 >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新妇回门】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新妇回门】

重新沐浴更衣之后,房俊看着萧淑儿清隽秀美的俏脸依旧不满红霞,眉眼之间春意荡漾,便嘿嘿直笑。

萧淑儿忍着浑身酸软,催促道:“时候不早了,赶紧启程吧。”

房俊这才扶着她,两人出得门来,登上家仆早已备好马车,沿着布满积雪的山路缓缓下山,进入长安城,在崇仁坊门口汇合了府中派出的运送礼物的车队,这才转而前往宋国公府。

宋国公府门口,萧锐领着一众萧家子弟,站在雪中眺望姗姗来迟的房家车队,萧嗣业冷哼道:“真是好大的架子!区区一个兵部侍郎,幸进的佞臣,焉敢这般托大,回门之日居然来得如此之迟,可将吾萧家放在眼内?迟早要让他好看!”

萧锐回身瞪着萧嗣业,怒叱道:“嗣业,慎言!尔自幼跟随在姑奶奶的身边,难道尚不懂得谨言慎行、祸从口出的道理?”

萧嗣业撇嘴,一脸不屑,他即看不起房俊,更不怕萧锐。

不过是一群依仗家族底蕴、父辈权势窃居高位的纨绔而已,生下来便已经铺好了前程,无数人力财力将他们捧上耀眼的地位,娶公主,入庙堂,青云直上前途似锦,一辈子锦衣玉食安逸享乐,然而终究亦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而已,那房俊看似军功颇多,可哪一次是他自己冲锋陷阵斩落敌首换来的?还不是仗着兵甲坚利横冲莽撞,无数兵卒的鲜血性命堆出来的!

而自己呢?

同样是出身名门,却时运蹉跎,本来自幼陪在姑奶奶的身边,生长在大隋皇宫,受到大隋皇帝的喜爱,只需长大成人便能够得到旁人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资源,封侯拜相指日可待。

可谁曾想,大隋居然亡了?

自己不得不跟随姑奶奶萧皇后被乱军带到了聊城,之后窦建德破城,一干大隋皇亲贵戚皆被安置于武强县。时突厥处罗可汗的妻子义成公主是萧皇后的小姑兼隋炀帝堂妹,因此关系,听闻萧皇后落于窦建德之手,遂央求处罗可汗遣使恭迎萧皇后。窦建德不敢不从,于是他便又跟随萧皇后便随使前往突厥,奉炀帝孙杨政道为主,流亡定襄。

那一年,自己才八岁!

本是养尊处优的世家子弟、锦衣玉食的大隋皇亲,却终年与一身腥膻之胡人为伍,读不得书,写不得字,唯有策马扬鞭在辽阔贫瘠的草原上驰骋放荡,握刀引弓在阴山的山麓里行猎为乐,壮志难酬,虚度年华。

整整十年之后,李靖才率领大唐铁骑攻破阴山,俘虏颉利可汗,连带着迎接萧皇后以及一众大隋皇亲,返回长安……

那一年,自己十八岁。

正是青春激扬、壮志冲霄的年月,见到了英武果敢气吞天下的李二陛下,因自己在胡族闯下来的威望,官拜单于都护府长史,统领内附的突厥部众数万人!

自己的功业,非是仰仗家族,而是一刀一枪拼出来的!

凭什么这些个纨绔子弟,却能够窃居高位,声名彰显,还在自己之上?

他素来桀骜,真心不服!

萧锐看得出他一腔愤懑,心头自然火气陡升,却也拿这个年岁与自己相当的侄子没什么办法,只得厉声警告:“房俊眼下乃是萧家的女婿,是家族的姻亲,更是朝堂上的同僚,吾两家之关系,攸关家族利益,尔若敢胡来,当心父亲饶不得你!”

萧嗣业默然不语。

他所有的愤懑和屈辱都来自于家族,但是他清楚,他的未来离不得家族……

萧锐这才哼了一声,转过头去,换上一副笑脸,亲自下了石阶,远远的便向房俊拱起手,笑道:“今日天将瑞雪,实乃普世之吉兆,吾等得知二郎拨冗前来,早已在此恭候多时,快快请进!”

台阶之上,萧氏子弟各个脸颊抽搐,几欲以手覆面,无颜见人。

兰陵萧氏何等清贵之门第?

此刻居然面对一个女婿做出这等毫无气节之神态,就算明知房俊前程似锦,登阁拜相几成定局,但好歹也保留一点矜持行不行?这若是传扬出去,萧家几乎成为关中笑柄……

房俊回了一礼,搀扶着萧淑儿下车,然后笑吟吟的看着台阶之上神情各异的萧氏子弟们,开口问道:“诸位兄长子侄,面色如此难堪,可是不欢迎某前来做客?”

萧瑀三子萧釴心中暗骂,焉能一点情面都不留吗?

却又唯恐萧嗣业说出什么顶撞的话语来,连忙赔笑道:“二郎误会,你我已是至亲,萧家便是你家,再者今日淑儿回门儿,乃是喜事,府中已然张罗了宴席,还请速速入内,这天寒地冻的,大家站这里都遭罪,为兄这脸皮都快冻僵了。”

房二啊房二,咱好歹也是亲戚了吧?你就别到处显摆你那棒槌脾气了,你今日能够前来,定然是宠爱淑儿的,总不至于让淑儿夹在中间难做吧?再者说,咱这也不是面色难看,这不是冻僵了吗……

“呵呵……”

房俊笑了笑,不理会这些萧氏子弟,扶着萧淑儿的手,柔声道:“走慢一点,当心脚下滑。”

“嗯。”

萧淑儿笑吟吟的看着脸上的宠溺神色,乖巧的应了一声,在他搀扶之下步上石阶,进了大门。

出嫁的时候是从侧门抬出,回门儿的时候,却是正门而入……

房俊心中哂笑。

兰陵萧氏自亡国之后,数十年间分崩离析族人离散,也就是萧瑀这一支,凭借跟高祖李渊的亲密关系早早归顺大唐,并且在李家逐鹿天下的过程当中出力甚多,这才得以维系往昔之荣光,成为萧氏的顶梁柱。

然而自萧瑀之后,萧家虽然也曾出了几位显贵的人物,但总体的势力却是逐步衰落,况且有唐一代数位出身萧氏的宰相大多是分支远房,萧氏嫡支再无出类拔萃之人才。这其中固然有李二陛下坚持不懈削弱世家门阀的国策所影响,但是追根究底,还是萧氏后继无人。

子弟只知道躺在祖宗的功劳簿上吃老本,作为天下最自私的皇族,能够容忍你多久呢?

一代两代可以,三代以降,谁还记得你是谁呀……

所以,他不在乎这些萧氏子弟难看的脸色和心中的愤懑,最看不上的便是这些锦衣玉食混吃等死的蠹虫。

嗯,有些势利眼……

宋国公府正堂。

一对新人拜会了萧瑀夫妇,独孤氏瞅瞅萧淑儿粉润透红的脸蛋儿,觉得比出嫁之时脂粉涂抹得更加好看,犹如抹了一层亮光似的,鲜嫩娇艳,都是过来人,焉能看不出这是女人受到滋润之后的娇态?

气色如此之好,眉眼之间又荡漾着水润妩媚,这显然就是备受恩宠,身为长辈,焉能不欣喜安慰呢?

独孤氏伸手将萧淑儿拉到身边,附耳低声问了一句。

萧淑儿便垂下头去,尖俏的下颌差点买进精致的胸膛里,脸上云蒸霞蔚一片艳红,羞不可抑的微微颔首。

独孤氏就笑嗔道:“这丫头,都已经为人妇,还这么腼腆呢?”

说着,便笑眯眯的看着房俊,道:“你们爷们儿在这里说话,老身带着淑儿去后院坐坐,成亲那日有不少亲戚没来得及赶到,晚到几日便住在府上没走,去拜会拜会亲戚,往后指不定什么时候还能有个照应。”

房俊忙道:“晚辈还得多谢老夫人那日赏下来的宝贝呢,您自去便是。”

说的自然是那对镯子。

独孤氏和蔼的笑着,牵着萧淑儿的手,去了后院。

正堂里,萧瑀咳了一声,对一众家中子弟道:“去花厅那边布置好酒宴吧,吾与二郎有事详谈。”

“喏。”

萧氏子弟赶紧应了一声,本就不愿意同房俊坐在一处,窸窸窣窣的,纷纷离去。

众人退去,萧瑀这才捧着茶盏,冲房俊示意喝茶:“此茶产自蜀中雅州,自然是比不得二郎的龙井,却也别有一番风味,不妨尝尝看。”

房俊颔首谢过,捧起茶盏饮了一杯,味道尚可,就是清淡了一些。将茶盏轻轻放到茶几之上,便抬头看着萧瑀,等着看看他有何要事,连自家子弟都要支开……(关注触摸书城公众号vipstory,下载实时免费更新vip章节版) 触摸书城iphone免费小说电子书app

原文地址:https://www.chumoshu.com/vzj24704bq4157111/